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戏精和特工
    孟惊邪觉得自己倒霉透了,不止被从来没听说过的“残元催命”系法术废了修为,居然还被三个凡人雄性捆绑起来,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要知道,在火星上,男的凡人基本上在出生的时候就被掐死了,偶尔留下几个也只是因为出生时辰特殊而拿来当炼器材料罢了,比如他那个千怨血云,就是用一千个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男婴炼制的,顺便一提,为了正好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火星邪修们还开发出了定时生育的技术,说让你阴时生,就绝对不会拖到阳刻。

    不过三个特工可不管这些,将这货从海里捞上来之后,小杜立刻就发挥出自己在鸟窝(特三训练基地的代号)训练出来的一手给力的绳艺。

    别说这修真者已经废了,就算是他师兄小刘被这么绑起来……额,好吧,小刘不用剑气的话还是挣脱不开的。

    此时云渺也总算晃晃悠悠的飞了回来,脸色如金纸一般,是个人都能看出他的虚弱。

    他就这么扑通一下落在了甲板上,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

    “云渺道长,你怎么样?”三人见状立刻为了上去,又是递水又是擦汗,就跟照顾刚下擂台的拳师似的。

    “没事,只是这玄冥道的法器实在是太过歹毒,为了破开它损耗了不少修为……”云渺不愧是在喜剧之王位面和史蒂芬周一起读过《演员的自我修养》的戏精,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颤抖着的手从腰间的荷包里掏出一粒散发着馨香的药丸塞进嘴里,那种闻一闻都精神百倍的气味,谁能想到它只是一颗口香糖呢?

    嗯,口香糖,毕竟是修士嘛,与人聊天论道,总要能口吐莲花不是?你想,你一张嘴,不说话,先是一股沁人心脾的馨香,那一闻就知道是有道高人,你要是一张嘴就是大蒜味,那形象……啧啧……

    所以说古代和尚禁止吃大蒜还是有道理的。

    好吧,废话不多说,那糖豆进嘴,便被云渺吞了下去,随后强压的血色也略微放开了些,外表看起来总是要好上不少。

    看到云渺的样子,孟惊邪顾不得被废去修为的虚弱,吃惊的大吼道:“刚才那是什么法术?我玄冥道立派数千年,从未听过有什么碧血丹青之法!即使是当世最强的残元催命法——天魔宗的天魔解体大法,也不可能让一个炼神期修士突破千怨血云的!”

    “你们这种只会沉迷于老法术的家伙怎么能知道我蓬莱这六百年究竟发展到了何等程度?”云渺保持着那副虚弱无力却又硬是要强撑着的姿态,高傲的说道,其实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碧血丹青是啥,这个名字还是他在无限世界某个副本里听来的,只是觉得很有气势,就这么用了。

    “你以为就只有你们正道发展吗?我们……”孟惊邪话还没说完,小杜直接一块破抹布塞进了他的嘴里,为了避免他用舌头把抹布顶出来,还顺便栓了一圈鞋带。

    确认孟惊邪发不出声音之后,小杜才带着敬佩与感谢的眼神道:“道长之前消耗太大,安心静养就好,等到了岸边,无比让我等三人报答道长的救命之恩。”

    “好吧,这里就拜托三位了,对了,虽然我已经废了他的修为,但他的肉体力量还是要比普通人强上不少,三位切记不要将绳子解开,我去静修片刻,三个时辰之内莫要打扰……”云渺自己演的也很辛苦,于是便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船舱之中,将甲板留给俘虏和特工三人组。

    张柏华见云渺离开,立刻一掌切在孟惊邪的颈动脉上,得亏孟惊邪曾经也算是个返虚期的大修士,换了别的修士被废掉之后来这么一下,怕是一口气上不来就要挂了。

    确认孟惊邪真的昏了过去,张柏华才松了口气,伸手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对这两个搭档问到:

    “你们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死里逃生了呗?”林峰一把将狙击枪丢在一旁,整个人大字型的躺在甲板上,刚才的连射对他造成了相当的负担,直到现在胸口还在隐隐作痛,“不过这邪修……确实邪门,要不是云渺道长……”

    “是啊,听他之前念得咒语,怕是损失了百年修为……”小杜也是叹了口气,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啥,但是他的背后却已经被冷汗浸湿。

    “百年啊……人活一世不过百年而已,修士修行百年……”张柏华想要感叹一下,却发现自己实在是没什么文采,只能摇了摇头,指指被特种捆绑法困成大闸蟹的孟惊邪道:“话说这家伙怎么办?”

    “云渺道长没说,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带回去审问一下关于邪修的情报也好。”林峰想了想,还是遵照正规流程说道。

    “我觉得还是杀了比较好……”小杜咬了咬牙,有些不甘心的道,“之前他驾驭的那东西你们也看到了,说是个善茬子鬼都不信,万一咱们把他的功法拷问出来怎么办?是交还是不交?万一……”

    “想那么多干嘛,还不知道他的功法到底是什么样的呢,看之前那雾气的强度,已经可以媲美巡航导弹了,如果是要用古战场的怨气炼制的话,应该还是很有用的吧?”张柏华回忆起之前那条黑色长蛇,拿东西可比坦克大炮什么的给力多了。

    “我就是怕你有这种想法!”小杜叹了口气,他师兄小刘可是给他推荐了不少现代修真类小说,看完之后他才终于明白师兄平时说的那些疯言疯语究竟包含了怎样的“真理”。

    “邪修之所以称之为邪修总是有原因的,万一炼制法器的材料是冤魂呢?是,为了一件大杀器,牺牲几个死囚犯也许很值得,但是一旦开了这个口子,你想过会发生什么吗?修真者正道会不会和我们闹翻?那些武器又会不会让人心性发生变化,这些你考虑过吗?”

    “说这么多干嘛,先把他弄醒问问不就知道了!”林峰说着,一把按住孟惊邪的人中,又泼了两盆海水,总算把他弄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