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埋伏
    “啊哈--”高速公路旁的荒野中,一个明显的哈欠声响起,紧接着便是一阵轻轻地骂声,从那每两个单词都能迸出一个脏字的说话方式可以听出,这大约是个米粒家人。(以下对白为美式英语,为了方便阅读写成中文,另外也删掉了一些直指下三路的词汇,大家明白就好)

    “不就是打了个哈欠吗?咱俩分配的这条路两个小时都看不到一辆车,难道目标还会隐形不成?”吊儿郎当的声音从荒地上传出,如果仔细看的话,才能发现这荒地上的空气有着些许扭曲,竟然是光学迷彩!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干这行就得认真,不然迟早死在自己的习惯上!”另一个声音小声得说着,同时,那光学迷彩也发生了轻微的抖动,似乎是内部的人正在进行着什么操作,然后,不到半秒的时间内,他便忽然发出声音:“嘘,安静,又有车过来了,这条公路基本处于半废弃的状态,每一辆车都可能是目标!”

    “明白。”另一个声音这一刻也摆脱了吊儿郎当的样子,变得严肃起来,那光学迷彩轻轻抖动了两下,便再难看出什么破绽。

    两人慢慢陷入了静默状态,随后便有一辆卡车从远处开来,那卡车后方的货斗里堆着不知道是什么的货物,从外面只能看到巨大的帆布以及将其牢牢困住的缆绳。

    “重量正常,红外扫描也没发现什么异常,车上只有两个人,应该没问题。”卡车慢慢离去,之前比较稳重的男人拿出了与公路上布置好的重量采样仪器相连的显示器,轻轻地读数。

    “我就说没……”另一个男子掀掉了自己身上的光学迷彩,露出一副金发碧眼的样子,虽然有些胡子拉碴,但是不难看出那经典的美式帅哥相貌。

    不过此时的他脸色并不好看,径直冲到搭档身边抢过了屏幕,越看脸色越黑。

    “你干什么?还不快去藏好!”男子有些恼怒的夺回了屏幕,瞪了对方一眼,谁知那家伙却是掏出手机,骂骂咧咧的道:

    “藏个屁!目标刚才过去了你丫都没发现!”说完,那男人便立刻拨通了电话——

    “喂,是我,有一辆卡车朝你们过去了,那辆车的重量有些不对,可能有问题,你们拦一下,先伪装成查超载的,不过小心一点。”

    “明白!”电话中传出了确认的声音,那稳重男子立刻咆哮道:“你干什么?之前那辆车的读数明明很正常!之前那个型号的卡车正常载重数据就是那么多!”

    “来之前让你看看这边的资料你看到屁那个眼里去了?种花家的货车不超载会上路?”那玩世不恭的男子一说,严肃男子立刻就是一愣——

    “对啊,我怎么就忘了这一点呢!这次是我的失误,回去之后我请客,就你最喜欢的那家!随便点!”

    “别,在这边,你这个被叫做死亡g,赶紧吞回去,然后我们立刻就撤,后面的事情已经不关我的事了,喵了个咪的,你这张臭嘴,现在什么好心情都没了!赶紧走,希望能够赶得上今天晚上的飞机……啊呸!”玩世不恭的男子吐了口口水,随手扇了自己一个耳光,然后飞快的将自己的光学迷彩和各种小设备卷起来,伪装成普通衣物毛毯的样子塞进旅行箱里,就这么快速离开了。

    虽然有点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但是严肃男子多少也明白对方是说自己说的话不吉利,米粒家是一个“有信仰”的国家,不管你真信假信总要信点什么,你要敢说你是无神论者,那么你基本上就只剩下被周围人排斥了,因为在米粒家,没有信仰的人被认为是危险分子。

    觉得自己大概是触犯了搭档信奉宗教中的某种禁忌的男子立刻挂上了有些愧疚的表情,随后快速收拾起自己的装备,然后紧追了上去,虽然不知道到底什么宗教才会禁止请客和谈论赶飞机,不过总之先道歉吧。

    ……

    就在刚刚离开的这两卡车后的货斗中,那看似结实的货物堆内部,却有着一个大约五六平米的小空间,高度仅仅只能供人蹲坐着,实在是非常的不舒服。

    不过真正痛苦的还不是这个姿势,而是在这空间的周围,还贴着打张的锡箔纸,将整个空间弄得好像烤箱一样。

    此时此刻,在这个地狱一般的空间中,却乡下老农般的蹲着四个人,而在他们四个中间,还有一个被困成春卷的家伙正平躺在那里,看你起来似乎是昏过去了。

    “我说你们怎么就不知道在伪装里加个空调什么的?虽然现在已经十一月了,可是在这种锡箔纸箱里是要闷死人的!”冯雪擦了一把并不存在的汗水,虽然他可以用水属性灵气降低自身的体温,但是这种闷热而又不透气的环境仍旧让他有些烦躁。

    “没办法,我们又不能确定对方会不会装备热成像仪,而使用高科技设备的话,总会有些首尾,万一被检测到电磁波就不好了,所以只能用锡箔纸隔绝空间内部的热量,你就忍耐一下吧。”周琳吐了吐舌头,虽然她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岁的妹子都没抱怨,冯雪在这里抱怨总觉得有些难看,不过很清楚眼前这家伙是个老太婆的冯雪心里那是一点羞愧都没有。

    “所以说你们就不能放个冰桶吗?”冯雪白了周琳一眼,随手一招,一个冰桶就落在了孟惊邪的肚子上,微微的寒气散发出来,闷热的空间顿时一凉,虽然空气仍旧带着浑浊的机油味,但是比起之前的状态已经好上太多了。

    “你怎么不早拿出来?”周琳瞪了冯雪一眼,冯雪却毫不在乎的瞪了回去,“你们又没说,我还以为你不需要呢,要不是看这两位就快热晕了,你以为我会拿出来?你现在好歹也是我的徒孙辈的,给我放尊重一点。”

    “……”周琳被冯雪这句话噎了个半死,偏偏关于辈分这件事情她有没法反驳,只能恨恨的咬了咬牙,并打算将这份愤怒发泄在那些逼得她钻箱子的混蛋身上——

    如果那些混蛋不存在,自己就回去揍这次行动的策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