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抓到个间谍
    周琳走出迷宫,整个人都在打着摆子,饶是她心性再怎么好,此时也只想找个地方把自己打晕过去。

    她在迷宫中闭着眼睛数到了八百多万,不算中间数错、数差的,也数了三个月,而这三个月,在现实中,不过只是一个半小时罢了。

    “铮铮……”就在广场上的同学们心力交瘁的时候,一阵琴音忽然想起,韵兰坐在主席台上,在她的面前,横放着一床宝琴。

    琴音叮咚,缺如清溪流泉,淡淡掠过每一个人的神经,仿佛之前所受到的庞大压力在这一刻尽数消失了一般,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从每个人心底开始萌芽。

    “啪啪!”轻轻地鼓掌声打断了沉迷琴音的学生们,抬起头,便看到韵仪正拿着一张纸站在那里——

    “嗯,成绩都已经出来了,现在宣读一下,首先是三等生,张雨欣,刘方伟,赵文华,李富荣……共计十一人不及格,请办理退学手续。”

    念到名字的学生并不在场,主动按下按钮的他们,早在之前就已经离开,但这份名单,却给在场的学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剩下的,刘诗雨,53分,马小玲,56分,周文煌59分……加上表现分和基础分,仍旧无人达到八十五分,所以仍旧保持不变。”

    虽然没有能够升级,但是留下的五个三等生却是长长的松了口气,特别是只有53分的刘诗雨,她此时只庆幸自己在之前对付悍匪的时候足够主动,不然自己怕是也得在被淘汰的那波人里。

    “借着,二级生,李佳玉,张文星,李国民,王涛……等五十九人不及格,降到三级,张杰,李斐媛,王文红,李淑静……47人及格,张杰拿到67分,加上基础分和表现分,突破八十五分,升为一级生。”

    比起三级生的惨烈,二级生就要平和许多,虽然近六十人被贬至三级,但是没有退学就已经是万幸,只是其中那几名军方出身的学员此时却是觉得脸上无光,一个个都低着脑袋。

    不过高兴的也是有的,比如说张杰。

    这个和剧情模式中重要角色同名的学员只是个普通的游戏玩家,乃是从蓬莱岛修真者扮演的npc口中提前得到了情报的考生之一,在这次迷宫中表现只能算是一般,但是在之前对抗特工的时候却是很出色,因此拿到了十几分的表现分,一举入围。

    “最后是一等生,王青,李民生,张国权,刘凤敏……你们六个给我滚去二级!特别是周怀,你丫堂堂一级生连半个小时都没达到,也不嫌丢人的!要不是事先没说,我真想把你丢到三级去!”韵仪瞪了一眼那个叫做周怀的男生,然后才继续道,“朱蓉冰,李峰……你们几个及格了,再接再厉。”

    说到这里,大部分学生都已经念完,而剩下几个没有念到的,脸上却是充满了兴奋。

    废话,能不兴奋吗?现在还没念到,不就意味着他们超过八十五分了吗?

    “咳咳。”韵仪走下台,冯雪拿着一张纸条走了上来,“首先,恭喜一下周琳、楚中天、沈惊蝉、楚青衣、俞飞鸿、安焕金六位学员,你们的总成绩达到了八十五分以上,现在跟我来拿你们的奖励吧,剩下的同学们可以自由活动了。”

    陷入巨大兴奋中的六个学生,想也没想就跟着冯雪走到了位于一楼的静室,不过刚一进门,安焕金就忽然被一条奇怪的锁链捆了起来,这个场景将剩下五人吓了一跳。

    “别紧张别紧张。”冯雪笑着摇了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慢慢的都早距离安焕金不足三米的举例,笑着问道:“你是自己说,还是我帮你说?”

    “我不知道师祖在说什么!”安焕金的脸上露出了强烈的疑惑,除了周琳,没有人看出有什么不对来。

    “我既然能把你绑起来,就证明我已经发现了问题,别的不说,你考试时候使用的镇定剂是哪来的?别跟我说你没用,要不咱们验个血?”

    安焕金闻言,脸上抽搐了两下,不过还是梗着脖子道:“考试又没说不让使用药剂……”

    “可是这场考试是临时通知的啊,既然你不知道考试内容,为什么会随身带着镇定剂呢?”冯雪说到这里,周琳立刻警觉起来。

    镇定剂这东西可不是特工常备的“玩具”,相比之下,肾上腺素、兴奋剂什么的才是应该带着的,不过如果有人随身带着镇定剂,那肯定不是给自己用的。

    “让我来猜猜看好了。”冯雪摇了摇手指,一张椅子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了他的身下,“你原本的任务,是抓一个学员回去当研究材料吧?不过因为自己成功进入了一级生的行列,所以打算多学些东西再完成任务?不过这次考试中作为奖励的神境功法,让你决定用镇定剂减缓自己的新陈代谢度过考核?话说你一定很惊讶为什么明明没有摄像头却还是会被发现吧?”

    说到这里,安焕金的眼睛猛然颤动了两下,看样子是猜对了。

    “那让我猜猜看,你是哪边的间谍呢?霓虹?米粒家?大毛?还是布里塔尼亚?总不可能是棒子吧?”冯雪每说出一个国家。安焕金的脸色就变上一下,说道棒子两个字的时候,更是剧烈的颤动起来。

    “棒子?”

    “才不会是棒子呢!”周琳忽然打断了冯雪的拷问道,“学院的学生我们都是经过了仔细调查的,像这种漏网之鱼,至少是已经潜伏了十年,甚至是由父母辈开始就潜伏在国内的,怎么可能这种询问就让他们暴露?”

    “呜呜呜呜!”安焕金闻言立刻挣扎起来,脸上充满了愤怒,但冯雪下一句话却让他直接一下子凉到了心里——

    “废话,我当然知道了,我这逗他玩呢!这可是间谍,稀罕货,就好像你遇到电话诈骗,难道不调戏两下?”

    “那啥,我们还真没这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