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六百七十九章:斩你于此!
    老祖出世了!

    北江岛之上,原本愁容惨淡,因为三十多名凝魂境的高手都是陨落,整个北江岛近乎名存实亡,要从大势力中除名,甚至这未来的北江岛都有可能变成一个旅游岛,任何人都可以踏足。

    至于上面的老弱妇孺或者说先天境界的高手,陆东来又焉能放过他们?

    北江岛冥顽不灵,不愿道出真相,并且助纣为虐,这样子的势力,统统灭杀!

    陆东来冷酷无比,没有任何的圣母之心,只是让陆东来没有料到的是,北江岛的金丹高手出世这般迅速。

    在他踏足北江岛的第一刻时间,对方就已经做足了准备,要对他出手。

    相信对方早就已经出关,正等待着少年魔王踏足北江岛,如此才能真正的无所顾忌,不需要忌惮其他的势力。

    但以三十多名凝魂境的高手作为赌注,这份隐忍之心着实可怕。

    然而让金丹高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自己准备充分的一击之下,少年魔王依旧脱困。

    不过在这种时候,整个北江岛却是一片欢呼。

    从地狱进入天堂,他们如何能够不振奋。

    每一名北江岛的成员,不论男女老少,先天境界的高手,纷纷下跪,他们表情虔诚。

    “恭贺老祖出世!”

    “恭贺老祖出世!”

    “老祖宗,杀了少年魔王,为我北江岛除害!”

    “老祖宗,那少年魔王罪大恶极,连杀我北江岛三十多名凝魂境高手,此人必须诛杀,否则的话我北江岛将再无宁日。”

    “……”

    无数人在罗列陆东来的种种罪状。

    天山雪潭、荆门、擎天门的人这个时候也只是在外围看着,无法加入进入,如果只是凝魂境高手的话,他们虽不能保证对付北江岛,但却能够在陆东来遭遇危险的时候将他带走。

    可是现在的话,有金丹高手的插足,他们再想要加入进去的话,只怕连自己的性命都会丢掉,这可不是逞强的时候,金丹高手不是他们可以轻易对付。

    另外,这位金丹高手的出手,可没有坏了任何的规矩。

    因为若是少年魔王不踏足北江岛,金丹高手就依旧被规矩限制着,其他势力想要保护少年魔王的话,依旧有那个能力。

    可是现在,陆东来踏足北江岛,冒犯金丹高手,这次的出手,哪怕其他金丹高手也无法参与进来,所有的一切,只能够少年魔王自己对付。

    而在北江岛人们大声呼唤老祖的时候,位于北江岛其中一处闭关之地轰然一声崩塌开来,紧随其后,一股恐怖的气势冲天而起。

    在这股气势当中,一道身影破空而起,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了北江岛众人的面前。

    北元老祖!

    北江岛寿元将至的一位金丹高手,他被逼迫了出来,无法面对北江岛被覆灭而坐视不理。

    他的外貌看上去早已经白发苍苍,身上散发出丝丝缕缕死寂、溃败的气息,这是大限即将到来的征兆,而他活的年岁早已经超过了九百多岁。

    身为金丹高手,寿元最终只有一千年,如果在这个过程当中无法突破到元婴境界,让血肉得以重生,最终将会彻底陨落。

    这是所有人都无法避免的天地规则,哪怕陆东来活了九百多年,如果无法踏足元婴境界,就算吃再多的天材地宝也无法增加他的寿命。

    北元老祖固然出现,让北江岛无数人欢呼,可很多人也都是明白,这或许会是北元老祖为数不多的最后几战。

    因为每一次的战斗,对于金丹高手而言都是在消耗他们的气数,甚至调动天地规则力量太过庞大的话,他们的肉身很是容易崩溃。

    百年的寿元稍纵即逝,这种时候再大量消耗的话,只会加剧他们衰老的速度。

    只是北元老祖必须出手,再不出手,北江岛也将不复存在。

    他的出现,一双浑浊的眼睛盯着陆东来,就那么静静矗立,却有着一种骇然的气势卷动,镇压陆东来。

    他雪白的头发凌乱,然而无人敢于小觑,甚至在北元老祖的面前,很多人不敢抬头看他。

    而陆东来同样立在半空当中,眼前的存在,固然寿元将至,可那也是金丹高手,不是普通的凝魂境高手。

    他能够碾压凝魂境高手,可是不代表金丹高手也能够任他鱼肉,活了九百多年,修为不知道有多么可怕,更是不知道他的身上到底还有多少隐藏的手段。

    而这也是陆东来忌惮的主要原因之一。

    他毕竟也不是最为巅峰境界修为。

    此时,北元老祖以着沙哑的声音缓缓开口道,“老夫听说过你,想不到年纪轻轻就能够以先天境界斩杀凝魂高手,你的实力让老夫佩服,若是给你足够的时间,等你踏足凝魂境界,指不定老夫都要忌惮三分……”

    “不过现在,你在老夫的眼里尚且只是一个蝼蚁,交出你身上的炼体法门,还有你所掌握的神通法则,然后自缚在老夫面前,像整个北江岛磕头认错,老夫尚可念你年幼,只是废去你的修为,否则的话,便将你挫骨扬灰!”

    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周围的人皆是感觉到无比的冷冽之意,来自于金丹高手的气势,就连说出的话都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让人惊悚。

    “金丹高手出马,看来陆宗主这次的确是凶多吉少了。”

    “你们怎么看?”

    “不好说,也许有一线生机可以逃离。”

    “但那样的话可不是少年魔王的风格,这是要不死不休的节奏,就看少年魔王该如何抉择了……”

    北元老祖望着陆东来,如看着笼中鸟一般,一点儿也不担心他会飞走一般,“你没有多少时间考虑,若你想要逃走的话,就要想象一下你身边的人是否也能有你这般幸运可以从老夫的手中脱离。”

    北元老祖进行威胁,固然速度之上无法追击少年魔王,但他却可以用他的家人进行威胁,一位金丹高手出马,又如何会做不到这一切?

    况且这一切还是少年魔王惹事在先,北元老祖做这些事情又哪会有舆论压力。

    只是面对北元老祖的话语,陆东来却是突兀抬起头来,脸上尽然都是冷笑之意,“既然如此,今日便斩你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