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杀大权
    听了小刘的推测,老张的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来,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问道:“这么说,天庭掌控了修真者的生杀大权?”

    听到老张这么问,小刘哪里还不清楚他在想什么,无奈的摊了摊手道:

    “你觉得不是修真者就没事了?别把人类想的太高明,要是真的打起来,光冲着人家可以朝你扔垃圾,你却找不到人家的位置这一点,你都栽定了。反过来说,如果我们有混体制的大佬能通过修炼飞升上去,那么凭借上头的政治能力,你还怕拿不到一个小小的官职?就算修真者修成真仙后不能长生不老,但是根据目标的话,活个万儿八千的总是可以吧?一代不行两代,两代不行三代,咱们中华家什么时候怕过长线发展?”

    也许是小刘的话打动了老张,又或者是他自己也有这么个想法,总之他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去写报告,小周,你也附一份,你说话比我管用,毕竟特字头都是你家建……”

    “打住,特字头只服从于国家,我走到这一步也只是因为我有这个能力。”大姐头直接叫停了老张的台词,然后才咧了咧嘴,好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至于这次的事,报告我会写,不过别指望我的话能有用到哪里,我进特三的那天起,家里老头子就说了,除了姓周之外,别想动用家里一点力量。”

    “知道你家风严……”老张叹了口气,“如果不是霓虹也得到了线索,我也不会这么急,毕竟他们也是泛中华文化圈的,很多传承比我们保存的都要完整,要是被他们先行一步,我们就太被动了。”

    “都是那群辫子干的好事!连人物肖像画现在都失传了,你还指望能留下点别的?”小刘恨恨的吐了口口水,后脑勺立刻就挨了老张一巴掌——“说啥呢,你这是破坏安定团结你知道吗?”

    “问题是安定了吗?”小刘嘴里碎碎念叨着,但是却没有再顶嘴,只是无奈的靠在一边,“现在的问题就在于霓虹人那边已经开始关注修真了,目标暴露已经是迟早的事情了。”

    “这我也清楚,从这本书就能看出来,他们比我们的进度快得多,不过唯一的优势就是我们掌握着疑似修真者的情报,不过目标毕竟是公开直播,就算我们掐断vpn,强化防火墙,也备不住国内那些个留学生和间谍啊,只要有那么一个注意到这件事,消息很快就会被传出去。好在从今天晚上的情况看,他们目前还没有把视线放在民间,只是单纯的在找那个所谓的蓬莱岛,不然不会现在才发现武馆的事情,几个小时的时间,应该不足以让他们查清武馆的事情,更别说把消息传送回去,只要搜字头给力点,别放掉漏网之鱼就行。”

    大姐头说着,也跟着叹了口气,总不能因为这条线,直接关掉所有的出入境通道吧?

    “能拖多久算多久,小李,这是你们网监的活,掐紧点,顺便找几个红帽子进驻现充直播总部,把服务器给我看好了,虽然没办法掐断之前转录的直播视频,但是至少让外人得到的时候费些手脚……”老张将一旁值班的小李揪了过来,将这个已经重复了三次的任务再次发给了他。

    “头,我叫你祖宗行吗?现充那边咱都派过去一个排的红帽子了,这边重要,太湖之光那边难道不用人看着?要出事的话再送十个过去也一样,与其担心这个,不如让目标换个直播间呗,或者咱直接给他开一个专用频道,只有持种花家身份证的人才能观看,每次登陆都要扫描身份证芯片。”小李也是无语了,种花家真正有点能力的红帽子还不到一百个,要是之前那种拆个电脑研究一下硬件的短工还好说,直接拉出十分之一派到一个小企业里当网管,为了这事他已经被老领导骂了几十次了好吗!

    “你这个提议不错,小刘……”老张刚想说话,小刘便一缩脑袋——

    “张头你这是要卸磨杀驴啊!合着有了大姐头就用不着我了是吧?不过你想清楚,我现在还没暴露,和大姐头这种意境挂了官方标签的可不是一个性质。”

    “那个王什么的不就弄了个直播间吗?你也可以照着他那个玩法嘛!”老张很不理解的歪了歪嘴,小刘嘴都快气歪了——

    “这能一样吗?人家有个首富老爹在前面顶着,随便撒着钱玩都可以,我呢,你到哪给我找个老爹出来?先说好啊,我不接受私生子身份,你别想把我挂到老马那儿去。而且之前我也说了老爹玩政治投资,根本不可能是什么顶级富翁好吗?没那个资本还这么搞,怎么想都有问题好吧?再说了,我以啥名义让目标跳槽?全周天三百六十度推荐?”

    “行了,这事我来吧,反正我现在也是挂特工牌的菜鸟,明天我以征召他入伍的名义上门去找他,顺便提一嘴,他答应就答应了,不答应的话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大姐头说着,眼珠子提溜一转,“他不是想人人有功练吗?我们到时候给他安排一个电视台怎么样?只要掐好信号源,不上星,国外就收不到,国内跟宣传口商量好就能扩散到全国。”

    “这得等报告上去了,看看上头的态度,毕竟光腚那边脑子里都有虫,没有上面给话,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整出什么幺蛾子。”老张说到这里,还不忘朝着斜对面还在加班的小王瞪了一眼。

    “……”大姐头挣扎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我明天去见见他,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回去找老头子说说的,不过我家老头子现在也是个闲差,别指望有多大影响。”

    “你肯开口就好,就算已经退休,老爷子说话还是很管用的。”

    “但愿吧。”大姐头白了老张一眼,转身就回了房间,她并不是急着睡觉,而是要研究一下今天交流的过程,从而做好明天和冯雪交流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