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七百四十五章:桑奕
    “陈先生,您好,我是桑奕。”

    在年莫战开口说完这番话的时候,从一旁的门内走出来一名女子。

    对方的年龄约在十七八岁左右,比陆东来小上几岁,而她的样子和许多无双城的女子并不一样,单纯从体质上来说,就纤瘦不少,没有这个地方女子该有的‘魁梧’,而她皮肤白皙,如大家闺秀一般。

    不是普通的女子,也不像无双城本来的人。

    在对方并未出现之前,陆东来就已经察觉到这名女子的存在,固然灵气无法动用,但是隶属于陆东来的各种反应系统却没有太大的变化。

    陆东来没有开口说话。

    年莫战主动道,“她的身份并非真正无双城的人,却是属于赛制人与无双城子弟的后代,这样的话相信陈先生就不会难以理解了,她不像我们无双城的人,很多人都在盯着她,许多人不怀好意,所以我将她留在身边以保护她,但她却没有怎么出去见识过外面的世界,陈先生若不嫌弃的话,她一方面可以充当向导,另一方面也希望陈先生能够保护她的安全。”

    陆东来的眉角微微上扬,打量着桑奕,对于第一印象而言,对方的确不像是无双城的人,她有着东方人特有的面孔与温雅,而她浅笑嫣然的目光也很难让人将她与赛制人联系在一起,至于她这样子的身份……

    年莫战主动说出了秘辛出来。

    “说到底,这是我年家的一桩丑闻,当年赛制人当中出现了一名女子,而我年家之人却做出了有违人伦的事情出来,那做出此事的男子虽然已被我所斩杀,但孩子当时已经有七八个月了,最终经过决定,孩子还是出生了,就是你面前的桑奕。”

    陆东来再度重新审量桑奕,实在看不出这会是无双城的人与赛制人结合的后代,没有一点儿无双城百姓该有的样子,很是柔弱,有让人想要保护的冲动。

    然而这仅仅只是陆东来的第一感觉而已,对于桑奕,他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既然是年四爷的安排,陆东来点了点头,“那接下来几天时间就有劳桑奕小姐了。”

    桑奕微微躬身,“陈先生客气了,桑奕能够接待陈先生,那是桑奕的福气才是。”

    知书达理,各种礼节面面俱到。

    然而对于陆东来而言,他甚至不知道年四爷安排桑奕在他的身边到底有何目的,因为这会儿的桑奕正带着陆东来领略无双城的风光。

    他一身灰色长袍,将臂遮掩,积分牌不会被外人所发现。

    在他的脸上,同样是一件银白相间的面具,一条红色的线条由着天灵盖顺着鼻翼直接蜿蜒而下,覆盖住了下唇。

    银白色的面具由着这根红色线条将左右两边分开,左半边的银色面具加有特殊的材质,在光照之下闪耀出一种夺人心魄的光泽,而又半年的色泽却是反其道而行之,更偏向为黑色,然而在阴暗无光的地方,他的整体都是呈现出一种银白的光泽。

    这是用特殊材质铸造而成的面具,很是通透和凉爽,不会感觉到有任何的不适从。

    而这样一副面具在市面上可绝对没有流通,完全是陆东来自己提出来的要求,而年四爷就按照他的想法去自行打造了一个这样子的面具。

    整个无双城当中仅此一份,独一无二。

    而佩戴上这样一幅面具后的陆东来更为添加了一份神秘的气息,而他原本的处之淡然心性似乎也与这副面具更为贴合,让他身上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灵韵所在。

    既然目前暂时身居年四爷客卿这样一个身份,陆东来就不可将自己‘赛制人’的身份暴露出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这样一个地方,他尚且不是很理解,但需要改变这里赛制人的处境,否则牧天碑的存在,将永远都是一个威胁,是地球人通往奴隶的道路。

    桑奕小心翼翼的跟随在陆东来的身侧,他偷偷打量过对方数眼,明明年纪不大,却一副老成的模样,而那种随性的态度更像是一名老人家,哪里有一点青年人所该有的朝气。

    很是奇怪。

    赛制人中,竟然会有这样子的存在。

    外面的世界,究竟是如何?

    固然她的出生是一个意外,她却没有自暴自弃,正如年四爷所言一般,赛制人和无双城的人之间不该有一方是奴隶,大家和平共处才是真正的相处模式。

    不得不说,年四爷在教育这一方面来说委实做的不错。

    而倘若桑奕出生的地方不是在年家,而是普通家族的话,那她的处境绝对不会像现在这般优渥。

    在年家当中,她衣食无忧,是年四爷身边的师爷,很多决策也是通过她来决定,哪怕身份敏感,但在年家当中,没有一个人敢小觑她。

    这样一个身份敏感的人,平时年四爷将她保护的很好。

    然而今日,四爷却是主动将自己安排到了这个青年的身边,没有太多的嘱咐,只是充当向导,这让桑奕的心思不自觉的开始复杂了起来,想不明白四爷到底是有什么打算。

    倒是陆东来则根本没有去想那么多,既然是年四爷的安排,那就顺从。而他也能猜测出年四爷的意图出来。

    不怪桑奕不知道,毕竟太过年轻,哪里像陆东来这样见识过诸多场面,而年四爷也是知晓两人是一类人,自然不需要多说,一切都相当明了。

    散步在无双城的街口小巷,桑奕终于晃了晃脑袋,随后将脑海中斑驳的想法摒除,这才快步跟上陆东来的步伐,而后站在他的身边开口道,“陈先生难道不懂得怜香惜玉么?你走那么快,让我一个女孩子非要跑步才能追得上你。”

    陆东来停下步伐,略微有些愕然,“抱歉。”

    他的确是在想事情,进入到这个地方之后,一直没有敖玄冰的消息,所以才走了神,而这些年来,他用着自己正常的步伐前进,却忽略了桑奕其实只是普通女孩子,甚至不是无双城的本土居民。

    “啊?”

    回应他的,是桑奕的一声惊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