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五十五章 韵理
    【亲王怎么了?】

    【听起来好像是柔师妹出事了?】

    【师妹要紧!踢馆无所谓!】

    【就是,本来就是稳赢的,不用在意】

    “实在不好意思啊诸位,这次直播就到这了!明天人人有功练武馆开张,住在滨海市的别忘了来捧场啊!”

    【放心,一定到!】

    【别忘了我的名额!】

    ……

    冯雪也顾不上再废话,看到观众们情绪稳定之后就立刻关了直播,带着韵兰就一股劲的往家里赶。

    而这时候,寻真组也在调查究竟发生了什么,然后,先冯雪一步的,他们在冯雪校区附近的中老年棋牌活动中心里,找到了“三号目标”,以及,一个穿着朱子深衣的青年。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活动中心里,原本下围棋的几个老人,都是一副被玩坏了一般的样子。

    别奇怪为啥活动中心会有摄像头,这年头,你万一下棋打牌出个心脏病脑梗塞什么的,谁说的清楚,特别是这种面向中老年人的地方,不安个摄像头根本没法开好吗?

    “这是怎么了,输太惨了?我记得目标一说过他们蓬莱有琴棋书画,目标二是琴,目标三说是画,但是没表现过,那这个难道是棋?”小刘看着活动中心的摄像头,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难道接下来就是修真者大战阿尔法狗的桥段?”

    “不,并没有太惨,实际上按照我的看法,这些老人输的莫名其妙的!”管监控的小哥似乎懂一点围棋的样子,将监控录像倒回一个多小时以前,“他每一局平均用时不到十分钟,往往下不到三十手,他的对手就会弃子,但实际上棋局远不到能看出胜负的时候,甚至有不少在我看来是坏招的地方,也许是我的技术不行?”

    “开局就主动认输?难道他用了什么手段?”小队长的手不断在快进与快退两个按键间来回按动,脸色变得越发奇怪,“虽然我不懂围棋,但是我能看出这些下棋者的表情不对,一般不管是下棋还是打牌,在对方做出反应之后,不管如何精妙,都需要思考片刻才能得到结论,但是这个人每次落子的那一瞬间,和他对弈的人的表情就会发生转变,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他下棋的那一刻,对方就已经知道自己要输了一样。”

    “会不会是精神压力?”小刘按照队长的说法看了两遍录像,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沉思的表情……

    ……

    就在寻真组为了下棋者讨论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冯雪和韵兰也赶到了活动中心。

    “师兄,这里!”大门打开的一瞬间,早已等候多时的韵柔立刻挥着手叫到,冯雪也不迟疑,立刻朝着韵兰走了过去。

    “究竟怎么回事?”冯雪快步走到韵兰身旁,就看到离他最近的棋桌上,一个身着朱子深衣的青年正在和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对弈。

    “韵理师兄过来后说要下棋……”

    “所以你就把他带倒这边来了?话说我不是告诉你往上有围棋软件吗?”冯雪莫名其妙的看着韵兰,他可不觉的这丫头会犯这种错误。

    “不是的,我帮师兄下载了一个为其软件,不过师兄连输了好几次,似乎是有些……‘怀疑人生’了,就非要出来找人下,我的修为是被封住的状态,所以……”韵柔也是一脸委屈的样子,看起来让人有些心疼。

    “……”慎二闻言二话不说,直接默念咒语先封了这个所谓的韵理的修为,不过看他那副专注的样子,怕是也没注意到吧?

    不过话说回来……

    “你说他用围棋软件输了好几局?虽然滨海市的老大爷棋力不强,不过能把他们下到这种怀疑人生的样子,也不至于连输几句吧?难不成他遇见那个国手了吗?”

    “没有,我们没有那个叫做‘身份证号’的东西,所以没有注册,韵理师兄是输给单机程序了……”韵柔解释了两句,冯雪的脸色却更怪异了——

    那只是普通的围棋软件,又不是阿尔法狗,就算是地狱难度也不会把普通人下的怀疑人生才对!这个韵理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输了。”就在冯雪纠结的时候,韵理的对手终于绷不住了,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弃子投降。

    “老李,你怎么也犯糊涂了,怎么这就认输了,老方老张也是,今天都不太对劲啊!”一旁一个似乎看了很久的老大爷立刻向那个中年人问道。

    “不知道,我之前也觉得老方和老张输的蹊跷,但是自己一下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好像自己的想法全被对方捏住了一样,根本喘不过气来。”老李皱着眉头,一副我想缓缓的样子。

    “有这么邪乎?后生仔,咱俩也下一局?”老大爷不信邪的坐在了韵理的对面,不过冯雪哪敢让韵理继续下下去?看着老大爷的年龄也得有六七十了,万一出个好歹怎么办?

    当即拽住韵理,一脸抱歉的道:“不好意思,今天我们还有事,有空再说,有空再说!”

    说着,也不管韵理还想说什么,就这么强行拖着他回到了公寓。

    ……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家里,冯雪脸色漆黑的看着这个名字叫做韵理的男子,眼睛里充满了严肃。

    “想必这位就是韵雪师兄了,在下韵理,这厢有礼了。”韵理说话的方式有些酸秀才的感觉,但是语气并不让人反感,看样子平时就是这么个说话习惯,冯雪也没有在意,只是用严肃的神情看着他道:

    “你对那些普通人使用幻术了?”

    “哪能啊,就算韵理再怎么混账,也不至于在对弈时对对手使用幻术。”韵理仿佛受到了侮辱似的,立刻反驳道,“韵理绝对是在公平的情况下对弈的,没有使用任何法术!”

    “……”冯雪沉默了一下,也没有表态相信或者不相信,只是打开电脑,找了一个简单的初学者级别的人机围棋软件,将难度调到简单——

    “先下一局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