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三十一章 愿力
    扯了会儿皮,又让韵兰弹了首【金乌叹】后,一日的直播便告一段落。

    看着两万多的关注,冯雪不由得露出了些许笑意,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好奇勾起来了,接下来,就看天了,现在只是希望这群观众明天别感冒了就好……

    “想不到这个时代愿力竟然如此容易获取。”看到冯雪关上直播,韵柔不由得幽幽叹了口气。

    “愿力?”冯雪眉头一挑,韵兰便随之点了点头——

    “是啊,就刚才弹了两首曲子,就有万人份的愿力凝聚过来了,虽然品质一般,但是放在天庭还在的时候,一个土地神一年也拿不了这么多啊!”

    “?”冯雪歪了歪头,不太明白土地神究竟是个什么等级,又怎么用愿力衡量。

    看到冯雪这幅表情,韵柔只好解释道:“土地是最低级的神灵,通常一个土地神所能掌控的地盘只有一两个小村庄,最多也就几千人而已,就算这些人有事没事都来拜神,一年能出产的愿力也不会超过十万份,而且这十万份的愿力还会因为灶神、门神等等普及度较高的神分流,最后落在手里的能有三分之一就不错了,更重要的是,这些愿力并非白拿的,土地神必须保佑一方水土,让作物丰收,天灾不来,不然很容易失去民众的信仰,这样一来,拿到的愿力倒有一大半要用在这些民众身上。”

    “就是说,韵兰今天弹了两支曲子,就拿到了过去一个土地神辛辛苦苦一整年的收入?”冯雪也是吓了一跳。

    “嗯,虽然驳杂不纯,但是没有具体的需求,就是说我不需要为这些贡献愿力的人做任何事情,就可以使用这些愿力。”韵兰说着,手中出现了一个散发着乳白色光芒的小球,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冯雪总觉得韵兰脸上满是嫌弃的样子。

    “这东西还有什么用?”冯雪有些好奇的看着那个乳白色的小球,愿力诶!说白了就是信仰之力,这东西无论在什么作品里都和神灵挂钩的玩意!

    “根据蓬莱几百年的研究,愿力本质上是一种从人类神魂中分泌出来的产物,会随着人类的关注而转移,且不会受到距离的影响,只要有具体的崇拜目标,哪怕和信徒相距万里之遥也可以在瞬间收取(脑量子),可以有限的改变现实,比如通过牵引水汽让某个地方下雨,又或者让人把一块石头当成是黄金,但是使用愿力提升修为的话,是没办法飞升的,最后只能卡在三元半的境界,当年的天庭就是由大大小小的神仙所组成的,他们的天赋不足以飞升,所以选择了可以长生的神仙之路,并且因为愿力能够不断累积的关系,很多从上古一直存活下来的神仙甚至比合道境界的人仙还要强,但是当年刘基斩断龙脉之后,这些神仙就只能等死了。”

    韵柔这么一说,冯雪就又想起了天启大爆炸,不由得有些牙疼。

    总结一下韵兰的话,其实道理很简单:古人的精神追求有限,更多的是追求物质,所以只有风调雨顺,吃饱穿暖才能让他们贡献愿力,至于那些需要娱乐的大人物,显然是不回去供奉土地这种小神的。而这个时代不同,人人都有着精神追求,再加上网络世界解放了距离和疆域的桎梏,甚至于如果给那些口水歌的演唱者信仰之力的凝聚方法,说不定分分钟就弄出一群广场舞之神。

    所以说——

    “这东西说白了就就是可以许愿对吗?”

    “大概可以这么理解,不过具体来说,不能改变事物的本质,就是说不能把石头变成真正的金子,不能把水变成油,至于别的,只要量足够的话,开山填海都不在话下。不过这一万人份的的愿力,全部用掉的话,也就能保证一个小县城三年的风调雨顺而已……不过拿来做武器的话,倒是比五雷咒要强一些。”

    虽然不知道五雷咒是什么,不过冯雪大概也猜得到,甩甩头不想什么“装逼被雷劈”之类的梗,而是转过话头道:“那我们可以把愿力作为幻神阵的能源吗?”

    “理论上是没问题的,毕竟以前蜀山的守山大阵也可以用愿力作为能源,不过我们两个都不是阵修,所以具体情况还是要等玄机阁的人来了才能知道。”韵兰摇了摇头,拿出一个小瓶子把乳白色的愿力光球塞了进去,随手丢进了储物袋中。

    “不管行不行,以后直播的时候把这些能量尽可能收集起来,以后启动第三步计划的时候有大用!”冯雪脑中此刻涌现出无数种装逼的策略,对于将修真之法遍及全国更是有了一份信心。

    不过就在这时,韵兰忽然捂着肚子,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让人打了一拳呢!

    “怎么了?”冯雪脸色一变,难道是古人的毒抗不如现代人?

    当然这也就是想那么一下,李韵兰好歹也是炼气化神巅峰的修士,就算用见血封喉的毒药灌下去也不会有事,怎么会因为区区食品添加剂肚子痛?

    “等等……”冯雪脑中忽然出现了一个想法,有些扭捏的问道——“是不是大姨……嗯,我是说是不是天葵来了?”

    “我天你个死人头!”李韵兰脸色通红的瞪了冯雪一眼,要不是她疼得实在是没什么力气,恐怕此时冯雪已经被拍在墙上了。

    “那个,雪师兄……修真的女子在炼精化气的时候就会斩去赤龙,若非想要孕育子嗣,是不会有天……天葵的……”韵柔红着脸解释着,冯雪也是一脸囧相。

    就在三人都在纠结的时候,一个悠长的声音忽然在房间中回荡——

    “噗——”

    “原来如此!”韵柔闻言,脸上忽然露出了些许笑意,反倒是韵柔的脸已经红了个通透,看起来就差没滴出血了!

    也不等冯雪反应过来,韵兰便已经钻进了厕所里。

    “韵兰这是……拉肚子了?”冯雪目瞪口呆的看着刚刚发出了一声巨响的厕所门,修真者也会吃坏肚子?

    “兰师妹跟我不一样,已经辟谷数十年了……”韵柔幽幽的解释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不过这已经足够了,合着韵兰是饿了几十年忽然暴饮暴食啊!

    该说不愧是修真者吗?如果是普通人,别说几十年了,饿几天这么吃都已经可以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