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戏精初见面
    地铁上,两个人就默默地坐在那里,谁都没有说话,看着一副不知道如何开口样子的冯海,含霜心里再次加深了“老实人”的印象。

    “根据网上得到的情报,出租女友似乎也有可能转行成正牌女友的样子,不过似乎要得到对方父母的认可才行……”含霜把玩着手里的智能机,脸上略微露出了一丝不爽,虽然拿到了这个“玩具”,但她仍旧没办法使用支付宝或者微信,因为这个世界办理任何和钱有关的东西都要身份证的。

    然而自己一个火星人,哪里来的身份证啊!

    两个小时的相顾无言,两个小时的细细思索,终于在公交车止步的那一刹那消失了。

    “老家比较简陋,别见怪啊。”“冯海”带头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那种怀念的表情却是真实不虚,路上不时有一两个小孩子路过看到冯雪后却又叽叽喳喳的跑了回去。

    “阿海回来了啊?这是你女朋友吧?真俊!”路上,一个看起来四十来岁的大婶伸手打了个招呼,冯海略微楞了一下,便点点头道:

    “张婶啊!李叔身体怎么样了?”

    “还是那样子,一到阴天下雨就腰腿疼……”被冯海称之为张婶的大妈熟络的摊了摊手,冯海便打开行李箱,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递了过去——

    “这是托人从蓬莱学院那边带回来的通络丹,对李叔的腿有好处。”

    “真是的,这东西不便宜吧……可惜张婶没个女儿……”张婶的脸上露出一种小市民特有的市侩,接过瓷瓶笑着道。

    看着冯海和张婶的互动,含霜心里却是暗道:“居然真的是通络丹?看样子这个时代虽然修真基础已经普及了,但是炼丹方面的技术仍旧被大派垄断着……这么说来,我也许可以拿些药出来卖?不,不行,蓬莱学院一听就是蓬莱派的地盘,我要是卖药的话,来历说不清楚反而容易暴露……”

    告别了张婶,冯海的表情明显开朗了一些,看到他这副样子,含霜便适时的问道:“刚才那是谁啊?”

    “啊,张婶,我家以前的邻居,和城里不一样,乡下地方讲究远亲不如近邻,大家关系一直都不错,不过她丈夫的腿不太好。”冯海摊摊手道,“邻居也就罢了,一会儿见到我爸妈,可别像刚才一样傻愣着……”

    “我知道的!”含霜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冯海立刻露出了迷醉的神色,这让她感到颇为舒服。

    伴随着两人越发靠近村庄,路上碰到的人也越来越多,含霜渐渐发现这个冯海真的是和村子里的人很熟,大人见了谁都能聊两句,年龄小的也会发一些糖果。

    “我好几年没回来了,想不到这些小家伙还记得我。”看到含霜的表情,冯海随口说道,虽然这么说,但他的心里还是捏了一把汗。

    大家都知道小孩子是最不会演戏的你要是不告诉他们,让他们本色演出,那么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他才不是我爸爸”、“我第一次来这个村子”之类的泄密事件,可若是告诉他们,那就等着露馅吧!

    好在来之前跟云渺师叔祖要了一把还童丹,不然这里还真是麻烦的紧!

    还童丹,顾名思义就是吃了以后会变成小孩子的丹药,不过并不像美颜丹、驻颜丹那样能用就改变外貌,而是超过一个月就会变回原状,虽然不知道历史上那位祖师是在什么心态下发明的这种年龄欺诈药剂的,不过至少在这一刻,发挥出了正面的效果。

    “小孩子最单纯了,你对他们好他们才会记住的!”含霜笑眯眯的回答道,心里却再次给冯海挂上了“好人”的标签,看他的眼神,也越发的不对起来。

    好在“真元改颜大那个法”的效力足够持久,否则这一下怕是要变出一张痴女脸了。

    ……

    “我们村子叫大柳树村,因为古代人迁移的时候,会随身带着家乡的一根树枝,选定移居的地方之后,就会把树枝插下,如果树活了,人们就会围绕着这棵树建立村落,我们这个村子带的是柳枝,所以就叫这个名字了……只可惜现在那颗树已经枯了,不过村子里的柳树基本上都是那颗树的后裔。”

    虽然对于这种古老的习俗,含霜比冯海知道的要清楚地多,但她还是维持着淡淡的笑意,耐心的听着冯海的讲述。

    “阿海回来了!”就在二人走到一座宅院前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女音从门内传出,紧跟着,一个看起来五十来岁的女人便冲了出来,在冯海的面前猛然站定,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妈,我回来了,这是我女朋友,你叫她小吕就好。”冯海眯起眼睛,满脸笑容的说道。

    “额……我还以为你是逗我玩的呢!”中年妇女看着含霜,明显楞了一下,表情有些古怪的说到。

    “这种事情还有开玩笑的?对了,我爸和爷爷呢?”冯雪咧了咧嘴,一副“你真是我亲妈”的表情,中年妇女却是没好气的摊摊手道:

    “打从你把那个幻什么的游戏机送回来,他们就天天栽在里面,现在还在那玩着呢!”

    “喜欢玩就让他们玩呗,年轻时候没怎么享受过,年龄大了也多放松一下,你也是,有什么想玩的,就跟我说,我现在自己也挣钱了,不需要你们再去劳心劳力的……”冯海嘟嘟囔囔的说了老大一串,中年妇女却是不在意的挥挥手道:

    “你猜工作了几年?写小说能算是什么稳定的收入?赶紧找个正经活计才是真的!再说了,你那点工资,想买个房都困难,这年头没房没车哪家姑娘愿意嫁给你……啊,不好意思,我不是说你啊小吕……”

    “没关系的阿姨,房子什么的都无所谓,租的也不要紧,只要有个能住的地方就好了……”含霜乖巧的笑了笑,中年妇女脸上立刻露出了看儿媳妇的表情——

    “能遇见你我家阿海真是积了八辈子德了!快进来,别在门口站着,别人看见还以为我不让进门呢!”

    将含霜让进屋里,中年妇女却忽然凑到冯海的耳边,用很小的声音道:“你让阿琳怎么办?”

    虽然妇女已经竭力压低自己的声音,但含霜好歹也是个炼虚期的修士,这句话被她丝毫不差的听进了耳朵,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灿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