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一百三十章 新人
    就在大姐头回家的时候,冯雪却在武馆内,和多日未见的韵柔聊着天。

    “这次回去韵和师兄突破在即,所以就稍微耽搁了一下,对了,这是六十四卦处理器主板的解决方案,这是师兄要的飞剑。”韵柔仍旧是那副知书达理的样子,一边从储物袋中取出两个让冯雪印象颇深的传法丹,同时还将一柄装在剑鞘中的飞剑递给了他。

    “那两个人呢?”冯雪接过自己的传法丹和飞剑,没有像韵理那样直接吞下去,而是作势打量了一下周围,今天一大早起来,大家正吃饭呢,韵柔就【biu——】的一下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然后二话不说端了个碗一起吃了起来,也没见说好要带过来的两个修真者的样子。

    “韵仪师姐昨天晚上没睡好,今天早上才发现忘了整理行李,说了这边什么都有,可是她非要说不是自己的东西用不惯……”

    “这是哪里来的小学生吗?旅游前兴奋得睡不着觉?”冯雪无力的吐了个槽,然后才开始打量自己手里的飞剑——

    剑鞘并不是那种简单的木质剑鞘,而是很细致的用某种皮革仔细的卷成的,仔细抚摸的话,带着一种颗粒感,有些像是鲨鱼皮的样子,而剑柄似乎也是用同样的材质包裹,握在手里手感极佳,看起来有些像是霓虹武士刀那种用鳐鱼皮卷成的“柄鲛”(实际上高档的剑鞘、剑柄都使用鲛皮卷的),不过却并没有用绳子在外面绑成卷柄,而是没有任何的拼接痕迹,仿佛天生就长成这样似的。

    “这剑柄还有剑鞘是什么料子的?”冯雪抚摸着剑鞘,那是与抚摸光滑的物品截然相反的感觉,粗糙的颗粒感让人非常的上瘾。

    “师兄还记得之前那条八百年的鱼妖吗?这就是用那只鳐鱼的皮做成的卷柄,那一条鱼可是出了一千多套剑鞘和剑柄呢!”韵柔笑眯眯的说着,这让冯雪不得不为那条鱼默哀了片刻。

    不过也就只是片刻而已,转瞬之间,冯雪的目光便再次被眼前的武器所吸引。

    男人对于冷兵器的热爱不需要解释,轻轻拔出长剑,如水的剑光便散发出来,这不是形容!房间里并不算是太过明亮的光线被层层折射,然后变成一种水一般的波纹荡漾开来,硬要形容的话,那就是水族馆的海底走廊那样的光影效果,剑光似水绝不带有一点的夸张!

    剑身完全出鞘,剑光也随之淡了一些,但冯雪立刻就被剑身所吸引了,光滑的剑身映照着他的倒影,剑锋上漂亮的锻纹给人以中锋利的感觉。

    不,并不只是感觉,冯雪用剑尖顶住桌面,甚至没有施加一丝一毫的力量,那剑身便向下沉了分毫,仔细一看,竟然仅仅只靠自身不足三斤的重量就在桌面上留下了一个大约两厘米深度的切口。

    这剑并不似现代老人常用的健身剑那般纤细,反而带着一丝厚重感,论形制的话更接近八面汉剑一些,不过又要窄上两分,这就是属于冯雪自己的剑了。

    轻轻挥舞了一下,清亮的剑吟在空中响起,被锋利的剑刃破开的空气发出悦耳的呼啸声,仿佛是在为长剑而欢呼。

    “师兄只要用神魂在剑柄下三分的位置打下印记便可以认主了。”韵兰笑眯眯的说着,冯雪也一点都不含糊,看起来修真者也不兴什么滴血认主了,毕竟dna采样系统总要比神魂感应系统麻烦得多不是?

    神魂触碰到剑柄内的机关,一种如臂指使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并非是什么心神合一,而是一种化为自己身体一部分的感觉,不过冯雪却本能般的明白,这只是因为自己境界不够的关系。

    还剑入鞘,冯雪有些舍不得将其收入储物袋的感觉,干脆就这么挂在了腰间,反正他是开武馆的,随身带一把剑在身上,很合理对吧?

    不过这么想想,将来和军方谈条件的时候,要不要开一个带剑上街的证件呢?持剑证?

    就在他在那里臭美的时候,眼前却又是【biu——】【biu——】两下,一大一小,一高一矮,一男一女,就这么出现在了客厅里。

    “这个家伙就是那个什么韵雪?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标准的傲娇式开场白响起,说话的是一个身高一米三,梳着双马尾的少女,如果不是她的头发是黑色的化,应该可以不用化妆直接cos三千院家的大小姐了。

    “韵仪,不要无理,我们该称呼‘雪师兄’才是。”一旁说话的人语气倒是温和,但是一看他的脸那就不成了——

    此人那个身高一米九往上,虽然穿着道袍,但是肌肉线条却已经要从道袍下透出来一般,如果放在电影里,就是那种稍微活动一下身体,就可以把衣服撑裂的类型,但又偏偏不会给人仿佛健美运动员那种不协调的壮硕干,单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充满力量的感觉,和这种五大三粗的外表不同,他的行为举止非常温和,不是那种二愣子的呆傻,而是真正的如同古典君子一般的做派,可惜长了个李逵的身材……

    似乎是意识到冯雪正在打量自己,他便对着冯雪点了点头:“师兄你好,我是韵和。”

    “额,韵和……你是天阳山的体修吧?”冯雪挠了挠头,随口找了个话题,毕竟这种身材,说不是体修谁信啊?

    “那个,师兄,虽然我是天阳山出身,但是却投在茅山派门下,是个符修。”韵和话语之间带着一丝古典的书生气质,不过转瞬之间却又被那充满力量感的身形冲刷的只剩下怪异。

    看着韵和那一身壮硕的肌肉,冯雪仅仅只是幻想了一下他拿着毛笔画符的样子,便猛然打了个冷颤,画面太美,他真的不敢想啊!

    “所以这丫头才是体修咯?”冯雪又将实现转向了那个双马尾少女,按照目前的情况,这丫头应该就是韵柔之前提到的刺头了。

    “你叫谁丫头呢!老娘我当你祖奶奶都够了!别以为叫你师兄你就真成师兄了,连个……”

    “韵仪师姐。”少女的话才说到一半,韵柔不带一丝烟火气的声音便钻进了她的耳朵,之前那个张狂的少女仿佛瞬间怂成了一团,看那怯生生的样子,还以为是让人掉包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