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飙戏吧,戏精!
    “额,你是怎么让她以为你是雏男的?我记得你的资料里,没少去大保……”周琳看着含霜的纸鹤,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饶是冯雪的厚脸皮,也略微红了一下。

    “和室女不一样,雏男判断的标准就只有元阳之气一条而已,换句话说,只要在丹田存住一股符合自身寿命的阳气,就会被视作雏男,顺便一提,这个纸鹤上写的那个所谓的门中炉鼎应该是个纯阳体质的幸运儿,这种人不管啪多少次,都和第一次一样,当然,也要营养跟得上才行。”

    周琳本来是想恶心冯雪一下,谁知道冯雪居然一本正经的解释起来,这让她这个老室女顿时有些无力,好在多少也是干特殊工作的,总归不会说这么点东西就脸红,只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便继续道:

    “不过你把人家报信的纸鹤拦下来,被发现了怎么办?”

    “谁说我要拦下来了,这不是还要再发回去吗?”冯雪伸手点了点,那张金色的纸便再次叠成了一只纸鹤。

    “喂喂,真的假的?就算是几千年前的古人都知道上封漆呢,难道这金凤阁傻道连暗记都不上一个?”周琳的脸色变得鄙夷起来,冯雪却好像看傻子一样——

    “你该不会以为我不知道吧?”

    说着,冯雪抖了抖指尖,一枚淡粉色的印章便凭空跳了出来——

    “忘了我修炼的是‘多宝玄天功’了?这功法别的不多,就宝贝多,只要我想得到,啥玩意都能弄出来。我之前见过没开封的样子,把灵力波动复制一下伪造个印章很难吗?”

    冯雪说着,用那粉色的印章在纸鹤翅膀上轻轻地一戳,这金色的纸鹤便立刻灵动了起来,嗖的一下化作一缕粉金色的光芒,消失在了天际。

    “……”周琳考虑了一下冯雪给出的方法,眼角略微抽搐了一下,学字头那帮子老学究拿到功法半年多了,才刚刚弄明白灵力是一种波,结果你现在告诉我主动调频并且复制很容易?你这就好像在说虹膜、声纹之类的加密很容易破解似的。

    周琳半张着嘴,愣了半晌才总算吐出一句话来——“你们文明等级高,你们厉害!”

    ……

    “小吕,辣的能吃的惯吗?”傍晚,“冯海母亲”站在灶台旁,笑吟吟的问道。

    “阿姨按照平时的做法来就好,我不挑的。”含霜乖巧的说着,手中拿着菜刀帮忙打着下手。

    虽然不怎么会做饭,但是凭借返虚期修士的控制力,刀工却是一流的,她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伴随她的表现,冯海的母亲对自己也越发的满意起来。

    得到了这份鼓舞,含霜也变得越发殷勤起来,眼睛笑得没有了。

    “狐狸精!”周琳走进院子,看到含霜大献殷勤,不爽的切了一声,这一切当然也被含霜收进了耳中,不过竞争对手越是生气,她就越是开心,甚至恨不得周琳骂的再大点声,好让“未来婆婆”也听进耳朵。

    拥有丰富宫斗经验的她很清楚,这种女人间的战斗中,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失态,一旦发火,那就前功尽弃。

    女人是一种天生就会演戏的动物,更何况眼前这俩更是戏精中的戏精眼神一对,周琳就知道对方不好对付,立刻收敛起那副几乎挂在脸上的厌恶,带着邻家女孩特有的甜美笑容走了上来——

    “阿姨,今天做什么啊,我来帮你吧!”

    “好啊好啊,阿海最喜欢吃你做的松鼠鱼了,不知道这几年退步了没有……”冯海的母亲笑嘻嘻的说着,含霜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因为她忽然意识到,自己一个天降系居然选择了青梅竹马最擅长的战场,是自己大意了吗?

    “不,我还没输!”含霜不着痕迹的扶了扶案板,“咚咚咚”的切菜声有节奏的响起,那种看似平淡,却又带着奇特的韵律,以至于让人不自觉的就会被吸引过去。

    如何利用声音、香气、动作、神态在看似不经意间吸引别人的注意力,这可是青楼女子的本能!

    “小吕是哪儿人啊?”冯海的母亲莫名的被含霜吸引了过来,扭头看向她那熟练的刀工的同时,也不由自主的问道。

    “我是金陵人,不过父母去的早,一直在古都生活,之前导师带我们去琴行学习挑琴的时候认识的阿海……”含霜轻轻的答道,语气里非常微妙的带着一种看似隐藏的很好的失落与哀伤,适时的引起同情也是很重要的手段。

    “可怜的孩子……”冯母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愧疚的样子,虽然不知道“计划通”这个词,但是含霜此时的心里特征应该可以用它来形容。

    “对了,你和阿海处的怎么样?有结婚的打算吗?”冯母此话一出,含霜心里立刻大喜,而周琳却是适时的发出轻声的哀鸣,同时笑声咳嗽两下,试图重新将冯母的注意力拉回去。

    “太天真了!到底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片子,用咳嗽声吸引注意力是要处在优势方的时候才能使用的手段,不然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含霜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下周琳,顺便用真元逼出两团红晕,做出一副有些害羞的样子——

    “那个,如果伯父伯母没有意见的话,开春就可以……”

    说到这里,仿佛羞到了机电一班,甚至扭过头躲开了冯母的视线。

    没错,这才是正确的做法,这种时候,如果故意捂住脸那就太浮夸了!

    “伯母!番茄酱是不是用完了?”周琳那充满了酸味的声音猛然想起,冯母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好笑的神色,不过却装作没发现的样子,打开了柜门,非常浮夸的道:

    “啊呀,确实是用完了,这下麻烦了,我让阿海去买吧……”

    “不用了不用了!我去就可以了!”周琳连忙挥挥手,转身就冲出了厨房。

    含霜见此,脸色猛然一变,这种危机感她再熟悉不过了!

    因为曾几何时,她也玩过这一手——

    这丫头打算截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