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心软?
    “小杜,你留下等后续部队处理俘虏和打扫战场,让我看看……嗯,就送到三号医院就行。”周琳那你看了看冯雪的表情,确定他没开玩笑之后,对着小杜说道。

    “明白!保证完成任务!”小杜敬了个礼,转身跳下车斗,就在他离开的时候,冯雪敏锐的注意到,周琳将一张记录卡塞进了他的手里。

    不过无外乎就是一些个视频什么的,冯雪也就没有在意,就这么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望着两旁倒退的景色。

    “话说你把他们都怎么样了?”周琳自来熟的坐在了冯雪旁边,有些好奇的戳了戳这个凭空出现的沙发,却发现这东西似乎带着些许灵力,仔细观察,才发现居然不是任何一种已知的物质。

    “没什么,只是一人砍了一刀而已,不过为了保证能够把他们留下又不会伤及性命,砍得部位都比较微妙罢了。”冯雪笑眯眯的摊摊手,脸上挂着一种“不值一提”的表情。

    “剥夺行动能力……把腿砍断了吗?”周琳点了点念头,冯雪却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不过事情都发生了,问你这么多也没用,周琳考虑了一下,忽然甜腻腻的叫了一声:“师祖~~”

    “我咧个去!”冯雪被这含糖量超标的一声叫刺激的打了个激灵,整个人都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要不是有惯性的帮助,他恐怕要掉到车底下去了。

    “有啥话赶紧说,别阴阳怪调的!”

    看到冯雪的样子,周琳小狐狸似的笑了笑道:“没什么,只不过是想以晚辈的身份请教几个问题罢了……”

    “说。”

    “那个,之前那些武器都是怎么弄出来的啊?”

    “都是法相。”

    “诶?”周琳的到这个答案显然是有些惊讶,“难道法相可以有很多个?”

    “不是,你们只能有一个,不过我的体质是先天道体,修行的功法是‘多宝玄天功’,只要我想象力足够,要多少法相就有多少法相,你现在屁股底下坐的这个沙发也是法相。”冯雪这么一说,周琳忽然有些坐不住了,不过还是强撑着笑了笑道:“多宝?多宝如来?”

    “多宝道人!”冯雪瞪了她一眼,虽然是随便扯了个名字,不过还是多少维护一下“道家正统”,毕竟这也算是自己的人设——

    “多宝前辈是卧底,卧底懂吗?当时佛教大兴,多宝前辈只身犯险,打入敌人内部,并成功爬到了高层,一手主导了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的分裂!他是位英雄!”

    “蛤?”

    ……

    郭嘉安全局专门为“嫌疑人”准备的三号秘密医院里,忽然涌入了一批奇怪的病人……

    “我去,小杜,这群伙计犯了什么事了?用了这么重的刑?”接收病患的医生和小杜是老相识了,在这之前,特三没少把刚审完的犯人送过来。

    “去去去,谁跟你是伙计,不知道的事情别乱说,我们特三什么时候有宫刑了!这几位都是打劫不成反被x的典型,接是不用接了,止上血就行!”小杜撇了撇嘴,本来被大姐头支过来交接俘虏就很不爽了,现在还把这种黑锅往他头上扣,话说我们特三是会随便“割鸡割鸡割鸡割鸡”的组织吗?

    “那就是保守治疗咯?”医生点了点头,立刻拿出一张纸来让小杜签字。

    大家都是特殊部门的人,他怎么会不懂不该问的不要问这种事情,之前之所以说那种话,主要就是为了确认医疗等级。

    作为一家专门接收犯人的医院,这里可不会完全采取最佳医疗手段去处理病患。

    这并不是说犯人没有人权,而是因为涉及到特字头的犯人,大多有些特殊,万一你给他完全治好了,结果让他在病院里大杀一通怎么办?

    所以这家医院内的医疗等级共分为四级——

    最高的自然是完全治疗,也就是进最大能力去保证恢复。

    然后是低速治疗,虽然说是低速,却并不是说刻意拖慢速度,比起完全治疗,仅仅只是多了一个项目,那就是治疗之后在保证不伤及根本的情况下降低其回复速度。简单来说就是减少营养剂、食物之类的供给,这主要是为了避免有力量者吃饱了闹事。

    接着是保守治疗,虽然这么说,但其实应该叫做消极治疗,就是说只要保住性命,剩下的不用管。

    至于最后一种,却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放弃治疗,毕竟放弃治疗根本不用拉来医院,最后一种,是传说中的实验性治疗,这通常是对于那种十恶不赦,就算枪毙几十回都不够的家伙,这种人反正也是要死的,救活了也是浪费资源,这种时候,就要采用实验性治疗,简单来说,就是在他身上采取一些还没有通过实践、确认安全的新型疗法。运气差的话了可能就治好了,这样就必须活到上刑场的时候,运气好了当时就死了,也不用受那份等死的罪了。

    “保守治疗个毛啊,就算我让你采用完全治疗,你难道还想到几十公里外的荒地上去拾丁丁不成?”小杜撇了撇嘴,一脸无所谓的签了字。

    对于动用战斗手段捕获的特工,国安内部基本上没几个有好脸色的,大概就是“虽然我们不虐待俘虏,但是治疗资源紧张,被你打成重伤的战友还要救治呢,你就多熬一会儿吧,额,不好意思,耽误了最佳抢救时间,那啥,截肢吧……”这种感觉的样子吧。

    不过讲道理,这次就算不保守治疗其实也没啥用了,毕竟冯雪那几十把武器精准的命中了每个人不能说的部位,就算基本都在裤管里留着,但是接驳这东西可是个大工程,别说是这种处理犯人的医院了,顶级医院里能做这种手术的也就那么一两个医生,一床手术至少要四个小时,可眼前这足有近百号人呢!

    你说先给谁接?

    什么?你官大,先给你接?你们不是人人平等的人类希望国吗?这种时候论官衔了?

    什么?你还没结婚你先来?你也不想想人家结婚了的老婆怎么办呢?

    什么?你鸟大你先来?合着鸟小没人权咋地?滚犊子吧!

    所以,为了保全你们自由平等的宗旨,为了成全你们这些有爱的战友情,我们还是一视同仁好了……

    ……

    虽然那这近百号人就这么被决定了命运,可是小杜心里却仍旧回荡着之前冯雪留下的那句“我这人心软”……

    “不行,我咋这么渗得慌呢!”小杜忽然打了个冷颤,转身带着大姐头交给他的视频文件往总部去了。

    少见的战斗视频,还是要大家多研究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