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六百六十章:羊脂玉净瓶,碎!
    可怕的斩魂之刀,化为森然寒光,在陆东来承受‘九莲迷扇’攻击的同时,斩魂刀的刀芒也旋即落了下来。

    在这种攻击之下,灵魂悸动,受到了压制,强烈的刀芒,不作用在肉身之上,而是灵魂,整个人的灵魂都产生了剧烈的撕裂感。

    那刀芒的存在,更像是二次元之刀,凝练出魂斩出来,进入到陆东来的灵魂深处,要以之将他魂魄斩杀,从而灵魂崩碎,肉身无灵魂而破灭。

    这般手段,不管肉身的实力如何强横,灵魂始终最为脆弱,他强大的血肉之躯也无法阻挡战魂刀对他灵魂的攻击。

    “不动明王尊,临!”

    在这种时候,陆东来再度催动不动明王尊。

    来自于地狱的明王,镇压地狱,维护地狱之平和,不让妖邪作祟。

    而地狱之人,本身便没有血肉,而是灵魂之躯,不论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亦或者说是审判官皆由灵魂晋级上来,唯有地狱菩萨才具备有真正的血肉之躯。

    巨大的身影,二十多丈长的身躯,就那般立在虚空当中,面对斩魂刀的刀芒,不动明王尊眼眸睁开,发出‘嫲’的一种声音,声音连续不断,非常亢长,且他周身笼罩金光,将陆东来护在当中。

    轰!

    斩魂刀落下,斩在不动明王尊的身躯之上。

    不动明王以观想,自巍然不动,如山岳,无法伤陆东来分毫。

    想以精神之刀化为可怕攻击,除非拥有斩破不动明王尊的实力,否则的话,任何伤害灵魂的法宝,都无法影响陆东来半分。

    噗~!

    这名凝魂境的高手脸色同样煞白,喷出一口鲜血。

    施展最为强力的攻击手段,对于他们自身损耗巨大,哪怕身为凝魂境的修士,自然也会受到伤害,更何况这种武器还是他们的本命法宝,如今遭到反噬,手上更为严重。

    “你们,都该死!”

    没想到踏足虎魔炼骨体第五重的极致之体,陆东来依旧受伤,然而这也不是他真正动怒的原因,他不过是来救人,而这些人一波接着一波加入到斩杀自己的行列当中,陆东来内心当中杀气冲天,只是他无法放开手脚,太过畏畏缩缩,这不似他的风格。

    不远处就是神农炉,而在神农炉内部就是他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和朋友,他不允许这些人轻易出事。

    若然全力以赴,这些人又如何能够挡得住他的全力一击?只是要是那般的话,他根本无暇顾及到顾柔、叶可卿她们。

    “杀!”

    陆东来施展电光神行步,刹那间出现在这名凝魂境高手的身边,一拳豁然打了出去,对方身子倒退,嘴里呕血,然而‘羊脂玉净瓶’也同时变大,如一方空间笼罩住了他。

    “少年魔王,在我瓶中的话,任你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脱离出来,乖乖化为一滩血水!”

    中年男子嚣张无比的声音响彻开来,他早有准备,一直等待着少年魔王自己进入瓮中,不给他任何的机会,早在斩魂刀挥出那一道光芒之后,他就已经在一边布置手段,以阵法掩盖住了羊脂玉净瓶的气息,并且他的人距离羊脂玉净瓶也有一段的距离,同时他让羊脂玉净瓶在这般布置成陷阱,等待少年魔王踏入其中。

    果真,一切如他所料。

    他脸上遏制不住的狂喜之意,少年魔王终于被他捕获,在这羊脂玉净瓶当中,他如何逃出生天?!

    “少年魔王,交出炼体法门我可饶你一命,否则的话,你注定要化为一滩血水!”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带着霸道,同样也有着强烈的自信。羊脂玉净瓶固然不是真正的仙器,但却是其中一点碎片炼化而成,非同凡响,以少年魔王的实力而言,一旦被困住怕也无法脱逃出来。

    血肉之躯,注定要在羊脂玉净瓶当中化为血水,而若是少年魔王不愿意交出炼体法门,他一身的血肉熔炼,也将会成为巨大的补品,喝了他血的人固然无法抵达少年魔王那种逆天的地步,但也一定会精彩绝艳。

    “少年魔王,被困住了?!”

    “羊脂玉净瓶的话,一旦被抓住,哪怕是金丹高手一时半会也根本无法脱困,这少年魔王肉身近乎无敌,可是也无用武之地,到了这羊脂玉净瓶当中,恐怕真的就要陨落。”

    而在羊脂玉净瓶当中,陆东来没有丝毫的慌张,他神色如常,不说这只是准法器的羊脂玉净瓶,就是真正的羊脂玉净瓶他也未必放在心上。

    真正的羊脂玉净瓶内部燃烧着三昧真火,其效果不凡,自然会在短时间内将血肉之躯化为血水。

    而就算是准法器,其内部也是释放出一种独特的火焰出来,普通人无法抵挡,但是对于陆东来而言,他的确没有放在心上。

    以地球的火焰,如何能够与他炎心火相提并论。

    这般火焰,哪怕是在修真界也是让人望而生畏。

    陆东来轻飘飘落在羊脂玉净瓶的底部,他的双脚落在实地上面,地上不断有火焰靠近,并且在这瓶子当中还感受到不同的气息,要把他吞噬一般。

    陆东来的眼眸微瞌。

    火起!

    刹那间,他的周身燃烧起了通天火焰,这股火焰的生成,让得原本疯狂靠近的火如同遇见了极为可怕的存在一般,纷纷避让,不敢与其争锋。

    短短一会儿的时间,陆东来周身的火焰就近乎弥漫住了整个瓶子,而原本瓶中的火焰这会儿退却到角落位置,瑟瑟发抖。

    既然还不放出去的话……

    轰!

    陆东来周身的火焰愈演愈烈,最后连瓶子中仅存一点儿清净之地也被他的炎心火所占据,本身内部的火焰更是被炎心火直接吞噬,化为它能量的一部分。

    外界。

    手持羊脂玉净瓶的中年男子脸上的笑意还未停滞,却是慢慢变得凝固开来,他的羊脂玉净瓶竟然传出来灼热的温度,让他的手掌被灼伤。

    这……

    自从拥有这件法宝之后,他从未感受过这种体验。

    “不好!”

    下一瞬,整个羊脂玉净瓶轰然一声炸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