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三十五章 炼丹
    看到冯雪那副狐疑的神情,韵兰似乎找回了修真者的骄傲,用老师一般的语气说道:

    “炼丹的过程,说白了就是将材料中的有效成分萃取出来,然后凝结起来的过程,但是有些材料的混合并不容易,用正常方法的话,至少要花费数月乃至数年的时间才能让它们融合,后来在汉朝的时候,有一位前辈发明了种丹之法,以成品丹药的碎屑作为丹种,加速这个成丹的过程,不过这种做法形成的丹药品质会有所降低,一般是用来量产普通丹药的。到了宋朝,这一手法便又有了进步,有人用真元力制作出一个丹药框架代替丹种,在炼丹时以真元将需要的部分引入其中,这样产生的丹药品质好,成丹快,唯一的缺点是比较考验修士的真元力控制水平,丹种做的越好,药力分布就越是均匀,药效也就越好。”

    “……”冯雪此时很想吐槽,又不知道从何处吐起,不过他却也明白,这才应该是一个文明应有的情况,像是很多小说中那样,找到一门上古炼丹法诀,就能傲视几万年来的所有药师的情况,只能问一句:这个世界的强者是多不求上进啊!

    动辄几万年的时间,炼药技术不但没有进步反而落后了!

    冯雪和韵兰谈话的功夫,韵柔的双眼正慢慢的睁开,在他的两手之间,一枚大约龙眼大小,纯净透明,仿佛无暇的水晶球一般的浑圆球体正发出诱人的光泽。

    “柔师妹不愧是蓬莱(门派,不是蓬莱秘境)百年来最出色的弟子,这枚丹种应该达到上品了吧?”韵兰看着那颗水晶般的小球,脸上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嗯,可惜还差一点才能达到极品。”韵柔挂着些许遗憾的摇了摇头,但冯雪却仿佛看到了一个学神拿着自己的试卷摇头叹气——“可惜,还差一分才能拿满分。”

    韵兰不爽的哼了一声,说好的行内互吹呢?你这就直接学神的蔑视了?

    “好了好了,现在就开始炼丹了吗?”冯雪似乎也看出韵兰有些尴尬,立刻打了个哈哈。

    “嗯,请师兄帮忙把粮食拿来,【一石黄粱】炼好后只能储存半年,因此不宜多练,一百斤大米就够了。”韵柔捧着丹种小心翼翼的朝着饭厅走去,丹种下锅前可是个脆弱玩意,不小心随便粘上点什么都可能会影响成丹的品质,韵柔也只能用真元力包裹着丹种,以避免丹种受到污染。

    铁锅被韵柔以水属性法术冲洗了几遍,又镀上一层真元之后,才将其架在锅上,又施法招来无根之水(蒸馏水),静静地等水烧开。

    那样子,哪里是在炼丹啊?分明是在做饭嘛!

    “劳烦师妹将米打碎,越碎越好。”韵柔捧着丹种望着铁锅,态度诚恳的对韵兰说到。

    “知道了。”韵兰并没有拒绝,而是瞪了冯雪一眼,冯雪当然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立刻解除了韵兰的法力封禁。

    只见白光一闪,墨兰剑瞬间握在韵兰的手中,还未等冯雪的视觉捕捉到那剑的痕迹,冯雪搬来的五十公斤大米便已经变成了米粉,高高的堆在平铺在地面上的蛇皮袋上。

    那种细腻程度,甚至远超于机械打粉,冯雪甚至怀疑这是不是已经打成了黏土级。

    不多时,水已烧开,韵柔随手一招伴随着轻盈的风属性法术,一捧米粉就这么落入了水中,而剩下的米粉却没有半点摇晃,这种控制力,饶是不懂法术的冯雪也认识到了韵柔的强大。

    米粉入锅,渐渐将一锅水染成白色,大约估计了一下浓度之后,韵柔便轻轻地将那龙眼大小的丹种丢入了水里,那双如玉的手也开始飞速变换起法诀来。

    随着一圈圈的涟漪泛起,乳白色的米浆开始慢慢褪色,当颜色从乳白变成淡淡的灰白时,便有一团大约拳头大小的灰色“泥团”从锅中喷出,落在一旁早已准备好的袋子中,而米粉山上则再次飞起一团与之前同样分量的米粉落入锅中。

    那一团“灰泥”大约有送入锅中的米粉五分之一的量,不用韵兰解释,冯雪也明白这就是汲取了精气(能量)之后的残渣了。

    从分量上看,似乎比人类的消化效率还要高一些的样子。

    时间渐渐推移,米粉山已经不知不觉小了一半,锅中那原本通透无暇的丹种,如今已经呈现出一种绚丽的紫色。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米山只剩下很少的一部分,按照之前的进度,最多只要三次就能够用完,此时韵柔的额头上渐渐出现了些许汗珠,而锅中那不断滚动的丹种如今已经完全被华贵而浓郁的紫色所浸透。

    又是一次循环,不过与之前的情况不同,原本只有龙眼大小的丹种开始膨胀起来,当灰泥飞出锅中的那一刻,丹种便足足大了一圈。原本那浓郁到仿佛要滴出来的紫色,也随之淡了一点。

    米粉终于用尽,锅中的水也在这一刻正好煮干,韵柔手中掐出一个法诀,那紫色的,已经膨胀到荔枝大小的丹药便从锅中弹起,就这么落在了她的手中。

    “成了。”韵柔捏着丹药,虽然口中说“成”,但脸上却带着些许不甘。

    “行了,装什么呢!虽然没达到一品紫金丹的程度,但好歹也是二品,就算只是【一石黄粱】,对于第一次炼制的你来说也算不上差吧?”韵兰似乎对于韵柔的学神做派分外的不爽,咧咧嘴拆台到。

    “不,本来应该是可以成就紫金丹的,只不过因为我太过保守,每次取料都少取了一分,结果导致丹药没能在最佳的时刻完成,这是我的失误……”韵柔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不过丹药已经练成,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只见她捏出一个奇怪的手势,那紫色的丹丸表面便覆盖上了一层看起来略微有些粗糙的“磨砂层”。

    “这就是一石黄粱?”冯雪看着韵柔递过来的丹药,这是他第一次直观的感受到修真文明对于科学观念的冲击,一百斤大米,就算除去那五分之一的灰泥,也还有八十斤呢!就这么变成了一粒小小的丹药,那剩下的体积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