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蓬莱
    “听泉,万法门那边怎么样了?”成熟的声线仿佛从虚空中传出,优雅却不失平和的女声让人能够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

    听到这个声音,身穿道袍的青年修士立刻行了一礼,此人面如冠玉,气质温和,看起来颇有那么一点得道高人的感觉,如果再老一点的话,只要往那一站,连招牌都不用,就会有大量的顾客跑上去求他算个命解个厄什么的。

    “师……”

    “嗯?”

    闻声抬头的青年男子刚想开口,那女声便忽然发出了一个严厉的鼻音,啥时间,风云色变。

    “咳咳,那个,云清子,六十四卦计算机已经开始搭建,因为开始进行海洋开采,进度尚可,不过那个韵雪真的可信吗?另外,我们如今已经有了外界的常识,为何不多挑几组……”被称为听泉的青年修士在求生欲望的作用下,立刻收回了接下来那个“公”字,改为直呼道号,虽然这样有点没大没小,但谁让师公她老人家喜欢呢?

    从听泉的口中,这个提问的女音赫然是当初给冯雪讲故事的云清子,只见她微微沉吟了一下,才开口道:“这里面的事情很复杂,十年前那次龙脉复苏本身有些蹊跷,多的你不用明白,只要知道这事情和韵雪有因果就是了,这是从高元仙界下来的传讯,虽然没有明说,但是看他那强大的神魂,说不定是某位高元大能以己身殉道复苏龙脉后的转世,我们既然欠他因果,自然是要还的。”

    “……”听泉楞了一下,随后又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蓬莱岛撑不了多久了……”

    “没关系,你只需等六十四卦服务器搭建完成,便知道了……”云清买了个关子,转身回了静室,而听泉则一脸愁容的顺着窗外望了出去——

    伴随着听泉的视线平视,便能够看你到连绵起伏的山川,以及包裹着这山川与平原的大海,这里,是一座海中孤岛。

    岛上山峰不少,但每座或险峻,或宏伟的山巅,总能够看到有那么一两个古典而又华丽的建筑群,那种风格,那种气质,绝非是现代社会所能够感受到的。

    视线拉远,入目所及便是一片世外桃源般的景象,空气如此清新,天空如此湛蓝,云朵如此洁白,风声如此清爽,但是与这看起来分外美妙的自然环境相比,一种孤寂感也时刻云绕在空气之中——

    山脚下那本应更适合居住的平原地区却少有人烟,城市什么的更是只有一处,那是一座坐落在山脚下的小城,而那座山,便是听泉此刻所在之山,而那山顶上的建筑,也是整座岛屿上所有建筑中,最为古朴大气的一座。

    那是一种现代设计师即使再怎么挖空心思,再怎么仿古,也无法表现出的美妙的韵味。

    而那孤寂感,便来自这山下的城镇,要说缘由的话,那就是三个字——“不协调”。

    而且还不是一点的不协调,不止与现代化都市不协调,和正常人所认知的古代城市也一样不协调。

    大街上没有摊贩的叫卖声,家家户户都没有炊烟,虽然来往的行人也有,却没有闹市那种嘈杂,无论是一身长衫,打扮出尘的修士,还是一身粗布衣服,满脸风霜的农人,似乎都有着准确的目的性,甚至会让人感觉有点机械。

    除了这些个旁枝末节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座城里,没有几个小孩。

    是的,他这一路走来,居然没有见到几个小孩!

    这很不正常!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除非是大学城,或者工业区那种地方,否则大街上的孩童绝对不会只有寥寥几个。

    除此之外,偶尔有大约十八九岁的年轻人经过,但看起来也都是一副暮气沉沉的样子,当然,如果用心智成熟来形容的话可能会好听一些。

    这座城市一惊老了……各种意义上都是。

    山下唯一的城市已经老了,这也许就是听泉那句——“蓬莱撑不了多久了”的原因吧?

    不过在这“衰老”的环境下,却又有四处与整座岛的氛围格格不入。

    一处是位于岛屿西南的一座山峰上,无数身着道袍或者儒袍的青年或者中年正聚集在一起,看他们不停地将各式各样的泥土、沙石捏在手里搓来搓去的样子,就好像是什么手办原型师交流大会似的。

    不过他们搓出来的成品可不是什么塑料小人,而是颇具现代化气息的芯片与电路板,看他们那讨论的热火朝天,并不时迸出几个专业术语的样子,配合古典的衣着是那样的怪异。

    一处位于岛屿的边缘,这里大约有四五十人,守在沙滩上,并不时有体表套着气泡的人从水中钻出,他们有的提着大鱼,有的搬着石块,每当有人上岸,便有围观者跑上来,拿出卷尺、秤盘等物称量他的收获,收获少的会被收获多的人笑话,然后便是套上气泡,再次跳入水中。

    这种时候便有人将其拽住,按在准备好的板凳上,并递给他一碗清汤,明明看起来只是普通蔬菜熬制的淡汤,但每个人喝的都是分外珍惜,场面看起来倒是其乐融融。

    还有一处,则是距离那座衰老的城市不远的平原上,这平原平得有些过分,甚至连高低差都没有,似乎是人工开采出来的一样,此时这里正有上千身着绿色襦裙的少女,正以葫芦将散发着点点灵气的液体撒入大地,随后便有无数嫩芽从土中钻出。

    伴随着少女们的念咒做法,不消一时三刻,作物便会成熟,然后又有身着青袍的青年小心的收割,虽然这作物看似来的容易,但是每个人的态度都是小心翼翼,就仿佛那不是催熟的作物,而是万金难求的珍宝。

    最后一处,却是位于云清子所在的静室内,此时这里正有大约六十多名看起来未满十岁的孩童,他们是这岛上最后的孩子。

    作为传法长老的云清,正拿着与古朴的环境极具反差的现代图书指点着什么,孩子们似乎对于这种用彩色的颜料印刷的图书非常感兴趣,学的很是认真,虽然云清经常会说出什么“这是那些甘霖咒没学好的笨蛋用来灭火的工具”、“这是那些神行咒没学好的傻蛋比赛谁跑得快的运动”、“这是那些xxx没学好的xx用来xxx的xx”之类的字眼也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