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七百三十七章:找死
    灵气只能吸收,无法动用,这对于修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会让他们由着高高在上的身份瞬间跌落的比普通人更加不如。

    倒不是体质的问题……而是这境界的差距,会让他们精神崩溃。

    这也是为何眼前三人对于赛制人的存在一脸不屑,神通无法动用,肉身的境界自然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

    所以哪怕陆东来是从恶魔传送阵中走出来,却也被眼前三人所看清,不是恶魔,只是赛制人,那有什么好怕的?

    然而在这种情况之下,陆东来却是一脸平静的开口道,“若我不说呢?”

    他一脸处之淡然,颇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如山,哪怕灵气无法动用,但可莫要忘记了,他还是一名宗师。

    其他修者从小就有资源,踏足先天、凝魂境界不过手到擒来的事情,然而他们在基础之上却没有下过什么功夫,根本不是陆东来所拥有过的经历。

    不说这一世,他由着式微、入微、再宗师,全部都是一步一个脚印。

    而就算是上一世,他也不是一步登仙,而是因为被人欺凌,怒起提刀斩县令,从此踏上不归路,以猎户的身份踏上修真之路。

    两世的经历,让他在这一方面格外淡然。

    武道境界,哪怕无法动用神通,他何以惧之?

    在这样子的地方,我无法动用神通,难道你们就可以动用?大家都没办法施展出来,那么凭借肉身的力量,他又俨然何惧?

    听到陆东来如此张狂的话语,年纪中等带着一脸戏谑之意的男子脸色微变,似乎有些不悦,竟然有人胆敢在他的面前如此肆无忌惮,若是别人的话也就算了,不过区区一个赛制人,这些年来,他们都是将赛制人当成玩物一般,就算有一两个不长眼的家伙出现,最终也是被他们斩杀,久而久之,哪怕那些赛制人原本心高气傲,最终还不是乖乖成了奴隶不敢反抗……

    很久了。

    有多久没有遇到如此有胆色和气魄的赛制人了,他脸上露出一抹冷笑,直接站了出来道,“你叫什么名字?”

    “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一口一个‘赛制人’,哪怕陆东来脾气再好,终归心中也是有所火气,更何况,他本身就不属于这一类人。

    “大言不惭!”

    窦恒一声冷哼,直接出手,他身材要比中年男子消瘦一点,但却要比青年男子魁梧,虽言语戏谑,但个头十足。

    尤其是他这站出来之后,一种属于他的势展现了出来,像是一头猛虎,嘴里没有发出猛虎的咆哮之声,但全身骨骼咔咔作响,类似虎啸,很是不凡,由着身体释放出如虎一般的战斗力。

    他的脚步用力,扑向陆东来。

    在他踏出去那一步的时候,地面微震,让人轻微晃动,而他眼神冷冽,带着杀伐之意,这个人可不好玩,最好直接击杀。

    同时,在接近陆东来的时候,他的手直接举起,像是一个大的蒲扇,猛然向下拍去。

    虎掌!

    很是霸道的一种攻击方式!

    在窦恒出手的时候,年叔也一直在旁边注视着陆东来。

    面前那个少年,虽是赛制人,而且年龄不大,最为主要的是能够从恶魔传送阵中走出来且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势,完完全全的普通人,这些个年来,但凡从这个传送阵出来的可都是恶魔,从未听说过有凡人能够在这里面出来过……

    正是因为如此,年叔才多留了一个心眼,也许眼前之人不可小觑,甚至于在窦恒出手的时候,对方的表现都是一脸淡定,这让年叔的表情微微一变,对方这种反应太过冷静,如果不是强装镇定,那就是有恃无恐。

    可是赛制人的话,通常而言一旦无法运转灵气,那就和废物没有什么两样,对方为何会有这般从容不迫的自信?

    然而这种时候他根本无暇多想,窦恒的攻击已经落到,这样子的战斗,只有真章才会知晓对方的斤两,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再由自己出手。

    哪怕那少年拥有强大武力,可是这边可是有三个人,三人成团,还怕灭不了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委实可笑。

    看着对方扑来,脸上带着张狂之意,陆东来却是根本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力道足够,可惜……

    在他的面前,又如何有嚣张的资本?

    宗师不可辱,难道不在地球就可以来侮辱了么?

    陆东来的身子猛然向前倾斜,同时脚步向后一震,没有动手,完全是以肩膀的力量进行抗衡。

    窦恒原本略带紧张,因为对方的从容淡定使得他有些慌张,太不正常,害怕对方出手实力惊人,不过看到对方仅仅只是以肩膀来抗衡,窦恒原本的紧迫直接消失,哪怕你实力可以,可是用肩膀的话,就算我打不过你,难道还退不走么?

    肩膀出手,想要卸除力量,可是窦恒擅长的便是这个,他根本不为惧怕,完全的施展出全力。

    对面,陆东来脸上不屑之色更浓。

    “找死!”

    窦恒勃然大怒,力量加持,化为可怕的虎啸,全身骨骼都如同可怕的猛虎一般,充满了狂暴的气势。

    “不过如此嘛……”年龄尚小的男子吐了吐舌头,似乎已经看到了那赛制人被打爆的模样,窦恒哥最厉害的武功,在窦恒哥全力施展之下你还敢用肩膀来接,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然而中年男子似乎看出了什么一般,脸色瞬间大变,“窦恒,别打,快退!”

    退?

    窦恒根本没有去退,这种时候想退的话只会伤害到自己。

    年叔也是知晓窦恒的心性,要在发力的时候收力对于自身损害巨大,一般不是特别亲信的人根本不会开口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哪怕三人共同镇守这样子的地方,但要窦恒心服年叔完全不太现实,哪怕年叔实力比他强,但他的年龄要比年叔年轻那么多,等他这个年纪的时候,早早超越年叔,又如何会去听从年叔让其撤退的话语。

    他的掌瞬间落在陆东来的身上。

    砰!

    下一刻,窦恒倒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