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七百四十七章:找寻麻烦(上)
    ,。

    陈白龙不说话,桑奕自然不会再开口说其他话,她本身就是陪衬,陈先生需要她的时候她才会开这个口。

    陆东来心中没有太多的想法,他心思简单,目前为止,只需要做年莫战要求他做的事情罢了。

    两名拥有‘自由’的赛制人从陆东来的身边经过,其中一人的眉头略微皱了一下。

    “怎么了?”

    另外一人发现了不对劲,自然而然开了口。

    能够进入到这里的赛制人,牧天碑中的实力从来不会太过弱小,况且还是牧天榜上前二十的存在,实力毋庸置疑。

    郝宁想了想后将心中的困惑说了出来,“你注意到那个戴着面具的男子了没?”

    方肖的目光顺着郝宁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发现了陆东来,“他怎么了?就是因为大白天戴着一副面具才引起你的好奇么?可是在这无双城当中,每天稀奇古怪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不过是戴着面具的男子,不足为奇,倒是他旁边的女子,那不是年家的桑奕么?她素来不会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年四爷将她保护的极好,通常而言,能够见到桑奕的人实在少之又少……”

    顿了顿,方肖的目光重新回到了郝宁的身上来,“郝宁,那女人虽然不是无双城的人,却也不是你可以觊觎的,那女人的身份可了不得,你一旦动了心,下场一定会很凄惨,她不是你可以去碰的,想都不要去想!”

    这绝对是一种警告,若非两人之间的关系极好,方肖根本不会开口说这样一番话出来。

    郝宁心头升起一丝感动,但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我当然知道那女人了不得,事实上,我说的不是她,正是她身边那个戴着面具的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和他在哪里见过。”

    方肖道,“你没开玩笑吧?他戴着面具呢?你连他的脸都没有看到就说熟悉?”

    郝宁听了方肖的一席话后点了点头,“也许吧,可能是我的错觉,毕竟我连他的脸都没有见过,而在这里我们连灵气都无法动用,更莫说探查了,走吧……”

    方肖叹了一口气,他们来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刚开始还有一些傲气,毕竟在地球当中都是天之骄子,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除开被那个少年魔王压制的有些厉害之外,在哪里,他们不是呼风唤雨?只是因为魔王的名头太过响亮才会导致他们不是那么出名……

    否则的话,年轻一代当中,他们如何也都是至强者,能够争夺造化的人。

    “我有点想念少年魔王了……”

    方肖想了想后开口道。

    郝宁一愣,“少年魔王?已经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个人的名字了,你居然还能够想得起来……不过说的是啊……少年魔王,你是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人的?”

    方肖道,“地球当中,他以一土著的身份打得那些进化者一个个跪地求饶,如今更是建立天宗,成为天宗的宗主,这样一个人怎么样都不会简单,我在好奇,他是否也来到了无双城这里……能否再掀起一番属于他的波澜画面。”

    郝宁很快就是说道,“不可能的,就算那少年魔王再厉害,可是这里是哪里?无双城啊,所有的灵气都无法动用,只能够凭借肉身的力量来抗衡,那少年魔王固然可以以先天境界的实力斩杀凝魂境高,更是曾经站杀过一名金丹境界的强者,但那又怎么样,那注定是在有灵气的情况下才能够完成的壮举,现在这里无法动用灵气,那少年魔王的实力也将大打折扣,所有的天赋神通都将无法动用,他和普通的修者还有什么区别?就算来了这无双城,下场也并不会比我们好到哪里去,最多就是待遇要比我们来得好。”

    方肖道,“这也未必吧?少年魔王的肉身强度大家都有目共睹,很是强悍,怎么可能……他来这里的话,如果真的拥有强大战斗力,说不定能够帮助我们脱离现在这样子尴尬的身份……”

    郝宁摇了摇头道,“如果可以的话,谁不希望这样,所有来自于地球的人恐怕都期望着有这一天的到来吧?但到头来呢?历年之来,炼体修士并非没有,你看我,也是炼体修士,但那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被人所限制着?我们这里所有的炼体修士基本上都是后天修炼出来,只要是后天修炼的修士,都能够在肉身上找到一丁点儿的痕迹,无法掩饰,但是无双城这里的人呢?他们完全不一样,每一个人从出生开始都天赋神力,小小婴孩的啼哭声都具备有可怕的穿透力,更莫说一岁左右的婴孩了,完全可以行动如暴风,恐怖非凡,跑动起来,风声猎猎作响,甚至要比一些赛制人更为可怕,一些天之骄子,在无双城这里足够的天才人物,三岁左右就完全可以将我们赛制人吊打……更莫说成年之后,这样的人简直就是战斗器,少年魔王的实力强悍不错,肉身我也承认很强,可是到了这里,就以这里无双城年轻一代排名前十的存在,随便一个人出来都有可能将少年魔王斩杀,他们从小就是肉身的极致者,少年魔王在这里的话,也注定会将陨落。”

    ……

    方肖,郝宁二人的说话声虽然小声,但依旧被陆东来捕捉到了,修炼虎魔炼骨体,最先修炼的就是六感,能够让其六感变得比常人更为敏锐,听觉也是提升上去。

    现在,他无法动用灵气,但是虎魔炼骨体的运用反而变得比过去更为可怕,因为他可以沉下心来感受这种变化。

    所有人都认定虎魔炼骨体不过是神通的一种,但他们又哪里能够明白,这种功法曾是一个时代最为可怕的炼体法门,真正能够将他修炼到极致的人,绝对可怕非凡,哪怕站立原地,就是呼吸出去也是如同山洪崩塌一般。

    这样一种神通,又如何能够简单?况且陆东来每一次修炼虎魔炼骨体,哪一次不是置之死地而后生?那种痛苦的经历,绝对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