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开始下套
    “人给你了,不过想要传讯的话要解开她身上的封印吧?你确定她不会逃跑?”周琳脸上一副气呼呼的样子站在车站门口,在她身旁便是满脸笑容的含霜。

    “放心好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已经解开封印了吗?你看她跑了吗?”冯雪摊了摊手,周琳猛地便后退了两步,如果仔细看的话,她的瞳孔甚至都放大了几倍。

    “你要是再开这种玩笑我就跟你拼了!”周琳扭过头,见含霜没什么变化的样子,才松了口气,谁知道含霜忽然转过身来,用充满了恶意的气势压了过来:

    “才不是开玩笑哦!小郎君是真的把我的封印解开了呢!”

    “你疯了!难道说你这家伙其实是假扮的?”周琳立刻按下了兜里的报警器,不过本应该立刻想起的疏散警报却没有半点动静。

    “你那个小玩具怪扰民的,人家帮你屏蔽了哦!”含霜对着周琳抛了个恶意满满的眉眼,周琳都快哭出来了——

    “你是不是被这个女人迷惑了啊!怎么可以解开她的封印呢?”

    “行了别吓唬她了,我们还有正事呢!”冯雪伸手拍了拍含霜的肩膀,她便立刻换了副面孔,变得雍容大方起来。

    “既然相公这么说,那就放你一马。”含霜意味深长的看了周琳一眼,捏了个法诀,一柄粉金色的飞剑便落在了她的身前。

    “放心好了,现在让她帮忙是给她机会,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表现,难道跑回火星和一帮子女表砸抢男人玩宫斗吗?”冯雪笑着踩上飞剑,俩人刷的一下消失在了原地。

    “会飞了不起啊?”周琳瞪着大眼睛,愤愤的跺了跺脚,就这么钻进了身后的车里。

    ……

    “啊……小郎君……嗯……你终于舍得来接我了!”天空中,含霜一边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娇那个喘,一边柔声说到。

    “别说得我好像是你什么人似的。”冯雪一边享受着任何大宝剑都无法提供的剑震(大雾),一边正色道。

    “呵呵,嗯,没错,就当做是那什么……嗯,对了,炮那个友对吧?”含霜感受着涌入自己身体里的力量,脸上露出了满足的潮红。

    “嗯,是这个词,看来你这段时间不只是在被拷问呢……对了,身上没被放什么奇怪的东西吧?”冯雪轻轻拥着含霜,享受着她独到的技巧,这辈子见过的技师里,含霜绝对是最顶级的,不,实际上含霜已经可以和海豚比较技术了。

    “那边并不禁止我上网呢,只是不让我发帖而已……至于那些小东西,你解开封印的时候我就破坏掉了,那么明显的雷法波动,就好像是在耳朵旁边飞的蚊子似的!”含霜嘴里说着一本正经的话,脖子以上和脖子以下仿佛是两个人一般。

    “对了,他们都问了你什么?”冯雪轻轻地点点头,不过因为身体也一直在点,所以看不太出来。

    “就跟你当初说的一样啊,荧惑是什么社会结构,邪修们的生活方式,还问了一些关于功法的问题,不过我用师门禁制的借口对付过去了,别说这么煞风景的事情了,我们继续吧……”

    ……

    两个小时后,冯雪和含霜衣着整齐的坐在一家咖啡厅包间里,开始讨论正事。

    “按你说的这么写就可以了吗?”含霜拿着一张粉金色的书页,上面以金凤阁特有的灵力书写着一行行的文字。

    冯雪远远地看着纸上的文字,生怕不小心沾上自己的气息,就这么有些费力的看完了那一连串的小字之后,他才点了点头道:“嗯,就是这个感觉,不过,你们金凤阁有什么特殊的暗号吗?就是那种就算写在信纸上,别人也注意不到,只有自家门派才看得懂的那种。”

    “有是有,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保密性其实已经很低了,如果对方抱着可能有暗号的想法排查,很容易就能看出来的。”含霜皱着眉头说到,毕竟在小圈子里一起生活了几百年,中间哪个门派都死过不少人,被搜个魂夺个魄什么的真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了。再加上近些年组成联盟之后,根本没有用得到暗号的地方的,毕竟火星上就那么点人,你还想当个卧底或者间谍还是怎么滴?因此各门各派的暗号基本上也都要变成样子货了。

    谁知冯雪闻言却是笑了起来:“没关系,要的就是这种感觉,不过你尽力伪装的像一点,尽量别被人看出来了就行了,然后用暗号这么写……”

    “咯咯咯……”含霜闻言,立刻发出一连串娇笑,“小郎君你还真是坏呢!不过人家就喜欢你这种坏坏的感觉!”

    “别,说好了就是炮那个友的,不玩感情,玩不起。”冯雪正色的说着,含霜却没有半点意外,反而直接靠了上来,“那就谈谈炮那个友该谈的?”

    “先把正事做完!”冯雪白了含霜一眼,却是任由她的小动作继续着,不得不说,这金凤阁的技师就是厉害!

    “奴家知道啦!”含霜左手坐着小动作,右手却轻轻点着信纸,一小串淡淡的粉金色便慢慢的融入了信纸之中,以冯雪的眼力竟然看不出丝毫的变化来,不过就在含霜的动作将要完工的时候,冯雪忽然颤了一下,含霜脸色就是一变——

    “啊呀,不小心沾上小郎君的气味了呢!”

    “没关系没关系。”冯雪舒服的抖了抖,“反正就是一点点气味而已,再说了,这样才显得真实嘛!”

    “说的也是!”含霜伸出小巧的舌尖,轻轻地舔舐着自己的左手指尖,那种强烈的视觉刺激令冯雪几乎瞬间跳过了贤者时间。

    “行了,赶快把事情办完,接下来还要做其它伪装呢!”冯雪对着含霜丢出两个白眼,含霜却毫不在意,只见她将那张写满了字的纸折成了一个小小的纸鹤,轻轻一吹,那纸鹤便化作一道粉金色的流光,转眼之间,便消失在了天际。

    “传讯纸鹤大概三天能到,这三天,就好好布置一下吧!”含霜嘴上这么说着,但是那种言外之意,令冯雪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想法。

    给了含霜一个脑瓜崩,冯雪站起身来:“先把正事办完再说,这次时间比较充裕,选址最好偏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