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七百四十六章:高低贵贱
    ,。

    桑奕只是想打趣,却没有想到陈白龙会如此一本正经的道歉,让她一时间有些难以适从。

    这年头……大佬都开始这么讲究了么?

    桑奕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明白这位年轻的男子,能够与四爷谈笑风生,言语之间不卑不亢,却也能在发现自己错误得到的时候道歉,让人无法捉摸。

    她很快就是发现自己的反应有些不大礼貌,当即开口说道,“陈先生抱歉,虽然在年家当中我身份特殊,但那些人还是没有怎么尊重过我,很多人还是将我视成赛制人,所以我的身份你应该明白……”

    陆东来轻微点了点头。

    “所以陈先生突然向我道歉,桑奕实在有些受宠若惊。”桑奕内心中有些激动,原本该有的一些小想法也因为陆东来这一波的道歉而偃旗息鼓,这样一位大佬,不该用常理来判断,也不该用自己的小心思来谋划什么。

    用真诚的心来面对就好。

    想通这一点,桑奕整个人的精神都变得开朗了起来。

    陆东来可不清楚,就因为他这一句的道歉让桑奕产生了如此多的想法。

    “陈先生初次来无双城,小女子虽平日无多出现在这里,但对这里还算是熟悉,陈先生若有不懂的地方都可询问,桑奕只要知晓,定然解惑。”

    无双城这样子的地方崇尚武学,如桑奕这般知书达理,实在不容多见,难怪无双城就这么会儿的功夫已经有那么多人在打量着桑奕。

    自然,还有他。

    不过陆东来现在可没有什么好惧怕的,大不了便是一战,凭借自己虎魔炼骨体第五重的肉身境界,无双城大部分的武者根本伤害不了他。

    另外,体内一根白玉骨的存在,让他的战斗力更是直接飙升。

    那是绝对属于可怕的骨骼,难以修炼,但凡能够修炼出白玉骨的人,皆是一方大能,现在陆东来的身躯当中拥有白玉骨,融入自身骨骼当中,若是被其他大能所知晓,必将倾尽全力将他抓获,而后抽筋剥骨,将他的白玉骨从身躯当中提取出来。

    如此的话,往后陆东来这一块地方的骨骼将无法再生出新骨出来,因为已经被白玉骨所覆盖,它的气息会让一些普通的骨骼无法成长开来,这一块地方将会永远缺失。

    普通修者,就算身上拥有白玉骨,也绝对不敢轻易将其融入自身当中,不仅仅是因为过程当中痛苦难耐,更为重要的是会被人所追杀。

    而没有一定修为境界的修士,自然而然也就无法融合白玉骨。

    像陆东来这般现在这种境界就敢如此肆无忌惮,本身就与他强大的体魄有所关系,若是再来一次的话,陆东来就未必拥有同样的勇气了,过程太过痛苦,对于精神和身体都是一种巨大的折磨,若是一个不小心,只怕体内所有骨骼都将崩碎。

    还有一点,以目前地球的状况来看,能够发现到他体内白玉骨的存在少之又少,或者根本不存在。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有那个胆量,否则就是凭借先天境界的修为,他也绝对不敢如此肆无忌惮,稍微超过他三个境界的存在,很容易就是发现他身上的白玉骨,那样子的话,不仅他危险,他身边的人同样危险。

    然而对于地球的快速崛起,灵气的复苏,他只能选择这样一条不归路,他的敌人太多,势必要在短期之内变得更强。

    一旦等天地规则对于金丹高的压制减弱,他的实力无法变得精进,关于天宗的所有人,怕都会被金丹高所覆灭。

    “好。”

    陆东来点了点头。

    这一回,他放缓了速度,感觉是在体验,重新回到以前的生活状态一般,没有了修者该有的样子,反而像是地球上的一名普通青年,再没有了耀眼的光芒。

    他一路上走着,有着灰色长袍以及身上银白相间的面具,不怕被别人认出身份出来,固然这一路上他见到一两个赛制人,且他们行动自由。但陆东来还是一眼看了出来,他们受制于人。

    这种所谓的自由是建立在他们拥有一定的实力基础之上,能够为他们的‘主子’赢取一点儿声望,这样才会有现在的状态。

    至于其他赛制人的话,若无法强大开来,下场很是凄凉,会被关禁闭,甚至不给粮食,直至饿死。

    两名赛制人中。

    陆东来认出一人出来。

    郝宁。

    牧天榜上第二十名的存在,来自于地球秘境当中,与天宗属于良好的交友关系,当初天宗创立开启之时,对方曾送上贺礼。

    能够进入到牧天榜前二十的存在,实力自然毋庸置疑,很是强悍,且对方也是一名炼体修士,这样一人的存在,在无双城这种地方很是吃香。

    事实上,不管外界的实力如何,牧天榜上前十的高,甚至很多都不如郝宁。

    在这里,炼体修士更为受到重用。

    但陆东来并未出搭救,很多赛制人的情况不明,没必要这种时候暴露自己,也会耽误了年莫战的决策。

    在这一点上,陆东来足够狠心,也是因为他们并未跟陆东来有着太过密切的关系。

    “陈先生,在无双城当中,哪怕是赛制人,也是有高低贵贱之分,像这样子的人,他们的身份会相对自由一切,但在他们的身上,依旧有着属于奴隶的烙印,别人无法强行改变,这是一种酷刑,所有的赛制人都会经历过这一阶段,但他们似乎已经慢慢适应了这样子的生活,想要改变这种现状,并不容易,因为时间长久,很多人的棱角其实已经被磨平了……”

    磨平了么?

    陆东来内心中一闪而逝的一抹杀意,难以掩饰。

    这是多么可怕的折磨,将一个人的锐气硬生生的消亡,从此成了这些人的玩物,甚至是用来打赌用的乐趣。

    桑奕感受着陈白龙的变化,只是看着,并未说话。

    这事儿已经持续了数百年了,难道就真的那么容易改变么?又不是没有赛制人想要反抗过,但最终全部都被击杀……陈白龙先生,是否真的有那个能力能够改变这样子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