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713章 好消息
    曲沫化了好妆,换了衣服,一副精致干练的女强人模样,偏又还那么年轻。

    背着身,微微弯腰。

    一边收拾着要带去的东西,她一边对仍然躺在床上的郑忻峰说:“我出去办事了啊。你累的话先继续睡吧,睡醒饿了就叫客房送餐,放心,我都帮你点好了。”

    这角色、情境,画面,再加温言软语,体贴照顾……

    大清早的,郑忻峰一声不响就爬了过去,从后把媳妇儿抱住了。

    “别闹,哎呀你……我这刚整理好呢。”

    曲沫掰他手臂,温和挣扎了几下,发现没用,只好转身突然一下用力把人推回床上,板起脸说:“麻烦郑秘书注意一下你现在的身份。”

    “哦。”郑忻峰:“忘了跟你说了,其实我自己做的角色定位呢,是一个色胆包天的秘书……呵呵,大不了就被开除呗。”

    曲沫:“……那好,你现在被开除了。”

    拎上公文包,曲沫站到镜子前,无奈地整理着被弄皱的衣服,同时竭力保持严肃说:“对了,你要是实在嫌闷,想出去转转,可以打床头写的那个电话,我帮你找了个留学生,他可以带你出去玩。”

    “还有,记得别自己乱跑,否则丢了我可不管。”

    “……”

    她这么板着脸仔细交代着。

    郑忻峰莫名听出来一种乡下孩子第一次跟妈妈进城的感觉。妈妈要办事,所以你乖乖的。

    “都什么啊,不行,我要跟你一起去。你等我,我很快就好。”郑忻峰跳起来冲进卫生间直接对着水龙头捧水洗脸。

    曲沫站门口无奈说:“你也去?你又不会英语,也帮不上忙。”

    “这么说就过分了啊,沫沫……不,曲总。”郑忻峰一边刷牙,一边口吐白沫含糊说:“我……我可以帮你拎包啊。”

    曲沫忍不住笑了起来一下,“那样你会很闷吧?而且我是怕你累了啊,不识好人心。”

    “我会累?我一向都龙精虎猛好不好,不信曲总可以问我家沫沫,反正你们也认识。”郑忻峰漱了口,回头接着说:“既然这回被要求单独跟老板出差,我就是有心理准备的……”

    “……”实在是拿他没辙了,曲沫叹了口气,“那你快点。”

    “好的,曲总。”

    郑忻峰麻溜儿穿裤子,穿衣服,最后拿着领带走到曲沫面前,双手把领带捧着,说:“麻烦曲总……在家都是我老婆帮我系的,我自己不会。”

    “哎呀,你不要再演了啊,混蛋……我这突然心里有点难受,就好像你真的出轨了一样……”

    曲沫说着似乎也有点儿进入角色了,就连眼神里都透着委屈。

    这,郑忻峰就没法理解了。“可是我的出轨对象,不也是你么?”他说:“你难过个屁啊。”

    “就难过……哼,勒死你。”

    曲沫骂了一句,把手上的包递给他,帮他把领带系好。

    出门坐车。

    郑忻峰拎包坐着,难得老实了一会儿,突然很认真地说:“沫沫,我刚想了想,我这个英语,真的应该好好学一下了。”

    “嗯,是啊,我都跟你提了多少遍了。”

    就学英语这事,曲沫自己就是现成的老师,而且之前也提过很多遍了,无奈郑忻峰一直都不上心。

    原先她还犯愁呢,好不容易见到郑忻峰自己“醒悟”,一时心里有些欢喜。

    郑忻峰:“那你会教我吧?”

    “那肯定啊”,曲沫开心说:“只要你愿意学。”

    “愿意,肯定愿意。就是,我们平时都那么忙……”郑忻峰神情似乎纠结了一下,跟着有了主意,豁然开朗,“要不这样吧,沫沫,咱们把学英语和生活结合起来,以后在床上,你就只说英语……”

    “……”曲沫转过头,气鼓鼓地瞪着他。

    “怎么了?”郑忻峰无辜地问。

    “无耻之徒。”曲沫说:“到了,下车。”

    郑忻峰点头,神情一敛,换了一个人。

    生活中的很大一部分时候,郑忻峰都是爱胡闹和不靠谱的,但是真的面对生意,他又有着天才的敏感和冷静。

    所以,到计划真正去实施的时候,谈,虽然都是曲沫在谈,但是每一个关键的点,她都会征询郑忻峰的意见。

    …………

    中英时差约7个小时。

    那边郑忻峰和曲沫早起出门的时候,江澈这边已经睡完午觉了。

    空调房并不让人感觉舒适,午睡睡醒感觉嘴苦,脑子昏沉。

    但是对比深城提前到来的炎夏,终归是好多了。

    喝了半杯冰箱里储备的自制柠檬水,感觉精神好了一些,江澈在沙发上坐下来。下午没课,他想着看会儿书准备考试,翻了几页后停下来,发现脑子里一片空白。

    “铃铃铃。”

    座机电话响了。

    “喂,哪位?”

    “喂,江老师……我是周映。”

    “啊,是小周映啊。”

    江澈一下不论神情还是语气,都变得喜悦起来,他至今坚持叫小周映,尽管上次打电话,周映说她已经一米九二了。

    五个月,又长了三厘米多。就好像连老天都担心她赶不上亚特兰大百年奥运似的。

    江澈很少能接到周映的电话,这孩子似乎总把给江老师打电话当作一件很重大的事情。有时候,江澈甚至能透过电话察觉她声音里的轻微颤抖。而且总是每一次,她似乎都会提前把要说的话提前练习许多遍。

    “嗯,江老师。”电话对面的声音很轻,周映说:“我打电话想跟你说,我们队里上午开会了,对内公布了奥运会参赛名单……”

    “那?”

    “还不能跟外面说。”

    “好的。”

    “嗯,江老师,我……入选了。”

    江澈脑子嗡一下,他一直期待着周映去打奥运,也坚信她能打奥运,但是之前最乐观的估计,也是2000年,毕竟小丫头现在才17岁。

    “是入选啊?还是落选?”怕自己激动过头了,江澈小心确认道。

    “……就是,选上了,能去。”

    “……哇。”

    “咯咯。”周映笑了一下,“可是,就不一定能上场,郎指导说这次主要是让我去积累大赛经验,感受氛围的,所以,江老师……”

    “我会去看的。”江澈直接说:“7月正好放假呢,郎指导说得对,你还这么小呢,就算不上场也没关系。”

    他努力不让自己给周映造成压力。

    “……嗯。不过,也说不定,会上一下。“周映顿了顿,像是给老师报告成绩,说:“上次测试,我的扣球高度,是队里第一。”

    “多少?”

    “3米30。”

    “……”作为一个普通排球迷,江澈对这个数字还是有概念的,那是后来朱婷的扣球高度。而朱婷的身高,比周映高六厘米,“所以,你是飞人吧?”

    “嗯?”被江老师夸上天了,周映喜悦又害羞,想了好一会儿才接上,说:“就,很会跳。郎指导和陈指导都说我是属鹿的。”

    “所以,你是秘密武器吧?”像是地下工作人员在讨论军事机密,江澈压低了声音问道。

    “嗯”周映似乎也终于放开了些,笑着说:“可能是。”

    她今天可高兴了。

    “扣死她们。”

    “嗯!”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