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三十九章 新企划
    “师兄,吃饭了。”韵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声音很轻,也没有敲门或者使用传音,这样一来如果冯雪正值关键时刻,也不会因为这种程度的呼唤而打断,虽然只是一点细节,但却足见韵柔的细心。

    “来了,今天想吃什么?”冯雪应了一声,便穿上外衣准备出门,不出门也没办法,冯雪本人只会泡面,韵柔的泡面还是和他学的,至于韵兰,作为一个出生在吃了几十年糙米撒盐的妹纸,你指望她会做饭?

    “不是说好沿着美食街一路吃下去的吗?”换上一身便服的韵兰撇了撇嘴,看那不会聊天的样子,八成又是里人格出来了。

    “……”冯雪被噎了一下,不过并没有放在心上,“那今天就去吃黄焖鸡盖饭好了,对了,你能在不使用真元的情况下,用琴做出什么程度的攻击?”

    “大概只靠声音把凡人冻死的程度吧?”韵兰毫无感情波动的陈述着可怕的事实。

    “就是说你昨天差点隔着屏幕弄死几千人?”冯雪忽然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大意了,这简直不亚于抱着几十吨易燃易爆物品出入加油站,顺便还点了一根烟啊!

    “没有,我后来看了一下录像,发现透过那个法器之后,有一些声音没有办法真实的反映出来,所以效果会降低个三到五成左右,就算我全力全开,也顶多让屏幕后面的人感染风寒而已。”韵兰摇了摇头,算是给冯雪打了一剂定心针。

    “算了,我问的不是精神或者幻术,而是实体攻击,不使用真元力的话做得到吗?”冯雪话已出口就感觉自己强人所难了,武侠小说毕竟只是小说,要靠琴弹出真空刃什么的,不靠超自然力量不可能的吧?

    “……”韵兰闻言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计算着什么的样子,大约两分钟后,才点了点头,“远距离可能不行,但是如果是十米内的话,应该可以煮沸一杯水吧……”

    “这什么原理?”冯雪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神色,“为什么是水?”

    “音攻的本质是震动,排除声音对于人体意识(包括神魂、激素、心理等等)的干扰后,震动就是音攻唯一的杀伤手段,当年妙音阁曾经在修真界百年一届的门派大比上输给了能够隔绝自己情绪(类似于机械化心智,屏蔽激素对情绪的影响)的忘情宗,所以专门在这方面下了功夫,如果用真元力辅助的话,可以相隔千里将自己的目标打成齑粉,不过单纯的使用音律,没有真元力增幅的话,不足以让固体产生足量的震动,而气体在低频率震动下威力不足,如果计算到位的话,应该可以让被子里的液体沸腾起来。”韵兰简单的解释着,不得不说,这群修真者比想象中更科学呢!

    不过……

    “既然可以把水烧开的话,那不是连人都可以一同烧掉了吗?”冯雪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提升这群修真者在他心理的危险程度了!就算是封禁了真元也可以不断搞事有木有?

    “不可能的啦!”韵兰像是听到笑话一样的摆了摆手,“人体虽然大部分都是水,但是血液、水分、肌肉、骨骼的震动频率是不同的,如果仅仅只是针对液体进行攻击,还没等震动积累起来,就会因为骨骼而消弭,除非以真元力增幅,直接将骨骼也一同打散才行。”

    “原来如此。”冯雪多少放心了些,这其实就和水杯里放一根吸管就不容易洒出来一样,不过说到这里,冯雪忽然喜爱那个到了一个增加表演效果的方法——

    “那个,韵兰,你来试试这个,如果能让里面的液体沸腾的话,说不定明天就可以上演新节目了。”

    “这是什么?”韵兰看着冯雪从冰箱里拿出一个看起来像是杯子的东西,看样子里面应该有不少液体的样子。

    “一种饮料。”冯雪没多解释,因为一旦说到可乐就不得不说二氧化碳,说到二氧化碳就要解释这玩意究竟有什么用,与其这么麻烦,不如只说个大概,让后让韵兰自己去查,反正他已经学会使用电脑了,不是吗?

    “先让我研究一下里面装着什么,水和饮料震动起来是不一样的。”韵兰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冯雪总觉得她眼睛里满满的写着:“我想喝”三个大字。

    “好吧……”冯雪拉开易拉罐倒进杯子里递给了韵兰,顺便又拿了一罐给韵柔,倒不是说他多么坚持平等待人,只是因为韵柔的眼神已经快要把他刺伤了,若是再不给的话,他怕韵柔给他穿小鞋。

    “嗯嗯,原来如此,在液体中冲了气体吗?所以加热后气体会脱离,你是想利用这一点让密封的罐子炸开吗?”韵兰喝了一口可乐,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也不知道是在为第一次品尝到的饮料感到满意,还是单纯的找到了对策。

    “差不多就是这样,能办到吗?”冯雪点了点头肯定道。

    “怎么说呢?比我想的要简单多了呢!”韵兰把喝到一半的可乐放在桌上,想了想,又喝掉了大半,只留下一小口放在桌子上,然后招来星兰琴,快速的弹了起来。

    这次她并没有演奏已有的曲目,也并非是即兴创作的小品,而是一连串不成调的单个音符。

    很显然,这是韵兰在试音。

    伴随着韵兰的尝试,玻璃杯中那不足一厘米高的可乐开始泛起阵阵涟漪,紧接着便仿佛被丢进了曼妥思一样,变成了灰褐色的泡沫膨胀起来,并且在瞬间喷出了杯口。

    “成了?”冯雪挑了挑眉毛,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嗯,差不多明白了,把那个罐子给我,虽然看起来很薄,但是想让它炸开的话还是要研究看看。”韵兰此时仿佛化身研究狂人一样,专注的盯着眼前的课题,连吃饭都要忘了,不过她会忘,但有个人不会,就在云兰和冯雪聊得起劲的时候,韵柔已经换好衣服很久了,虽然仍旧文静的站在那里,但是总觉得她的笑容有些奇怪的变化呢……

    “那个,兰师妹,我们先去吃饭吧?”冯雪终于感受到了那刺人的视线,打了个激灵,随后便从善如流的说道。

    “啊,哦!好的,我这也差不多了,这玩意比想象中的要脆弱……”韵兰点了点头,随手把罐子丢在一边,接下来的时间,是属于美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