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二十章 直播
    “师兄倒是毫不做作,小妹佩服。”李韵兰话已出口,反而把冯雪吓了一跳,扭过头仔细看了两眼,才确定刚才说话的真的是里韵兰。

    要知道,这可是她第一次称呼自己为师兄诶!

    “师兄不必惊讶,兰师姐只是从你身上看到了窥破人劫的路而已。”韵柔对此倒是旁观者清,李韵兰的人劫,说白了就是小时候家教太严了,毕竟一个掌门大小姐,放现代那就是顶级二代,专门扔到顶级的全寄宿式教会女校里学习礼仪。

    在这种情况下,要么就是没人敢管最后变成垃圾二代,要么就是管的太严变成叛逆二代,最好的情况,也是变成那种不食人间烟火,随便来个小混混一顿麻辣烫就能骗走的大小姐(别觉得不可能,现实往往比小说更离奇,真见过被小混混一顿大排档骗财骗色的,虽然那小混混后来也没什么好下场就是了,咳咳……)。

    而李韵兰,大约就处于后两者之间的位置,然而问题也在这里——作为一个修真者,而且是在修真者比凡人还多的地方的修真者,身边又全是一群女娃娃,李韵兰就算想叛逆也不知道该咋叛逆,最后憋屈啊,憋屈啊,最后就憋出个里韵兰来了,至于灵宝衍神观,那只不过是个诱因而已,就算没有那玩意,人劫该分裂还是得分裂。

    如今,想要度过人劫,那就是要让韵兰的两个人格越来越像,最后完全统一,这就需要表韵兰放下她在妙音阁学会的那些“伪装”,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冯雪身上那种正视自己的心境就是最重要的。

    虽然现实里,我们把这种人叫做——死猪不怕开水烫。

    “好吧好吧,你觉得厉害就厉害吧……总之我要工作了,这个东西你们当成是将画面传递到千里之外的法器,这个房间就像是我的戏台,你们走进来的话,就相当于戏台上忽然走进来俩外人,明白吗?”冯雪将摄像头指给两人看了看,好在修真者到底也知道戏台是个什么玩意,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韵柔还是拉着韵兰走出隔间。

    不过就在冯雪准备开播的时候,恢复成大小姐姿态的表韵兰忽然好奇的问道——

    “师兄,你不是说这个可以把画面传送到千里之外吗?那我们能不能在屋外看你的表演呢?”

    韵兰这话倒不是说多想看冯雪卖艺,毕竟以修真者的能力,隔着一面墙而已,冯雪什么动作什么表情都能靠听力捕捉清楚,只是她有些不太相信,那个小小的东西没有丝毫法力波动,居然能将画面传递出去!

    要知道,即使达到了炼神还虚境界的大修士,也需要专门的阵法才能做到跨越千里传递声音,更何况是图像?

    “……”冯雪大概犹豫了一下,韵兰便以为冯雪不太乐意,便再次招出星兰琴放在膝前——

    “师兄愿意的话,韵兰可以把星兰琴借给师兄哦!”

    在韵兰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冯雪正好点头,于是这张宝琴就被放在了他的手里。

    “琴就算了……额……有话好说!”冯雪刚想推辞,表韵兰就立刻变成了里韵兰,星兰琴也随之化作了墨兰剑,就这么顶在了冯雪的脖子上——

    “让你弹你就弹!”

    “行!弹不好别发脾气啊!”冯雪看着再次落进自己怀里的琴,那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这下真的是骑虎难下了……

    “我李韵兰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既然借给你了,自然由得你去弹,就算你把琴摔了又如何?难道你还要我用剑胆发誓不成?”李韵兰这话说的是慷锵有力,由于是从不说谎的里韵兰说的,冯雪姑且也就信了,只能点点头——

    “好吧……”

    暂且将琴放在一边,冯雪拿出手机打开了这个世界比较火的直播平台——现充直播平台,虽然这个直播平台名字叫现充,不过冯雪直播了两年也依然是个咸鱼。

    打开自己的直播间,将屏幕调成锁屏之后,冯雪才将手机递给韵兰——

    “现在这个是以前保存的影像,上面这些文字是其他观众的发言,你们可以把它当做是观众在喝彩或者喝倒彩,至于声音我就不调太大了,不然两边容易干扰。这个按钮别按,不然会关掉……”冯雪大概交代了韵柔几句,不过两女此时已经被轮播中的故事吸引住了,冯雪也只能笑了笑,转身走进了隔间。

    时间差不多了……开播!

    冯雪和那些大牌主播不一样,自然不可能随便迟到,依照惯例把自己的脑袋放在摄像头的范围之外后,冯雪才将星兰琴放在了膝前,深深地吸了口气——

    轻轻拨动了一下琴弦,一串旋律便将观众的注意力集中过来。

    “大家好啊,这里是雪亲王讲故事,大家有没有想我啊?”

    说这话的时候,冯雪匆匆瞥了一眼右上角,还好,一千三左右,别误会,并不是说真的有一千多人在看,实际上任何直播的水分都是很大的,这一千人里,有一百个真实观众就已经称得上是幸运了。

    不过冯雪也不在乎,毕竟他也不是吃打赏过日子的,和众多扑街直播一样,完全就是靠着准时直播的频率吃底薪而已。

    当然了,虽然是吃底薪,该表演还是要用心表演的,不然迟早连底薪都没了。

    不过这琴和琴就是不一样,冯雪只是微微拨动一下就感觉到了不同,比起自己那床淘宝神器,这星兰琴的琴弦肉感十足,手指拨弹之间居然没有一丝挂碍,就连他这种连琴胎(弹琴产生的老茧)都才刚刚长出来的菜鸟也能够感觉到那种温柔的感性。

    【我去,今天雪亲王换装备了啊!】

    【这琴已经是收藏品级别的了吧?没有三十万怕是拿不下吧?】

    【我去,三十万?老铁别吓我!】

    【谁骗你谁是这个(乌龟表情)!别的不说,你仔细看看那琴弦!那是正经的丝弦,这年头随便一套能用的丝弦至少也得个万八千的,能装这种弦的,没有个几万十几万你信?】

    其实不用这位科普帝科普,就算不懂琴的人也看的出来冯雪手里这床琴确实是价值不菲的,别的不说单是之前那清澈雅致的声音,就不是五百快的淘宝神器能比得上的。

    【闹了半天雪亲王天天哭穷,其实都是演给我们看的?】

    【就是就是,随便找个出租屋弹这种宝琴,你不亏得慌吗?】

    “咳咳,别声张,这是我师妹的!”冯雪脑中忽然出现了一个计划,于是直接开口道。

    【师妹?】

    【合着雪亲王还是有师承的?有师承就用五百快的“神器”?】

    【雪亲王你说清楚,你到底是哪派的弟子?你要敢说自己是广陵派的,我今天就要清理门户!】

    【楼上说的和真的一样……】

    【不对,这琴不是现在任何一位大家的手笔,不过没有断纹,也不是古琴!雪亲王,老实交代!这张琴是从哪里淘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