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四十九章 准备踢馆
    搅碎,同化,吞噬。

    历时一个多月,冯雪终于将剑气壮大到了足以吞没剑气种子的程度,之所以比韵兰估计的时间长了些许,主要是因为他不时间用那未入门的剑气表演。

    虽然韵柔也劝过他,但是为了节目效果,冯雪还是这么做了,而换来的,就是超过十万的在线人数,就算这些观众只有十分之一的活人,却也超过了一万人。

    其实就在广告牌被拆走的那天,冯雪就担心官方会不会直接封掉直播间,不过从后来的情况看,上面倒也不笨。

    伴随着本命剑气结成,冯雪的“先天破体无形剑气”终于入门,反倒是炼精化神的进展并不顺利,五脏之气生生不息,听起来很帅,但是却将观想的过程拖慢了五倍以上,时至今日,他的五脏之气才灌满了三分之一。

    如果按照从一脏开始修炼的方式,此时他应该已经开始观想脾之气了,不只如此,就连第二个内脏都快灌满了。

    冯雪也就这个问题咨询过韵兰,得到的回答却是喜忧参半,忧自然就是修炼进度的问题,但这种同步修炼的方法却能够最大程度的壮大胸中五气,强化脏腑,反而弥补了冯雪无法凝练真元而导致的肉体脆弱的问题。

    虽然仍旧比不上普通修真者,但至少脱离了一碰就死的状况。

    嗯,一碰就死,韵兰是这么形容之前的冯雪的。

    冯雪引导着本命剑气在体内游走一圈,那些空气中逸散的灵器便慢慢的被本命剑气所吸引,顺着经脉涌入丹田,并慢慢的转化成比本命剑气略弱一些的剑气。

    这才是一个正常修士能拿来大量使用的能量,在不动用本命剑气(真元、真气)的情况下,就算消耗干净,也只需要打坐一会儿,就能尽数恢复。

    吐气散神,冯雪伸了个懒腰从地上爬起,比起最开始打坐一晚便腰痛腿麻的情况,如今却仿佛只是小憩片刻一般,没有任何的不适,反而觉得神清气爽。

    推开房门,却看到桌上放着一碗白粥和一碟小菜,一个多月过去,韵兰也多少能做点早餐了,当然,只限表韵兰。

    “师兄早。”看到冯雪出来,表韵兰挂着柔和的笑容微微施了一礼,那种感觉甚至让冯雪觉得心里痒痒的。

    不过……

    “都是错觉!”冯雪摇了摇头,一边吃早餐一边打开手机看起新闻来。

    “对了师兄,那家跆拳道馆最近炒的越来越热了,有不少观众说让我们去踢馆呢!”韵兰仿佛不经意间说道,不过冯雪却知道她已经憋了好久了。

    仅仅为了说一句话就切换了人格,这,就是证据。

    “别急,那是个饵,吃归吃,还要能把钩吐回去……对了,韵柔那边还没有消息吗?”冯雪摇了摇头,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将最近关于那个所谓的散打俱乐部的新闻调动出来,作为滨海市少有的新鲜事,本地媒体炒的很热。

    “韵柔昨晚上发了一张传讯符,据说玄机阁的师弟要达到炼气化神中期大概就是这两天了。”韵兰有些不甘心,不过还是回答了冯雪的问题。

    “两天的话,倒是差不多了,不过就没有别的可以代替的人吗?”冯雪很奇怪的问道,按理来说,自己都说了有急事了,没道理非要死等着一个人吧?

    “师兄有所不知,问题主要还是出在你带回去的那些服务器上。”韵兰听到这个问题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那些阵修好像是从电路板里发现了什么阵法精义,没日没夜的抱着服务器研究,从上到下从老到小恨不得一个个都把自己绑在服务器上,这才几天就已经弄出了不少优化法阵,甚至还以先天八卦的排布方式对处理器进行了优化,韵柔觉得如果可以成功的话,你那个观想计算机的计划成功率就能更大一些了,所以干脆就多等几天,结果这一等,那位闭关的师弟都该出关了。”

    “合着玄机阁都是一群技术宅啊?”冯雪撇了撇嘴,将碗里的粥一口灌下,才叹了口气——

    “算了,你准备一下,今天我们就去踢馆。”

    “真的?”韵兰秒切人格,瞬间从温婉大小姐变成风风火火的野丫头,那种气质的转变比变脸颜艺更让人反应不过来。

    “嗯,真的,不过这地方内里可能有点问题。”冯雪点点头,点开几个跆拳道馆官网上的演示视频给韵兰看——

    “一般来说现在家长很少让孩子去学散打、搏击,因为这种地方光听名字就知道杀伤力比较强,所以更多是报那些表演性质的馆子,比如常见的武术套路、跆拳道馆就是这一类,不过这一家有点不一样,我查了一下,以前这里应该也是普通跆拳道馆,可是从半个月前忽然变成了以实战为噱头的类型。”

    说着,冯雪打开了一个对战视频,指着那个穿着白色跆拳道服踢腿的男子道:

    “你看这个教练,虽然视频上走的都是跆拳道的路子,但是仔细看却能发现不少小毛病,比如高段踢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的躲一下,那是不适应用腿部攻击高处的证明,这并不是说他水平不够,只能说他的实战经验压过了使用的套路。”

    “这又怎么样?你该不会是觉得我会输吧?”韵兰瞪了冯雪一眼,高傲之色溢于言表。

    “不是输赢的问题,只是想告诉你,这些所谓的教练根本不是学跆拳道的,这里面有猫腻,让你打的时候……”

    “我知道我知道,我会下手轻一点的,不会伤人的,行了吧?”韵兰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冯雪唠叨了,下意识的抢答道。

    “不是,我是让你下手稍微狠一点。”

    “蛤?”韵兰的眉毛一耸,好像重新认识冯雪似的。

    “你没听错,我说的就是下手狠一点,只要别留下后遗症,随便你怎么打,对方摆明了就是来看咱们战斗能力的,你要是表现的太菜了,反而掉价。”冯雪说着,脸上不由得露出阴险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