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七百二十四章:恭城
    外界。

    引发轩然大波。

    “少年魔王踏足前五十名了,以前那些人笑话他江郎才尽,会在牧天碑中彻底失去光彩……可是现在,还有谁敢说这样子的话?”

    “这种崛起的速度,太过恐怖,积分如同火箭飙升一般,过去三个月时间,连五百名都没有进去,可是这短短的几十天时间之内,别人的名字变化不大,他却是直接杀入到了前五十名。”

    “是虫是龙,一目了然,在任何地方,都没有东西可以掩盖少年魔王的锋芒。”

    “……”

    无数人盯着牧天榜,内心中起伏,难以淡定,那些高手正在崛起,可是现在光芒慢慢被少年魔王继续镇压下去,无法改变的事实真相,很是残酷,但就是现实。

    尤其是那些陆东来亲近的人,陆家、韩家,这两大家如今也是重新崛起,再也无人敢小觑他们。

    同样,天机宗一片欢呼之声,他们的宗主,果真不负众望,就算是在牧天榜第47名,但是凭借宗主的实力与天赋,在短期内再前进一些名次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甚至他们完全相信,陆宗主能够位列前三。

    这不是对陆宗主盲目的自信,而是凭借宗主实打实的战绩才有的这种信任。

    叶可卿、顾柔、褚文天、俞甜、佘思敏几人更是高兴,宗主越强,天机宗也就越有保障,他们现在对于天机宗的归属感极为强烈,这是他们最后的一片净土。

    在这个地方,不用担心那些尔虞我诈,不用担心有人打上门来,更加不用看人脸色……

    只有陆宗主在的一天,那些敌对势力始终要看陆宗主的脸色行事。

    ……

    牧天碑。

    独立世界当中。

    在陆东来的面前,浮现出一座古老的城出来,非常具有历史韵味。

    城池已经干涸,没有任何的水源,内部有一些尸骸,有些是人,但有些是其他生物,有些风干,沙土吹来,瞬间掩埋不少。

    城自古,带着岁月的痕迹,城墙之上坑坑洼洼,那是战争遗留下来的痕迹。

    在这座城的上空,黑压压的云层一片,非常压抑,仿佛一阵雷雨过来就能够把这座古城摧毁一般。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在陆东来所站的位置面前,不仅有干涸的城池,与那城门相连接的还有一条古老的吊桥。

    吊桥由锁链凝聚而成,铁索粗大,但已经腐蚀,在这条吊桥之上,原本的木板全部损毁,想要通往城内,怕也只有这么一条道路可以前进。

    城池下面铁定无法穿越,那些骨头上面沾染着黑色的物质,有些诡异,陆东来不敢轻易下去,怕被神秘物质沾染。

    这个地方本身就神秘非凡,在无法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之下,他不会轻易涉险。

    唯今之计,恐只有这铁索桥一条路可走。

    想到这一点,陆东来终于不再犹豫,由着铁索慢慢向前靠去。

    刚刚踏上去一步,铁索就开始猛烈的摇晃,明明没有任何的风,但铁索就是感觉到了那种可怕的风潮,发生了晃动。

    “铁索阴风!”

    这是一种诡异之风,正所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在陆东来踏上铁索的这一刻开始,无数的怨灵产生,抓着铁索产生晃动,要将陆东来拉到城池当中。

    “城池之下,那些尸体可能就是因此陨落化为白骨,然后被特殊东西所吞噬……”

    “牧天碑的世界,衔接着另外一个世界,这是大能的手笔,的确有可能是天君手段,但天君的手段不该这么恐怖,也许是比天君更为可怖的存在,他在谋划着什么,布置着怎样一个棋盘……”

    陆东来内心当中洞若观火,一片清明,他不惧怕任何的阴谋诡计,哪怕‘铁索阴风’,他还是不断向前,以炎心火覆盖住铁索,固然铁索还在晃动,他的身影却如履平地。

    终于,两分钟过后,陆东来度过了这条铁索桥。

    往后方望去,当他下了铁索之后,仿佛先前的动静根本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铁索阴风,果真如此!”

    他踏上去的时候,一切变化发生,而人一旦离开,所有都恢复正常,如地狱中人的手段,此为‘阴’。

    随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城门之上,那里是为石头雕刻的字迹,不是汉字,一般人根本没有研究,但是陆东来毕竟走南闯北,经过很多宇宙,去过很多虚空之地,对于各星球的文明有着一定的了解。

    他认出了那上面的字迹出来……

    恭……

    恭城!

    “为何名为恭城?这种古怪的名字,在过去的岁月当中,所谓‘恭’其实从另一种字面上来说就是奴隶的意思,要毕恭毕敬,只不过用以‘奴隶’来称呼的话未免太过难听,所以后面才有了‘恭’的出现……”

    “这偌大的城,名为‘恭城’,内部当中,莫不是一个奴隶之城,在这个城中是为被大能所圈养的奴隶?”

    巨大的城,其内部不是做生意,没有那些三教九流,完完全全的奴隶之城,而仅从外观来看,这若真是奴隶之城,其内部的奴隶怕该有上百万之多……

    这是多么恐怖的一组数据,又是谁有那么巨大的本事,将一个巨大的城直接变为奴隶之城。

    而且迄今为止,没有人来对这里进行破坏,这是对于人道的不认可,太过残忍,除非那人的实力滔天,其他人无法对他的所作所为做出斥责的举动。

    陆东来心头沉甸甸一片,此人的手段之残忍,比他更为可怕,他至少不会做出圈养奴隶的事情出来。

    不把人当成人来看,而是一种牲畜,那他……

    身份?

    倒极有可能……

    不是人。

    陆东来心头这般想着,如今已经步入到‘恭城’城门之下,没有道理不进去看一看,他望着面前高大的石门。

    石门高达五六米,宽达数十米,很难用手推开,但这扇石门原本就不是关闭,而是打开了一个约有一米宽左右的缝隙,就是这一米多宽的缝隙,陆东来迈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