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周老爷子的看法
    幻神一号同一个主机会默认为一个队伍,自然也就会进入同一个主神房间,只要选择进入任务的话,就会得到组队进入的提示。毕竟对方都能和你用同一台机器了,那肯定就坐在你对面,要说解除这个锁定,基本上也就是网吧的公用主机了。

    不过周琳今天运气似乎不太好,老爷子看样子是刚跑完副本的样子,甚至连选项都没有,就直接被丢进了单独的新手副本里。

    无限世界的机制是选择了模式之后,都会先进行一次任务,成功存活才能进入主神空间,周琳在老爷子这台游戏主机中并没有存档,因此只能无奈的跑起了异形一的任务。

    好在新手任务一般都是短程无改动的简单任务,大约游戏内数个小时,现实中十几分钟之后,周琳终于干翻了那只跳来跳去的家伙,成功进入了周老爷子的主神空间。

    大姐头轻车熟路的在主神房间里转了一圈,确认老爹并没有进入副本之后,伸出手对着腕表道:

    “查找队友所在位置。”

    “您的队友‘周老头’目前位于交易主城竞技场。”威严而又难以辨认的声音从腕表中传出,对于这个所谓的“主神”,在蓬莱学院天天上实战课的她可是真的再熟悉不过了。

    “周老头?老爷子起名字的水平还是这么……”周琳向了半晌,也没想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干脆不在多想,而是打开门朝着交易主城走去。

    说来周老爷子的无限世界生活也算是简单,基本上不是在任务世界挥洒青春,就是在竞技场里熟练刚刚兑换的功法、武技,虽然对于一个八十来岁的老人说挥洒青春有些不像话,不过在无限世界这个即使作死也不会死的世界里,周老爷子那是比十五六岁的中二少年还青春。

    毕竟也没见谁家的中二少年拿着一把水果刀就敢单枪匹马杀进变形金刚之间的战斗不是?

    与刚开服的时候相比,此时认识到npc都是牛人的玩家也越来越多,交易主城也因此热闹了许多。

    周琳快速走过大街小巷,来到了腕表中指示得的那一座竞技场。

    说起来竞技场的造型并不是如同古罗马斗兽场那样的外观,而是更接近龙珠中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擂台。

    毕竟比起那种观众俯视选手的构造,这种平视甚至仰视的姿态对于战斗者更为尊重。

    至于视线上的问题……开玩笑,虚拟世界你难道不会调一下观众碰撞体积选项吗?

    值得一提的是,无限世界的竞技场中真实系和幻想系是可以互相对战的,不过游戏会进行平衡处理,比如说幻想系玩家对于真实系玩家造成的伤害会一定程度上的减少。

    看着台上互相碰撞的两人,周琳并没有观战的想法,而是循着队友坐标找了过去,果然看到一身劲装的父亲大人正坐在选手席上,似乎是等待着下一场比赛的开始。

    “囡囡,你怎么来了?”看到自家女儿,老爷子先是一愣,紧接着脸色就严肃起来,他可是知道自家女儿在蓬莱学院上学的,如今不管是从自家的主机登录,还是从学院的主机登陆,来找自己一定是有什么事情。

    “那个,老爷子,有个事情我们拿不定主意,所以来和你商量一下。”周琳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当然,这是不是演技就不得而知了。

    “敢情你们特四是打算把我当顾问用啊,说吧,有多麻烦?”周老这一次可不像上次那样拒绝了,因为拿到通报书之后,他本身就相当于涉密人员了,自然没有什么忌讳。

    “非常麻烦。”周琳发自内心的叹了口气,刚想说话,却被老爷子伸手打断——

    “这我们出去说。”

    说完,老爷子的身影就这么消失在了原地,看样子是直接强退了。

    周琳见状也只能笑笑,然后便同样退出了游戏。

    回到现实,周老让警卫员去门口看着,并下达了“就算自己儿子也不能进来”的指令后,才调整了一下自己椅子的角度,正襟危坐的等待着周琳的下文。

    见此情形,周琳才把捕获到邪修的事情说了出来。

    “啧啧……”老爷子闻言咂了咂嘴,脸上的表情也是颇为复杂——

    “俘虏检查过了吗?有没有可能是修真者那边的人上演的苦肉计?”

    “应该不是。”周琳摇了摇头,“之前录下了一组视频,上面通过我们自己制作的滤镜进行分析后,判断双方使用的灵力原理完全不同,并不是那种属性上的差异,而是一种更高程度的不同,硬要说的话,就是‘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的差别。目前为止蓬莱所有修真者的灵力都和云渺是同一类型,而这次捕获的修真者却是第二类型。”

    “那有没有可能是类似于专门修炼特殊功法的特殊部门死士?”周老爷子常年的地下工作让他非常善于怀疑,特别是这种怎么看怎么奇怪的“预言”,就更加让他感到蹊跷。

    “对方的能量等级很高,至少是韵字辈修真者的数万、数十万倍,什么都不做的情况下,身上的灵力都会对周围的空气产生大幅度的扭曲,我们觉得如果是死士的话,没道理选择这样一个大高手,毕竟我们并不了解修真,也不知道最高境界是什么样子,就算他们只派两个中等,甚至中等偏下的修士演戏,我们也看不出来。”

    “……”周老闻言,略微迟疑了一下,眼睛微微眯起,手指轻轻地敲着椅子的扶手,作为他的女儿,周琳当然知道这是自家老爹正在思考。

    半晌后,老人终于再次睁开了双眼,眼睛里透出一种锐利的神光:

    “不管对方是不是演戏,我们都只能按着邪修这个真相来判断,等人到了以后,给他来一套最高规格的审讯套餐,如果问不出来最好,这样就算交上去也一样问不出来,只能拿来作为实验样本,至于如果问出什么麻烦的东西的话,就让审讯失误好了。”

    老爷子“审讯失误”这四个字显得杀气腾腾,这让周琳恍惚间仿佛看到了自己儿时的光景。

    不过她只是一个愣神,老爷子却又转口道:“至于对邪修的预防,确实是要盯紧一点,不过你最好先去查一下当时的卫星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