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七百二十五章:mmb!!!!
    当陆东来迈进去这一步的时候,他的身子出现在‘恭城’当中,那种压抑到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瞬间弥漫,让他心头难受,有一种怅然若失之感,仿佛有什么东西与自己脱离一般。

    惊悸到压抑的极致感觉绝对不好受,一般人的话怕心态直接崩溃,完全是在刹那间勾起了最为不好的回忆。

    陆东来同样不例外,他的心态有那么一瞬间蹿崩溃的状态,但他很快就心坚如铁,施展出太上清心诀出来。

    这种神通玄棍要就是修心,在其他方面或许无法有太强的作为,可是单纯比起修炼心法来说,这门功法相当恐怖,一般人无法动忆本心。

    现在,陆东来施展出太上清心诀出来,那种压抑到极致的感觉被消除了不少,但却不是完全消除。

    以陆东来的实力来说,修炼太上清诀,已经很少有外物可以影响到他,放浪形寒外,真正做到了超脱自然。

    可是踏足恭城之后,哪怕他施展出这类修心神通,心头的压抑仅仅只是被驱散不少开来,却不是完全消除。

    这种现象,从他重生开来,仅第一次。

    古老的街道,斑驳的青石板,那种散发着昏暗的石头,用肉眼可看到石块之上所沾染的血迹。

    无法说是血迹斑斑,但让人心头沉闷,每一块石头上面都沾有血迹,幽岁月古老,怕有相当长一段时间,而幽血迹怕就在近期,也许就是这一两个月的时间。

    “这个恭城,外部的世界早已经与世隔绝,没有任何的生物存在,哪怕是巨型蚊它的身体也不是血肉之躯,而是由特殊能量构筑而成,可是现在,在这恭城内部,地上的石头钢出血迹开来”

    “可是地球中人?”

    他感觉到内心的不安,对未知的彷徨,这个世界太过不凡,有很多恐惧。

    不论是元婴境界的尸体还是其他生物的尸体。另外,巨型蚊的战斗力也让人太不安,除开如此之外,那些更为可怕的存在他怕还没有遇到。

    现在,恭城内部,他那种不安感觉很是强烈,似乎有未知生物躲在暗处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只不过他无法感知到。

    天赋神通第二阶段的金睛火眼已经被压制到几乎无法施展的地步。

    陆东来慢慢向前,走过一块块的青石板,幽血脊底淡化,拥有相当古老的岁月,但那血迹很是深邃,让人恐惧,似乎是某些大能血液。

    幽青石板上新旧血迹混合,鲜血很是红润,让人惊心,绝对不会超过很长的时间,足以怀疑是近期沾染上去的血液。

    陆东来继续向前,其中有几块青石板血迹斑斑,上面有纵横交错的战斗痕迹。

    “这里,不久前发生过战斗!”

    这个想法一出来,陆东来倒吸了一口凉气。

    为什么这里发生过战斗,但周围的石头和房屋却没有战斗时遗留下来的痕迹,很是平静,明明青石板那些痕迹表明战斗绝对残酷,不可能周围一点儿迹象都没有,只有脚下的青石板才会有所轨迹,这太不寻常。

    “莫非有东西在操控着这里?”

    陆东来不敢大意,牧天碑愈发肯定是某位大能的手笔,他在谋划着一个布局,可惜陆东来看不懂。

    修为没有恢复到上一世的水准,无法捕捉冥冥之帜定数。

    修为高深的话,已经可以明一些天道,足够领悟这些特殊事情。

    现在,陆东来只能提起万分精神,以防备随时可能出现的危机。

    就是这样,陆东来进入恭城大约三百米的距离,其中青石板这条路很是长,两边都是石头屋子,已经没人居住,外面都是灰尘,弥留之际,只能感慨这里已经被时代所抛弃,成为一个废墟。

    紧接着,陆东来的脸色豁然大变。

    “这”

    他脸色惊悸,盯着前面,无法再寸行半步。

    没有出现任何人和其他生物。

    只是

    眼前一条的青石板路

    他无法真正的迈过去,

    这竟然是一条完全新铺的道路,每一块青石板都是完美无缺,其上没有一丁点的血迹,更莫说血迹斑斑,太过干净,干净的让人有些害怕,太过一尘不染,更是洁净无瑕,像是一块块的青玉,能够看到青石板的材质一般。

    这种青石板路,不可能有些太久远的岁月,定然是近期,绝对不会超过一年!

    “恭城内部真有其他存在!我感受不到这里的生命气息谁?-在这里面铺的青石板路谁?躲藏在暗处?”

    “如此多的青石板路,不是一朝一夕完成,在这恭城中,并不仅仅只有一种生物,可能很多”

    “他们是谁?”

    人!

    还是,鬼?又或者说不人不鬼,如巨型蚊一般属于特殊物质构筑而成的生物?

    迈?

    不迈过去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陆东来的性子不会这般容易就是击倒,他要看看,这牧天碑的背后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搞鬼!

    出现在地球之上,这东西就注定要被研究,他需要保护天机宗的人,保护他们不受到伤害,同样需要保护的还有他的家人。

    如果牧天碑这里的诡异事件影响到地球的话,他将追悔莫及!

    想到这一点,陆东来终于不再犹豫,朝着干净的青石板路踏了上去。

    当他踏上去这一步的时候,突然之间,原本安静的恭城霎时之间阴风阵阵,可怖的厉啸之声传递而来,像是有无数的冤魂在鬼哭狼嚎,可惜陆东来仅仅听到了声音,却无法看到他们的存在,如作用在心灵一般,非虫实。

    那种声啸就是以他特殊的体质,都是感觉到头皮发麻!

    就在这般时候,陆东来的腰间像被人踢了一脚般,他整个人踉踉跄跄朝着前方倒了过去!

    而同样,在他向前倒下的时候,脖子当中像有东西在舔着他

    “咯咯咯”

    银铃一般的声音响起。

    陆东来破口大骂:“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