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二百零八章 含霜接活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你是出租女友吗?”

    出租女友?那是什么?

    含霜堪比服务器的大脑快速运转着,出租这个词古代也有,至于女友这个词……字面上看大约就是女性朋友,不过朋友也可以出租吗?或者说,这个女友有引申义?比如说青楼女子?

    这么说来,出租的话大概就是指出条子(外出接客)?

    可是他是怎么看出来自己是青楼女子的?难道自己这身衣服不对?不,这一路走来这样打扮的女子不少……

    所以,这个女友应该是有别的意思?

    含霜考虑了片刻,最后还是决定先答应下来,就算真的是出条子,自己去给对方包个红包(技者认为碰到雏男是很吉利的事情)也不亏——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那个,我是昨天约好的冯海,你背后的二维码……”青年仍旧是有些害羞,听到这话,含霜才反应过来,之前那些用令牌付钱的人,似乎也扫过一个黑色的正方形图案,原来自己背后这个也是付钱的阵法?可是自己没有拿到钱啊?等等!自己这个图案是复制路上那个女人的,所以说其实少年约的是之前自己看到的那个人?等于说自己替别人干活了?而且还是白干?

    含霜心态一下子就炸了,不过好歹还是在封住表情的真元作用下憋了回去,淡淡的道:“那就找个地方吧。”

    “哦,那就先去我家吧。”男子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选错人了,这个妹子长得这么好看,怎么想都不是自己能高攀的啊!万一瞒不过老妈怎么办?可是让他放弃的话他又有点不甘心,毕竟看到这种漂亮妹子,谁还没有点弄假成真的想法呢?

    “家……果然是出条子吗?”含霜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不过还是跟在了青年的身后,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套出点情报来,对了,这件衣服也要换掉!明明打算从良的,没想到居然碰上了个半掩门!真他喵的晦气!难道我含霜这辈子注定就要吃这碗饭吗?

    跟着青年一路走来,含霜忽然发现自己居然跟着他进了一个院子,虽然没有之前自己进的那么大,但是也是个能住千八百人的大地方!

    “难道这小子还是个富家少爷?”含霜眯了眯眼睛,看着门口的门卫和他毫不客气的打着招呼,她有放弃了这个想法,一点尊敬都没有,怕是个小厮吧?

    话说什么时候家丁也敢从外面带姐儿回府里了?还是说,他其实是帮他家少爷或者老爷找的?这么说的话,倒是能理解他为啥那么害羞了!

    想到这里,含霜忽然有一种想要扭头就走的冲动,不过考虑了一下,还是叹了口气,自己逛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突破口,也许这就是命吧?毕竟再这么走下去,天可就黑了,从来没听说过有良家女子大晚上在外面闲逛的,与其弄得人尽皆知,不如就让一两个人知道……

    “滴!”看着少年将一个小牌子贴在墙壁上,含霜终于明白了那个玻璃大门究竟要如何打开,不过紧接着,少年却停在了一扇金属门前。

    “这是在等什么?这扇门是做什么的?后面不是有楼梯吗?”含霜脑子里闪过一大串问题,却还是忍着没有问出来,青年那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显然是早已习惯,也许这在这个时代是常识?

    伴随着含霜的胡思乱想,电梯的门打开了,看着那狭窄的空间,含霜有些不太情愿的钻了进去,青年按下了十二的按钮后,铁门关闭,随后这个年轻人忽然开口道:

    “那个,我老家就住在长安县,离这里不远,那个……”

    “他在说什么啊?和他老家住哪里有什么关系?”含霜被青年自我介绍给弄糊涂了,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难道所谓的出租女友,并不是出条子?”

    强忍着直接将青年魅惑的想法,含霜静静地听着他的介绍,慢慢对他有了些许了解。

    铁门打开,少年的话再次停了下来,这让含霜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看到交错而过的行人,她却忽然有些明悟——

    “这个老实孩子,是在害羞?”

    终于,青年停在了一闪铁门前,看着他掏出钥匙的动作,含霜终于弄明白了一件事情——

    这个院子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某个人的宅邸,而是按照房间,为单位的无数人共同居住的地方。

    “这不就和技术院校里姑娘过夜的房间差不多嘛?”含霜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跟着青年走进了门中。

    “那个,鞋就不用换了,喝点什么?”回到家里,青年忽然解放了似的,脸上那种怯怯的姿态也慢慢消失,变得自信了一些。

    “换鞋?难道这个时代到别人家里还要换鞋?”含霜看着青年换上一双拖鞋,终究还是没有客气一下,就这么走过了玄关,看着各种不知道用途的设备,总算是找到了自己认识的椅子和茶几,犹豫了一下该喝什么之后,她还是保守的道:

    “清水就好。”

    ——鬼知道这个时代还有没有碧螺春香片茶啊?

    “哦……”青年从饮水机下接了两杯水放在桌上,还没等含霜在心里感慨一下这个时代的水桶别致,青年便开口道——

    “坐吧。”

    听到这两个字,含霜忽然意识到机会来了,神识展开,确定这个房间内没有其他人之后,轻轻掐了个法诀,粉金色的光泽一闪而过,少年的脸立刻如喝多了一般红了起来。

    这也是她为什么一路跟了回来的原因所在,因为万一不能催眠周围所有人的话,自己的身份就有可能暴露。

    为了不影响青年的精神,含霜法力用的相当的少,因此她不想浪费时间,直接开口问道:“出租女友到底是什么?”

    “出租女友,就是雇佣女人假扮自己的女朋友回家过年,以应付父母的催婚……”

    “女朋友?原来是指未婚妻的意思吗?”得到这个核心词汇的意思,含霜终于明白了一切,脸上不由得有些泛红,但是在真元的压迫下还是憋了回去。

    趁着法术效力还在,含霜接着道:“将你之前定下的出租女友条件和我说一遍,然后跟我介绍一下这个房间里所有设备的用法,然后,将这个世界的常识说给我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