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二百零九章 戏精
    “原来这个时代技术院校是违法的……原来这个时代青楼已经消失了……原来这个时代的姑娘叫做明星……原来这个时代戏子已经不是贱业了……”含霜快速归纳着自己得到的情报,她对于那些个马桶、水龙头、热水器、空调、电风扇等等的家具倒是接受的很快,毕竟虽然达成的方式不同,但是追求方便与舒适这一点总是相通的。

    要说真正令她摸不透的,大概就只有智能机和电脑了。毕竟区区几分钟时间,想要把这玩意摸透还是难了点。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含霜拉着冯海回到了之前站着的位置上,挥手将自己踩出来的脚印清理干净,才回到了之前站着的地方,短短的几分钟里,她已经大概编好了自己的身份,虽然手机、身份证等现代人都有的东西自己还没有,不过凭借自己的媚术,这些并不难搞定。

    “额,那个,刚才说到哪了?”法术效力过去,冯海只觉得自己似乎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你刚才说让我坐下。”含霜用真元力牵引着面部肌肉,露出一个含蓄的笑容,轻轻地坐在了茶几侧面的单人沙发上,值得注意的是,她坐得非常靠前,只有四分之一的部分与沙发接触。

    “额,哦!”冯海以为自己是看美人看呆了,不由得脸色一红,坐在斜对着寒霜的位置上,有些尴尬的道:“我们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别到时候露出破绽。”

    “好的。”含霜点了点头,用冷清中带着丝丝诱惑的声线说道:“我叫吕含霜,你叫我含霜就好,父母都不在了,工作嘛……我还在上学,是古都音乐学院古筝专业的。”

    “……”冯海听着寒霜的介绍,本打算赞扬一下这个身份的方便性,不过考虑到这可能是真实的身份,又犹豫了下来。

    “我说完了,该你了,你父母如果问我的话怎么办?对男朋友的事情一问三不知可不行呢!”含霜调皮的笑了笑,不用说,都是演技。

    “男朋友……”虽然明知道是假的,但是冯海还是脸上一红,“那个,我叫冯海,刚毕业,就在朱雀琴行上班,回家以后会写小说,一个月大概有七八千左右的收入……”

    “你工作的琴行正好在我们学校的旁边啊!这样的话连遇到的借口都不用找了,直接说我去买琴的时候认识的就好了!”含霜一脸“好巧”的表情说道,这当然不是什么巧合,而是之前含霜就已经问过的,不然她也不可能知道在这个城市有这么一家教授乐器的学校。

    “额,确实挺巧的。”冯海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算是确认了下来,“那就这样吧,我老家就在长安县,距离这边才三十多公里,坐地铁两个小时就到了,明天中午我们出发如何?”

    “没问题,那我就先回去准备了。”寒霜点点头,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那个,这就要走啊……”冯海见状脱口而出,不过立刻就尴尬起来。

    “当然要走了!难不成你还想我留下过夜不成?”含霜看着冯海那副傻兮兮的模样,不由的调侃了一句。

    “不,不是,定金还没给你呢……”冯海闻言更尴尬了,不过含霜却仍旧保持着她那副开朗的人设道:“你就不怕我拿了钱就不来了?明天再说吧!”

    含霜说完,就转身出了门,她想要钱吗?当然想!但问题在于,她没有那个名为手机的令牌啊!

    之前的询问中她已经知道,这个时代几乎人人都有手机的,自己要说没有或者忘带了,那就太奇怪了!

    维持着那副端庄的知性美人姿态,含霜慢悠悠的晃出了校区,走在已经略显昏暗的大街上,她开始寻思着怎么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搞到一部手机。

    说起来手机本身很好找,直接在大街上捡一部就是了,毕竟寒霜又不是什么正派人物,这个时代既然还有小偷,那么偷点东西显然不会产生问题。

    可问题是,之前在询问那个叫做冯海的老实人的时候,已经从他那里知道这个时代的手机是需要一个叫做芯片的秘钥的,这个秘钥是类似于灵力网络的电子网络里注册的,如果不专门注册的话,很容易被人查出来。

    犹豫了大概十几秒,含霜终于下定决心——

    偷钱!

    ……

    “为什么不直接抓住她?是不是看她漂亮不忍心下手了?”含霜走后没多久,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美少女敲开了冯海的家门,看到他之后,便劈头盖脸的问道。

    “抓住她?你想的容易!那是个炼虚期的高手!全国的部队加起来都不够人家一巴掌拍的!我能蒙混过去都很悬的好吗?而且她很谨慎,身边一直挂着警戒法术,方圆百里只要出现修士她立刻就会逃跑。”冯海用力地靠在沙发上,哪里还有之前的那副怯懦。

    没错,实际上这家伙就是冯雪假扮的。

    郭嘉的效率比想象中还要高,仅仅半天时间,就锁定了含霜,不过这倒不是因为人脸识别有多么优秀,纯粹是因为她背后那个二维码。

    大搜查下,在同一个城市里发现了两件一模一样,连背后的二维码都一模一样的上衣,再一查,发现其中一个女人没有任何户籍资料,自然也就暴露出来了。

    因为考虑到地点处于闹市区,如果贸然开战很可能造成不必要的伤亡,大家讨论后决定将其引出闹市区再说。

    “那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放着吧?虽然目前还没有表现出危害性,但是……”

    “放心好了,如果是米粒家那边那种莽货我肯定直接就通知云渺师祖了,不过对于这个喜欢玩心眼的,我一晚上能骗上那个床八次!对了,村子那边搞定了吗?虽然我好几年没回去过了,但那毕竟是我老家,别害的乡亲们出问题。”

    “骗上那个床!你这家伙果然没安好心!”如果按照正常都市剧的节奏,周琳此时应该是这么吐槽的,但她毕竟是郭嘉人员,不至于跟个深闺怨妇白学家似的,只是点了点头,便回答道:

    “你那村子本来就已经没几个人住了,上头给了一笔安置费之后,就全都乐呵呵的进城了。”

    就在这时,周琳的手机忽然响了两声,对此周琳也不去查看,继续说道:

    “目标已经离开附近了,快跟我去认认门,现在启程的话他们还能在那边演练一下。”说到这里,周琳忽然严肃了起来:“虽然大家都已经做好了去死的觉悟,但你最好还是悠着点!”

    “放心好了,我又不是那种拿战士们的性命开玩笑的混账,对了,谁演我爸妈?”

    “我三哥和三嫂。”

    “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