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二百零一章:尚有一息(第一更)
    陆东来虽然说不是他们亲生,但毕竟从小养到大,二老心中早已经将他视若己出,有了感情,不想自己的儿子在外出了事,宁可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平平安安度过这一生,也不想他颠沛流离,过着极度危险的生活。

    尽管叶可卿什么都没说,但二老心知肚明,自己的儿子可能是出事了,但她不想让女儿为难。

    韩家。

    韩铭听到消息之后,表情微微一变,“能以一战三,他足够自豪了,若是没有夭折的话,江南第一的名头绝对跑不掉。”

    陈阳闻言,随后道,“老爷子,你真的认为我师父他已经死掉了么?”

    韩铭这个时候开口道,“死的可能性很大,但亦不是没有生还的可能性,我们现在无法做出判断来,毕竟他的尸体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兴许尚有一线生机。”

    尽管嘴上这么说来着,但韩铭亦不认为陆东来还活着,遭遇到三名宗师高手的追杀,虽然最后将三人全部斩杀,可宗师是那么好杀的么?而且外界不是盛传着少年宗师当时也已经身受重伤,不久于世。

    陈阳听到韩铭的分析,嘴上虽然说着还有生还的可能性,但这种可能性太低了,外界无数人对于少年宗师虎视眈眈,还是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之下。

    现在找不到尸体,可能是被一些人给直接带回家中了,毕竟一名宗师的研究价值太高,或者少年宗师根本没死,被人给抓回去了,想要逼迫着交出某样东西来。

    这种可能性兴许更高,但同样生还的可能性太低,几乎没有。

    以宗师的强大修为,你现在受伤落在别人手中那是因为你没有力量报仇,但对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可能等你复原么?

    宗师一旦恢复实力,何况还是以少年宗师那可怕的战斗力,那些抓他的人有几条命可以承担?

    宗师不可辱!

    所以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对少年宗师大大不利。

    “老爷子,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如果陆先生他没有战亡的话,那一切都好说,可如今他身死,那些宗师的后人,返璞归真境的门人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种情况之下,他们一定会上门来寻求勒索,这一次怕是要大出血了。”

    “老爷子,你……”陈阳一愣,陆东来身为他的师父,他自然会为师父做一点儿事情,可韩老爷子的做法让陈阳不解,以老爷子的个性来说,完全可以置身事外,这般的话,对于韩家没有任何的影响。

    而相反,以陆天峰、陆铮的个性,他们现如今正在不断恢复着与陆东来之间的关系,这会儿又怎么可能会撇清关系。

    在这种时候,那些人上门,陆家必定要出一大笔的血,这般的话,韩家就有可能问鼎江南省第一世家的头衔。

    “陈阳,帮我联络陆家,说接下来任何人找上陆家麻烦的人,我韩家与他一同承担!”韩铭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一抹冷芒。

    而恰在这时,韩悠柠走了进来,她神色有些怅然,那个在她心中占据着位置的少年就这么死去,让人无法相信,她尤记得对方在一众和爷爷一样人的面前谈笑风生,可是现在……连个尸体都找不到。

    “悠柠,你怎么进来了?”韩铭微微一愣。

    陈阳微微犹豫一下,见到韩老爷子的表情无碍,这才继续说道,“老爷子,这不像是你的风格。”

    韩铭在这种时候却是开口道,“受人恩惠,当涌泉相报,当日陆先生救我一命,不仅如此,更让我的修为精进,原本不过一年的寿命,如今我却能多活二十几年,这二十几年的恩情你们觉得够大么?”

    是啊,二十年的寿命,这何止是滴水之恩,对于韩铭而言,陆东来简直可以说是他的再造恩人。

    紧接着,韩铭又是说道,“而外,陆先生将全新的炼体术交给我们来处理,如今朱雀军都在训练,每一个人的战斗力都是提升上去,这是对我华国有大恩情的人,甚至他还是朱雀营总教官,与公与私,我都必须要为陆先生做一点儿事情,否则我韩铭岂不成了那种忘恩负义之人?”

    陈阳点了点头,“是!”

    不过很快,韩铭又是说道,“陈阳,我这般做法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嗯?”陈阳不解。

    “为了我们韩家。”

    这一回,不仅是陈阳不解,韩悠柠也是一脸惊讶,这是什么意思?

    “一旦陆家也从江南省除名的话,那韩家虽然成为第一,但那般时候,因为‘第一’这个名头,多少人会对着韩家忌惮,但也可能投鼠忌器,从而让几方练手对我韩家出手,更甚者,拥有这‘第一’之后,家族中那些好吃懒惰之辈必定更加肆无忌惮,我韩家如何能够安逸下来,居安思危才是守住一个家最重要的原因。”

    一声叹息,韩铭淡淡开口道,“打天下易,守天下难啊。”

    陈阳点了点头,表示受教,“知道了,韩老爷子,我这就去联系陆老爷子。”

    当陈阳离开之后,韩悠柠望着韩铭道,“爷爷,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我总感觉你刚才话没有说完。”

    韩铭一愣,旋即微微一笑道,“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啊。”

    “爷爷,到底是什么事?”

    “我不认为陆先生已经死亡。”一句话,让得韩悠柠瞪大了双眼,美目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爷爷,你说什么?”

    “陆先生,以二十岁踏入宗师境,这普天之下,恐怕当真只有这一人,不仅如此,他甚至能以二十岁的年纪连斩三位宗师,这个战绩骇人听闻,能将三位宗师斩杀,就算真的受伤,我便不信他没有一点儿自保的手段,又如何可能会被返璞归真境的人所斩杀,更何况,当日留守的几位返璞归真境也都没有回来……这足以证明一点,至少陆先生在斩杀完那些想害他的高手之后,他尚有一息。”

    (今日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