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二百零五章 形势
    “啊哈——搞定了?”冯雪打了个哈欠,脸上带着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嗯。”王先生点点头,冯雪便伸手一招,位于哈德森大街上空的一家无人机瞬间化作一团明灭不定的气流,消散的无影无踪。

    “行了,你这边也没我什么事了,我就先回了啊!对了,你搭顺风剑不?我把你捎回种花家。”冯雪踩着飞剑,笑着问道。

    “那,那就不必了……”王先生故作镇定的擦掉眉角滴下的冷汗,用力的摇了摇头,“我这边还要和各国代表商量一下幻神一号的问题,您先回去吧。”

    “哦。”冯雪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嗖”的一下便消失了。

    ……

    “外星人那边怎么样了?”不能细说的先生捏着胀痛的眉心,他已经等了半天了,但还是一点音信都没有,这让他感到有些不安。

    “先生,外星人的战斗力很强,我们现有的兵器完全对付不了……”秘书苦恼的说道,他在看到战报的时候,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一人之力击溃了至少一个团的军力,还不算那些个装甲车、机枪、迫击炮、狙击手之类的附加战力,现在他算是相信那真的是个外星人了!谁说他不是外星人他第一个急!

    “什么?我们出动了那么多军队也对付不了?”不能细说的先生也变了脸色,虽然落基山脉事件已经证明了修真者的难缠,但那也只是速度快而已,他本以为数千人的军力足够以人海战术拖垮对手的,没想到居然还是被突破了。

    “恐怕是这样,他以‘肉身’突破了我们用装甲车构成的防线,如今已经离开扭腰市中心,虽然他使用了一些类似于降低自身存在感的设备,不过似乎无法骗过人脸识别系统,如今他还在我们的监视范围之内。”秘书拿出一台平板电脑,上面标注着一个红色的原点——

    “目标似乎对于人类的视线具有很强的感应能力,所以无法通过跟踪或者通过摄像头实时监控,只能从监控录像上查找。”

    “……”不能细说的先生沉默了,他觉得自己这个位置大概是快做到头了,用力摇了摇头,道:“港口那边呢?其他郭嘉的外交官怎么样了,还能拖多久?”

    “这个……我的先生,扭腰港的外交官除了霓虹人之外都已经准备回国了,包括那些资本家也一样,现在还在闹的就是国内的商人了,比如果不死、雷明丹、毕盖思他们……”

    “回去了?”不能细说的先生脸上充满了诧异,“外交部的人究竟跟他们说了什么?”

    “不是,是种花家的外交官和他们签了什么协议,不过会议室的窃听器被排掉了,我们并不知道具体内容,霓虹外交官说可以和我们共享情报,也可以将国内关于修真者……也就是那些外星人的文献贡献出来,但是我国必须和他们分享成果。”秘书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霓虹外交官把这个条件交出来的时候,他就意识到,种花家的兔子绝对是商量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不能细说的先生有些气愤的敲了一下桌子,伴随着反震而来的痛感,他略微清醒了一些——

    “让cia出动水鸟,不需要耍花招,就直接和他谈,记得态度要温和,温和,明白吗?”

    “好的,我明白了先生。”秘书点点头退了下去,不能说的先生便再次陷入了苦恼之中。

    ……

    冯雪刚回国,还没来得及睡上一觉,闻讯赶来的周琳就敲响了他的大门。

    “喂喂,你这过分了吧?刚出差回来连个觉都不让睡,而且我还是义务工,连工资都没有,资本家都没你们这么黑好吧?话说我好歹也是纳税人来着的,没道理逮住我一个往死里用吧?”冯雪打开门,看到眼前的“少女”便是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台词砸到了脸上。

    对于冯雪的抱怨,周琳反倒是早有准备的样子,一点不符合她那副傲娇人设,就这么静静地等着冯雪说完,才妩媚的飞了个媚眼道:“抱怨完了?可以开始说正事了吗?”

    “想说就说呗!”冯雪朝着周琳丢出了两个卫生球,才让开位置,示意周琳进来说话。

    “话说我们放着米粒家那个邪修真的没问题?”周琳坐在桌旁,自顾自的倒了杯凉白开,才开口问道。

    “你这是替自己问的还是替郭嘉问的?”冯雪怪异的看了周琳一眼。

    “我自己想问的,怎么了?”周琳撇了撇嘴,她昨天问她老爹的时候,她老爹也是这幅表情,这让她很是不爽,自己好歹也当了几十年间谍了,难道还不如这个毛头小子有政治头脑?

    “那啥,可能你们军方的人性子比较直……”冯雪说到这里,周琳的脸色更怪了,她可是游走世界各地,从果不死总裁的秘书,到雷明丹董事的亲戚,什么角色没扮演过,居然说自己性子直?

    “总之,政治这东西,其核心就是用坏人的思路往坏的方向去琢磨,简单来说,你只需要把自己的良心全部喂给狗,然后想象最坏的结果,基本上就能得到答案了。”冯雪绕着弯子说道,周琳的却更迷糊了。

    “说人话!”

    “我说的明明就是汉语好不好?”冯雪翻了个白眼,才解释道:“这个邪修待在米粒家,所能造成的最坏结果是什么?请分别从米粒家民众,米粒家官方,种花家民众,种花家官方四个角度来回答。”

    “你以为是小学生的阅读理解啊?”周琳撇了撇嘴,不过稍微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才发现冯雪问的很刁钻啊!

    “米粒家人民可能是最倒霉的,因为他们可能不停地死人,不过按照目前的情况看,也就是每天几个而已,对于每天平均死个十几万人的世界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对于米粒家官方的话,是民意下降,人民凝聚力下降,官方信誉下降,最后导致国力下降,甚至有可能导致米元失去当今的地位。当然,对于政客来说,自己丢了政治生涯才是最坏的结果。”

    说到这里,周琳的眼睛已经亮了起来,因为她大概也明白了为啥大家都不着急的原因了——

    “对于种花家人民来说,最坏的结果就是那个邪修玩厌了跑来种花家,不过以米粒家现在的形式,估计过来得时候咱们就已经知道了,而且我们种花家有你们这些正道修士,根本不用担心,至于对于郭嘉最坏的结果,大概就是米粒家抓住邪修或者和邪修合作,得到了他们的功法了,可是你之前也说过,合欢派的功法要求很高,不具备扩散价值,最多也就是一些低级法术而已,而且还要精通中文、和种花家传统哲学,甚至比不上把幻神一号出口的危险性大……”

    周琳说着,忽然一拍桌子——

    “原来如此!仅仅只是放着不管,就同时打击了米粒家的国力,动摇了米元的国际地位,同时还牵引了米粒家的军力和注意力,接机将种花文化散布到世界各地,多方面增加了种花家的世界影响力!你们这些懂政治的人心就是脏!”

    “对啊,你自己都说的这么清楚了,还要问我吗?其实这就和为什么不把幻神一号卖给霓虹一样,不是因为和他们有仇,也不是因为他们嘴贱,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比较容易理解种花文化,卖给他们容易失去我们的优势,并且让其他郭嘉和霓虹拉开距离,就这么简单。”冯雪对于周琳那句“心脏”并没有出言反驳,只是很淡然的承认了下来——

    “好了,说吧,到底有什么事,别告诉我你就是为了问这种幼稚的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