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二十一章 直播“事故”
    “实不相瞒,在下蓬莱岛第二十五代弟子,虽然入门较晚,但身份上却是掌门嫡传,门中比我大的,比我小的,只要是同辈,都得尊称我一声师兄。”冯雪咧了咧嘴,毫不在乎的说到。

    【别吹牛了,还掌门嫡传?蓬莱岛?你以为这是修真呢?】

    “嘿,你还别说,我还真就是修真者,在下不才,走的是以力证道的人仙之路,我师妹更是刚从门中出来,如今正被我带着历练红尘……”冯雪说到这里,眼角的余光敏锐的捕捉到了想要冲过来的里韵兰,好在韵柔似乎是猜到了什么,又或者只是比较相信蓬莱岛的传送术式,牢牢地按住了里韵兰。

    【越说越来劲了!】

    【你咋不说你是吃了不老药没死的秦始皇呢?】

    【不对不对,人家是以力证道,明显在说自己是盘古!】

    【对啊,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给你打赏一个女朋友,你就教大家修真啊?】(现充直播间打赏分为盐(一毛)、咸鱼(一元)、单身狗(十元)、海豹(一百元)、女朋友(一千元),其中打赏女朋友会全站抽奖)

    【你不是说你有师妹吗?把师妹带来我们看看我就相信你……】

    【而且就雪亲王这琴技,就算真有师妹,怕也是来清理门户的呦!】

    冯雪对此也是早有预料,双手虚按琴弦,微微笑了笑道:“你们不信就算了,行了,开始今天的故事吧……今天我们来讲一个盗墓的故事……”

    冯雪的声音逐渐压低,手指轻轻地擦过琴弦,一个毛骨悚然的声音瞬间从古琴上传出,即使是发出这个声音的冯雪本人,也不免汗毛倒竖……

    既然干了这一行,冯雪当然明白不是仅凭几首无厘头的曲子就能长久的,毕竟人总有听厌了的时候,如果只是想听曲,那么直接去听v家的多好,而且还有歌词。

    于是乎,冯雪便挖空心思弄出了这么一个表演形式,也就是他之前所谓的说书。

    说起来,也许是神魂过于常人的关系,冯雪对于声音的细节非常敏锐,可以精准的用琴弦模拟出各种各样的声音,从而带动人的情绪。

    如果说用嘴模仿别的声音叫口技,那他这个也算是琴技了吧?

    而这种技巧运用在讲故事上,却能给人营造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特别是在冯雪讲的故事,还是来自于前世那些热门的小说、游戏。

    在每次说完之后,还会偶尔有一些写手或者小电台购买一下改编权利,虽然也就一两万,但多少也算个进项。

    【你够了!】

    【昨天仙剑刚到高潮,你这换故事是个什么意思?】

    【对啊对啊,灵儿还没救出来呢,你怕不是在作死啊!】

    冯雪心里也是无奈,我要是接着跟你讲仙剑才是真的作死呢!旁边那个蜀山的抡着剑杀过来你们帮我顶着啊?

    冯雪死硬不改,观众也没有办法,无非也就是听或者不听而已。

    不过也不知道是星兰琴中带着什么精神系的力量,还是一张好琴本就能够强化冯雪那以音律引动人心的天赋,总之今天,冯雪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将观众们带进了故事的世界里……

    ……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冯雪的日常直播总算是接近了尾声,喝口水润润有些发干的嗓子,才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道:“今天就到这里吧,最后来一曲……”

    【今天换了这么好的琴,就来一首古曲呗,金戈铁马怎么样?】

    【扯淡!这琴构造柔和,琴音淡雅,而且用的是丝弦,怎么能弹金铁之音?还是来一曲梅亭吧。】

    【楼上那俩装逼犯,说得好像你们真的听得懂似的,亲王,还是来威风堂堂吧,反正别的你也不会了不是吗?】

    【9494!我想要听好琴弹出来的威风堂堂有什么不一样!】

    【没有威风堂堂听的我要死了啊!】

    “……”冯雪看到弹幕脸上就是一串黑线,一群污师,就知道威风堂堂,平时也就算了,可是冯雪敢打赌,今天他要是敢弹威风堂堂,估计下一秒就有一柄飞剑来取他项上人头了!

    不过看了看已经压制住韵兰的韵柔,冯雪还是咽了口唾沫……

    死就死了!

    于是……

    “嗯~~嗯~~嗯~~嗯……!”百转千回,仿若女性呻吟一般的琴音从冯雪的指尖发出,好琴弹起来就是不一样,冯雪甚至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抚摸少女的肌肤一般。

    然而,就在四个音发出,观众才刚想要打出【耳朵怀孕了】之类的弹幕的那一瞬间,冯雪手中的琴忽然没了,随之而来的便是一个愤怒的声音——“你再敢弹下去我就替蓬莱清理门户!”

    冯雪此时第一个反应不是解释,当然也不是受死,而是一把按倒了摄像头,开玩笑,那么大一床琴忽然没了,一瞬间还好,再愣一会儿怕是要被当成特技了!更重要的是,在他的计划里,韵兰前期是绝对不能露脸的啊!

    然而此时,虽然屏幕已经一片漆黑,但仍旧有传来一串串弹幕不断出现——

    【我去,还真有师妹?】

    【这声音,这声音简直太好听了!亲王!亲王大佬!赶快把摄像头扶起来!要多少钱我给还不成吗?】

    【紫竹醉尘打赏了一只海豹!】

    【这个时间点天都黑了吧?怕不只是师妹那么简单哦?】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亲王那种人,不可能有王妃的!】

    【为什么我的手中多了汽油和火把?】

    【都是幻觉,骗不到我的!】

    冯雪还想去关话筒,但是一柄剑就这么顶在了自己的喉咙上,虽然此时这柄被里韵兰称之为“墨兰剑”的兵器仿佛没开刃的铁条,但冯雪却丝毫不怀疑这玩意的杀伤力。

    毕竟脖子这种地方,被什么玩意戳一下你都一样受不了好吗?

    “兰师姐!快放开雪师兄!”韵柔紧跟着韵兰就跑了过来,不过冯雪这下却看出了一些差别,同样被封印了修为,韵兰居然轻松挣脱了韵柔的压制,感情刚才韵柔压制她只是因为她本身需要个台阶吗?

    【我去!又一个?】

    【师兄?师姐?合着雪亲王这还真是一大家子?】

    【这回怕不是师姐真的跑来清理门户了?】

    已经一片漆黑的屏幕上不断闪过一条条弹幕,平时好像全都是机器人的直播间此时好像真的是有一千人在线似的,不过此时冯雪却一点理会的心思都没有,他只能慢慢的伸出手,捏住墨兰剑的剑尖,将它稍微挪开了一丝丝,见韵兰并没有什么大的反应之后,才一脸苦笑的说道:

    “我不是跟你说了我就是干这行的吗?”

    “你,你这是……这是……”韵兰气的头上都冒烟了,不过冯雪却敏锐的感觉到,韵兰的脸上有着一丝潮红,看起来就好像是刚刚进行过什么不能说的运动似的。

    “兰师姐,冷静,还有观众呢!”韵柔此时还算是理智,深知家丑不可外扬,立刻提醒道。

    然而这一句话出口,屏幕上却再次跳出了一大片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弹幕:

    【不用在意】

    【当我们不存在】

    “不好意思,主播家里有事,就先下了……”说完,冯雪也不管屏幕上那一串【我们要看家庭伦理剧】的弹幕,直接拔了电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