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问话2
    “你根本不是老实人!”含霜眼泪汪汪的看着冯雪,那股子幽怨劲甚至让冯雪觉得,这货如果死在这里,怕是要便成厉鬼的说。

    “我也没说过我是老实人啊?”冯雪咧了咧嘴,他心里也刺激着呢,要知道,眼前这可是个炼虚期的大佬,自己一个化神期居然把她坑了,甚至还活捉了,这里面可不只是个越级的问题,他喵的还越了两道劫呢!

    说起来冯雪之所以能以化神期修为制住炼虚期,并不是因为他神魂比较强,实际上要论神魂,他这个没经过修炼的家伙压制一下地劫之前的修士还行,可是一旦度过地劫,那就是一种质变,他的量再大也压不下人家精炼到极点的神魂力量。

    要明白冯雪怎么越级封印含霜,就不得不特别介绍一下冯雪封印含霜的这个法术了。

    这个名为千丝锁魂的技能其实很简单,但凡是拥有灵力的修士都可以使用,但是能够达到千丝境界的却寥寥无几,而冯雪用来,可不是千丝,而是亿丝!

    所谓千丝锁魂,就是将自己的真元化作无数缕不同属性的细丝打入敌人体内,从而顺着对方的经脉、血管、神经等等身体组织,最终涌入紫府,封印法相,禁锢真元。

    这个法术无视境界,只看你对能量控制力有多高,真元属性有多全,而想要解开也很简单,只要按照对方打入紫府的能量属性,配伍出反向的属性,在同时中和掉全部的封印线条,就能够解除封印。

    而冯雪,恰恰是最适合使用这个能力的人,先,天道之体让他拥有十种真元属性,这样一来,两两搭配,三三搭配,到最后的十种全有,再根据阴阳配比,份额不同的差别,又有三分金四分土,两分水六分木等等无数种组合,最后可以得到无量之数的不同搭配,可以说冯雪之前喷出的每一粒米青都携带着数十上百种真元搭配,在【算·分宝岩】那恐怖的计算能力下完美的配合起来,连反制的机会都不给含霜,就让她直接歇菜。

    而之后,想要解开那多大数百上千亿种完全不同的真元搭配,且不说含霜她能不能弄出这么多的灵力搭配,单是同时驾驭这海量灵力丝的计算力就是她难以逾越的障碍。

    不过真正让含霜惨遭封印的,除了有心算无心之外,最重要的便是她自己解除了真元防御。

    一般情况下,炼虚期修士即使只是靠体表流动的真元防御,都不是化神期的修士能够突破的,但是为了能让“冯海”切实破坏掉那一层膜,含霜只能撤掉了真元的自防御。

    然而这一撤,就让冯雪有机会顺着含霜特地为他开启的“小门”大举入侵。不然以冯雪的能力,还真就没办法把千丝锁魂打入她的体内。

    “行了,衣服穿好,我还有事要问呢。”冯雪顺手往房子里丢了几个清洁术,好让人难以还原这个房间里究竟生了什么,随后才拎着一脸乖巧的含霜走了出去。

    ……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各位戏精却还都处于演戏状态,特别是周琳,此时正趴在餐桌上,也不知道是真晕还是假晕。

    “你打晕她用了多大力气?”冯雪伸出手指戳了戳周琳的脸蛋,见她丝毫没有醒来的念头,不由得开口问道。

    “因为是蓬莱的弟子,我用了大概能对化神期产生作用的晕眩术。”含霜此时一脸柔弱的样子,乖巧中透着可怜,饶是冯雪之前的经历已经让他判定了含霜的戏精本质,但他还是不可避免的从心底生出一丝怜惜之情。

    “行了,别跟我使媚术,不然吃亏的只能是你自己……额,好像不对,你似乎是憋了很久的样子……”冯雪咧了咧嘴,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掐了一个法诀朝着周琳丢了过去。

    不过很遗憾,她只是抖了抖身子,便继续昏迷过去。

    “我怎么说也是炼虚期的修士,法有元灵可不是吹牛的,虽然被你隔断了真元出体的能力,但是想要唤醒她也是不可能的,以我昨晚的力道,大概要明天早上才能醒过来吧。”含霜轻轻地解释着,冯雪也只能摇了摇头,这可不是他不想救,读者老爷可以作证是他救不了。

    “好吧,那现在就咱俩,来聊聊吧,你杀过多少人?”冯雪拎着含霜回到卧室里,顺便丢了个隔绝探查的结界出来。

    “……”含霜犹豫了片刻,“炼精化气时期,杀过二十三个少阴门的新人,炼气化神杀过十二个白骨宗的弟子,练神返虚杀过三个枯荣观的同级……”

    “谁问你邪道了,我说的是普通人,婴儿,妇女,杀过多少?”冯雪瞪了她一眼,严厉的问道。

    “那个……师兄误会了,在火星凡人可是宝贝,就算是要处死的婴儿也轮不到我们动手,自由需要练功的人处理,比如血煞教需要血气、怨气,所以杀人的活都是他们包的,玄冥道需要用满月婴儿炼制法宝,因此会挑选一些生辰八字合适的养到满月,合欢派需要女性炉鼎,自然要挑一些天资不错的女婴,至于我们金凤阁,没有这方面的需求,自然……”

    “你要是不说实话那就别怪我不念及旧情咯……”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冯雪和含霜哪有什么旧情啊……额,等等,一日夫妻百日恩,也许算得上旧情吧。

    虽然冯雪并没有看穿炼虚期大修士是否说谎的能力,但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含霜说她没杀过普通人,这个他是绝对不信的。

    “……”含霜犹豫了片刻,似乎是考虑了许多之后,才喃喃道:“郎君想要保我?”

    “别叫我郎君,我也没打算保护你,你的待遇和你是否配合有关。”虽然冯雪这么说,但含霜却仿佛得到了什么承诺一般,叹了口气道:

    “要说普通人,我也确实打死过那么几个,都是我派中饲养的仆役,不过也就两三人而已,毕竟养仆役也是要花费资源的,就这几个人我也心疼了好久呢……”

    “而已?心疼?”冯雪冷笑了两声,不过最后还是摇了摇头,火星上凡人是个什么地位他用屁股都能想得到,略过此处不谈,冯雪转移话题道:

    “既然连凡人都这么珍惜,你为什么杀过那么多修士?不是说邪修都是奉行精英政策吗?好不容易万里挑一的弟子就这么杀了,那些门派没报仇?”

    见冯雪不在谈论凡人,含霜倒是有了精神,浑不在意的吐出一句有些残酷的台词来:“正是因为奉行精英政策,才要淘汰掉那些不是精英的弟子啊。”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