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二百二十章 杀青
    从晕眩中醒来的周琳强行压制住想要睁开眼睛的欲望,这是她多年特工生活中已经渗入本能的习惯。

    像她这种特殊工作者,都是经受过酒精耐受训练的,特别是在修真之后,想要酒精还没来得及发挥作用,就已经被身体代谢完毕了,除非直接拿着生命之水往下灌,否则断然不会出现醉倒的情况。

    意识操控着体内的灵力聚集在双耳,方圆数百米内所有的声音在一瞬间涌入了她的脑海。

    大哥和大嫂聊天的声音,三哥和侄子吵闹的声音,还有老爷子开机准备进入游戏的声音,尽数映照在她的心头,这让她瞬间松了口气。

    “还在村子里,看样子那个邪修是懒得和我再拼下去所以干脆用法术把我打晕了?”周琳慢慢睁开眼睛,轻轻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仿佛宿醉一般的晕眩感笼罩着自己的脑袋,即使是自己的木灵力也难以驱散。

    “可恶……对了,没有感觉到冯雪和那个邪修的声音,她该不会抓着冯雪跑了吧?”想到这里,周琳的脸色立刻就是一变,站起身来,晃晃悠悠的就朝着冯雪的房间冲了过去。

    “门没锁……”周琳捏住门把手的瞬间便了解到了门锁的状态,拧动把手的同时,嘴里还装模作样的喊道:“海哥,该起……”

    “轰!”

    “轰!”

    “轰!”

    “轰!”

    们打开的瞬间,一柄飞剑正好砸中了门边,将整扇门削去了大半,同时进入隔音结界的周琳也听到了这仿佛正在接受轰炸般的巨响。

    房间内此时已经一片狼藉,床铺,衣柜,灯泡,书桌,但凡是突出来的家具此时都已经尽数化作了碎片,最小的仿佛齑粉,最大的也不过巴掌大小。

    伴随着一声声巨响,家具的残片也在到处翻飞,却又被两人有意识的局限在了这房间之内,若非周琳推开木门,那木门也不会惨遭分尸。

    周琳似乎是被眼前的这一幕给镇住了,直到一块拳头大小的木片拍在她的脸上时,她才反映了过来,而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冯雪却已经将含霜钉在了地上。

    “这是个什么情况?”周琳揉了揉眼睛,看着正在用观想出来的绳索捆住含霜的冯雪,总觉得充满了不真实感。

    “还能什么情况,抓住了呗!”冯雪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故作轻松的说到。

    “啊,抓住了?抓住了就好。”周琳愣愣的吐出几个字来,转身对着门外喊道:“不用演了,人抓住了!”

    这一句被灵力包裹着扩散出去,转眼便覆盖了整个村子,家家户户的戏精听到,几乎是同时停止了尬聊,就连正准备进游戏的人也被身边的同伴揪了出来。

    “你们,你们真是太坏了!”含霜看着这一片戏精,脸上露出了欲哭无泪的神情,就在刚才,她还以为这村子只有冯雪和周琳是卧底来着的,没想到整个村子都是戏精啊!

    “怎么能叫坏呢!特工的事,能叫坏吗?”冯雪默默地吐了个槽,看了看被自己毁的不像样子的房间,装模作样的道:“需要我把房间恢复原状吗?”

    周琳闻言,立刻一惊,开玩笑,这可是了解之前战斗过程的重要凭证,同时也是分析冯雪战斗力的有力证据,怎么能够就这么随便破坏呢,于是连忙挥手道:“不用不用,你负责人员押送就好,至于这点小事,我们有专门的后勤人员。”

    “没关系,她的真元已经被我封住了,除了我以外,你就算把整个蓬莱的修士都弄过来都不一定解得开,谁押送都是一样的。”冯雪当然明白周琳在想什么,就好像逗猫一样说到。

    “还是交给后勤人员吧,我也想听一下你怎么抓住她的,我记得米粒家那个修士比你高三个级别吧?难道这个修士比米粒家那个弱那么多吗?”周琳话已出口,冯雪还没说什么,寒霜就立刻炸毛了——

    “胡说什么?贾永峰那个白痴哪里比我强了?真打起来我能打他三个!要不是……要不是天道之体,我一个小拇指就能把你们全按死!”

    “额?”周琳这下可吓着了,米粒家那个修真者都闹了一个星期了,到现在为止米粒家还没有任何对应办法,除了没办法在闹市区使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外,就连小范围毒气弹之类的化学武器都用过了,这么想想,冯雪的战斗力评估似乎也要提一下了……

    “听到了?”冯雪看起来有些洋洋得意,鼻子都顶着天了——

    “我可是天道之体,天道之体懂不,就是阴阳五行俱全,千丝锁魂这种封印技能就是专门为我准备的……啊,抱歉,你可能不知道啥叫千丝锁魂,不过不要紧,无限世界里有,你去问问你爹就知道了。”

    “嘎嘣,嘎嘣……”周琳被冯雪的态度气的有些牙痒痒,不过还是心平气和的说到,“具体的我们路上再说吧。”

    “行啊!”

    ……

    冯雪和周琳带着含霜坐专车朝着古都驶去,而剩下的特工们则开始处理首尾,冯雪之前战斗过的危房中,周老爷子和他的两个儿子正站在这里。

    “老爷子,您怎么看?”

    “精妙的控制力,至少我是没办法在这种烈度的战斗中还能把战斗范围局限在一个小房间里的。”周老爷子的脸色有些凝重,在无限世界中,他见识了不少高手,但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从这些战斗痕迹中看出很多的东西。

    “但是为什么会把战斗局限在房间里呢?”之前扮演冯海父亲的三儿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冯雪那边大概是不想伤到我们,至于那个邪修,大概是担心动静太大引起骚动吧。”大儿子皱了皱眉,如此猜测道:

    “以这个邪修的行事风格,和米粒家那个完全不同,应该是打算融入现代社会后再徐徐图之的类型,所以比较保守吧。”

    “不过最奇怪的是这个房间里全部都是物理性质的攻击,完全没有施展过法术的痕迹,难道说这个邪修是体修?可是那副样子怎么看都不像……”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以貌取人,蓬莱学院的体修教官看起来还是个一米三的小丫头呢!行了,我们也别在这碍事了,分析什么的等取样完成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