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一百零五章 卖萌间谍(求首订了)
    “请问你这里有有线网络吗?”看到冯雪如此不近人情,娃娃脸女子轻轻皱了皱眉,不过很快就舒展开来,带着一丝令人怜悯的渴求问道。

    “二楼有,但是我不可能让你上去,毕竟你也有可能是和那群脚盆鸡一起坑我的,或者干脆你们只是打着脚盆鸡的旗号,通过鼓动我的爱国情怀调查我的武馆,另外你也别指望我去帮你发信,鬼知道你会不会给我一个特殊网址,只要发过去就会被人追着网线打过来,而且我离开的时候你要是在一楼动点什么手脚怎么办?”

    冯雪没好气的白了女子一眼,堵死她所有可能的提议的同事,顺便直接打断了她想要解释的话语——“退一万步说,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对方既然连信号都屏蔽了,我不相信他们不会连网线一起剪掉。”

    “你二楼放了什么,这么怕别人看见,该不会是什么违禁品吧?”女子软的不行,心中又生一计,干脆打起了官腔。

    “我二楼放了什么关你什么事?你好歹也是自称特攻的,连好奇心都控制不住吗?不该问的别问,这点都不知道……你怕不是忘了现在还在我这里避难呢?想查的话等你回去以后带着大部队和搜查令一起过来!”冯雪这一句话直接将女子噎了个半死,这根本就是她准备在冯雪问她究竟偷了什么的时候,拿来噎冯雪的话好吗?

    “难道这家伙就没有一点好奇心吗?”女子皱着眉头,心里暗自盘算着下一步的行动,冯雪对此则是一副视而不见的态度,心中却在思考这货究竟是在装傻还是真傻。

    官方既然决定出手,自然不可能派个二愣子卧底过来,毕竟闹翻了对大家都不好,所以眼前这女人八成是装的。

    不过对方装,自己也就跟着装呗,你装弱智,那我就装高冷好了。

    “喂喂!说话!你这家伙别无视我啊!”女子娇嗔着跺了跺脚,那种傲娇的气息仿佛要满溢出来似的。

    冯雪的神魂是何等强大,在学会了如何使用神念之后,只要他想,方圆十米内的蛛丝马迹都会映照在他的心头,然而即便是如此,他也没有看出女子脸上的表情有丝毫的不自然,这让冯雪不由得开始怀疑起来——

    别误会,他并不是怀疑自己的判断,而是在怀疑官方那个主管这件事的话事人的脑回路。

    “难道这家伙是真的傻?所以官方是故意派了个有点傻的过来唱空城计?为什么官方觉得我会喜欢这种傲娇系的娃娃脸?难道说官方觉得我属于那种‘我就喜欢又蠢又傻又无能还会扇我耳光的笨女孩’的霸道总裁?话说派这丫头来的那位不会是个喜欢看脑残青春励志偶像剧的大妈吧?”

    不过仔细想想,就算官方打算玩美人计,也不至于派来这种一晚上能骗上那个床好几回的类型吧?还是说她真的是一个菜鸟特工,第一次任务就被抓住尾巴,然后不小心跑到了这里?

    不不不,这一切都太巧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小心一些为妙。

    冯雪穿越前不是什么大神,也不了解各种官场斗争,更不知道现实中遇到这种事情官方会如何处理,他只能尽可能地按着“合理”的方向去推测。

    此时他与官方的情况就好比是两个出来接头,却互相不认识的地下工作者,她不知道对面的那个究竟是他的同志,还是鬼子伪装的奸细。

    一旦有一方先露底,那么等待他的很可能就是兜头一刀,虽然成功接头的可能性也有,但是在攸关性命的时候,谁都不会轻易的赌一把。

    两人只能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互相揣摩对方的根底,直到真正确认对方身份的那一刻才会开口,否则无论是哪一方都宁可继续等下去。

    不过冯雪此时的处境还要更差一些,因为官方已经掌握了他的信息,而他却仍旧处于抛媚眼给瞎子看的状态。

    这就好像官方此时已经混入敌人高层,而冯雪却还在冒充底层汉奸一样,不止要考虑对方叛变的可能性,还要担心对方会不会把自己当成真的汉奸一枪毙了。

    两个人就这么尬聊着,尬聊着,时间已经到了深夜,冯雪抬头看了看一旁的座钟,故意打了个哈欠——

    “我该修炼了,你要是想睡的话,隔壁有静室,别打扰我就行,当然,也别想绕过我去二楼。”冯雪说着,就这么坐在通往二楼的楼梯口处,从兜里掏出已经只剩下桂圆大小的辟谷丹塞进嘴里,待到精气充盈,便将其取出擦拭干净,放回储物袋中。

    他就这么半闭着眼睛,片刻间便已经进入了状态,女子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身上,十种不同色彩的光芒正在流淌,那种瑰丽的感觉,给人一种仿佛源自生命本身的感动。

    五光十色用在这里真的是再恰当也不过,那种仿佛象征着生命的光泽让女子有了一种想要贴上去观察的欲望。

    不过特殊职业到底是特殊职业,她很快便抗拒住了这份莫名其妙的魅惑,有些犹豫的朝着冯雪走了两步,然而一种源自本能的危机感忽然让她停下了脚步,在这一霎那,她那无数次从生死线上逃脱所培养起来的灵感告诉她——

    如果再靠近,可能会死。

    不管对方究竟是不是真的敢杀掉她,这至少证明对方不是那种修炼过程中任人宰割的鶸。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如果修炼真的有这么大的风险,他也不会这么大摇大摆的坐在自己面前了。

    “不过这个功法似乎和已经公开的那些不一样……是因为境界比较高吗?还是说他修炼的是更加高明的功法?”女子皱着眉毛,虽然她没有修炼基础功法或者是任何一种进阶功法,但是她还是见过别人修炼的,但是无论是直播里还是现实中接触到的人,都没有任何一人在修炼时会产生如此华丽的表象。

    不过就在她准备探索一下武馆一层的时候,武馆的大门忽然发出了刺耳的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