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七百一十八章:斩杀自我!
    眼前一道身影,白衣飘飘,如同谪仙一般,他眼眸淡然,神态恣意,说不出的云淡风轻。

    他的穿着打扮,永远的那般随性,可是在那身躯之下,却是隐藏着爆炸性的实力,尤其当他的目光与陆东来对视的时候,陆东来的表情微微错愕,旋即脸上浮现出一抹冷色。

    “自我!”

    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正是和他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差异的存在?

    属于另一个他。

    风格、实力、战斗方式,怕也是迥然相同。

    刹那间,对方的身影扑了过来,速度之快,如音爆,直接展现出了四倍音速出来,空气都是炸裂,风声形成巨大的爆鸣之音,让人的耳膜生疼。

    而他身子勾勒之间,起先如同豹子,最后猛然铺张开来,化为一头猛虎。

    形意拳,虎!

    这的的确确就是陆东来本身所拥有的各种武学神通,对方完美的复制了他,就连风格都如出一辙,完全的按照陆东来的性格而来,他的战斗方式,有着非常可怕的熟悉感。

    不,这并非说完美的复制,而是本身就是属于自我,镜子中呈现出来的另一个我!

    陆东来眼眸冷然,道了声‘有趣’,他的身子也同样扑杀了过去,以前都是斩杀他人,现在要斩杀自我,这种感觉颇为有趣,有一种磨砺自身之感,让他心潮澎湃。

    同样,陆东来亦是展现出四倍的音速出来,而他则是施展出擒龙爪!

    神通手段!

    但他这一抓过去之下,对方滑溜的如同泥鳅,形意拳让他展现出豹子的速度出来,亦如蛇一般转弯,让擒龙爪失效。

    而同一时刻,对方也是施展出擒龙爪出来,这是准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要让陆东来自己感到绝望,被自我所斩杀,要让其心态崩溃,在武道之路上无法寸进。

    很多人便是止步在这一关卡,甚至影响到心境。

    不过陆东来相信,在这一关卡,天山雪潭的弟子或许都精准通关,她们修炼陆东来传授的《太上清心诀》,内心稳固,不动如山,不会被轻易破除了自我的根基。

    陆东来没有运转《太上清心诀》,不需要,如果连斩杀自我的勇气都没有,最后被虚无的‘我’所斩杀,那往后在修真道路上怕更是没有任何的进步,境界将会止步!

    嘭!

    陆东来迎出一拳,是为昊天!

    对方凭借虎魔炼骨体抵挡住了陆东来强大的攻击手段,就在他倒飞出去的时候,他的瞳孔当中射出一道恐怖的金光,这一道金光如烈日,神光璀璨,让人的视线短暂的迷失。

    天赋神通,第二阶段的金睛火眼!

    ‘自我’在任何时候都表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天赋出来,完全是下意识的各种战斗方式层出不穷,与陆东来原本的想法不谋而合。

    相同处境的话,他定然也会以这般手段施展出来,而且对方的神觉、意识都要比他更为可怕,似乎强化。

    “战!”

    这一片空间无比浩瀚,不需要担心哪里被破坏,牧天碑中的世界,如同一个独立的空间,而且宛若神器一般的存在,同时限制了金丹高手的踏足。

    相信当初建立牧天碑的大能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

    金丹之下,他有能力让这一片空间固若金汤。

    陆东来一声低吼,再度杀前,在前面三个关卡获取到足够的灵气,让他在这一片空间可以肆无忌惮的施展出强大战斗力出来。

    他黑发飘扬,眼若冰霜,周身的气势冲天而起。

    六倍的极致音速!

    咫尺天涯之术。

    陆东来像是凭空消失一般,哪怕在这种场景之下,也不捉不到他的任何气息,完全与周围的环境融入在一起。

    千米的距离不过一步而已。

    嘭!

    嘭!

    嘭!

    拳头的光芒交织在一起,撞开了恐怖的能量涟漪。

    这种能量涟漪太过浩瀚,足够将一座座的小山直接摧毁,已经是凝魂境之上的恐怖撞击,更是无限接近于金丹高手的力量,但其规则限制,饶是如此,这种炸开的能量也是让陆东来五脏剧震,胸口起伏不定。

    “太强了!”

    ‘自我’也是知道陆东来的想法,同样施展出咫尺天涯来,根本不给陆东来可乘之机。

    而‘自我’显然不会疲乏,不断战斗。

    砰!

    砰!!

    砰!!!

    数百次的交锋之下,陆东来喋血,嘴里喷出大口鲜血,染红地面,他白色的衣裳也完全炸裂开来,在战斗的过程中粉碎。

    并且在他的大腿位置有一个伤及骨头的伤口,在战斗当中被‘自我’所攻击,以昊天拳施展恐怖摧毁之力,若非闪避及时,这条腿恐怕就是废了。

    而他的胸口位置,一根肋骨突出,被‘自我’所打断,差点儿伤及心脏,而凭借着虎魔炼骨体可怕的治愈能力,这才捡回一条命来。

    同时,这一根骨头被一道金色的光泽所覆盖,内部的心脏也是呈现出金色光泽开来,此时强而有力的跳动着,并非因为这种伤势而让他战斗力下降。

    不过受伤的可不仅仅只是陆东来一人,大家‘半斤八两’,谁也讨不到任何的好处,相比起陆东来来说,‘自我’的伤势同样严重,他一条手臂完全下垂,露出了骨头,鲜血淋漓,这是陆东来以伤害自我为代价才让对方折断一条手臂,将自己的‘缺点’展露在对方的面前,让对方有机可乘,同时蓄势一击,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这才是对方受伤的主要原因。

    除开这条手臂之外,他其他地方的伤势并没有陆东来那么严重。

    但是折损了一条手臂,‘自我’的战斗力却仅仅只是下降了一点,这是一个可怕的敌人,天赋惊人,足够狠辣,完全不输于陆东来的战斗力。

    不是不同境界的存在,而是同等实力的交锋,虽为先天,但双方的战斗你来我往,没有谁占取到太多的好处。

    陆东来退开,深吸一口气,他需要超越,在战斗过程当中领悟全新自我,要将过去的战斗方式抛开,呈现出全新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