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七百五十三章:巨人韦典
    几根粗筋在他的脖颈爆裂而起,一根根的青筋如同一条条蜿蜒的小龙盘旋,充满了视觉系上的爆炸性。

    在无双城年轻一派中,乐意跟韦典交手的,不超过五个人

    不仅因为他这样子的体型,更是因为他的狂暴打法,而所谓的狂暴决然不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那么简单。

    “对,二哥你一会千万要小心,该嘱咐的我都已经嘱咐你了,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但凡这小子露出来马脚,不用我们韦家再出头,他们年家将会在无双城,再无容身之地。”韦天湖趴在二哥韦典的耳边,悻悻的说道。

    得意的眼神正好与坐在对面的桑奕无形中对视在一起。

    见韦天湖这反常的模样,桑奕的眉头也是轻蹙,隐约有些不好的感觉。

    但她又撇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座位的陈先生,顿时心安了不少。

    因为,他仍然是那副安然泰山的模样,好像什么问题都难不倒他似的。不知道为什么,桑奕认识陈白龙仅仅半个月,却极其相信陈白龙的能力。

    宴会的场面,算不上特别的隆重,但也有交谈的氛围。

    到处都有人,一些人脸上露出一副酣畅大笑的表情,一些人则是自鸣得意,也有一些人与人碰酒交谈。

    但唯独,年家此次参加宴会的几人,分外的沉默。

    坐在座位上,除了偶有其他人过来,跟年庚行,碰酒打招呼之外。

    基本上,没有什么走动。

    大多人都注意到了陈白龙这个最近声名大噪的存在,自那日废掉其二人的手臂并将其二人斩杀之后,陈白龙这一名字,几乎就已经在无双城声名鹊起。

    谁都知道,年莫战的身边多了一位实力强大的可卿。

    “陈白龙,久仰大名。”

    有人主动上前,想要结交陈白龙,毕竟强者为尊,这样一人,足够深交。

    然而面对这人,陆东来的表情依旧淡然,仿佛身边只是一名无关紧要之人,连看都不曾去看一眼。

    “哼!”

    最终,这人直接气哼哼的走掉。

    其中也不乏一些知性女子,以及身材‘特别’女子主动一点,她们同样端着酒,身形婀娜的朝着陈白龙这边而来。

    然而同样,这些人亦是无功而返,陆东来根本连抬头都不曾抬头一下,整一个过程只是自顾自的喝茶。

    灰白面具之下,那近乎不动的瞳孔,给人一种生人勿进之感。

    这些人同样自讨没趣,冷哼之声不绝于耳。

    哪怕是年庚行这样的人也是暗自捏了一把汗,这陈白龙,当真是让人有些摸不准啊,这些个美女,难道很差么?

    对于陆东来而言,这些不过红粉骷髅罢了,甚至连身边的桑奕万分之一都不及,桑奕他都不曾动心,这些人焉能入眼?

    有了之前的试探,这会儿也没人再去主动与陈白龙结交,可以看到,整个会场大多数人都在交头接耳,唯独陈白龙的身边,孤零零不过年家几人,形成了天壤之别。

    一直到宴会中场的时候,等大多数人都交谈的差不多了。

    各自坐在座位上,欣赏起了歌舞的表演,韦天湖,这才借机露着一脸不怀好意的表情,朝着年家的座位走了过去。

    跳舞的都是一些身材丰腴,线条优美,肤白如雪的美人,长着一头乌黑的长发,但在她们的脖子上,都是套着一个显眼的银环圈,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有些女人的胳膊上,还有着道道的血印,好像是被鞭打留下的痕迹。

    “这些都是被城中贵族圈养的女赛制人,她们在无双城的地位很卑微,甚至还不如男赛制人。”年庚行对着旁边镇静的陆东来,缓缓说道。

    银白面具之下,陆东来望着舞女队伍,皱起了眉头。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素未谋面的女赛制人们,在宴会上当起了跳舞女,他的内心波动很大,有一种想要冲破制衡的愤怒。

    城中贵族?

    蝼蚁尚不自知!

    “桑小姐,好久不见。”韦天湖走近,很是谦和的跟桑奕曲了下身,桑奕也是颇懂礼仪的站起来,曲身回礼。

    看着一脸人畜无害的韦天湖,她的内心可谓异常反感。

    其实,在很久之前,韦家和年家,是有过一次联姻关系的。

    这段关系的男女主角,便是韦天湖和桑奕。

    本来桑奕也没选择的机会,毕竟奉献她自己,能够让年家在无双城的根基更加稳固几分,没什么不妥的地方。

    可在一次意外的巧合之中,桑奕也是得知了她最敬重的大哥,年骁龙的真正死因!

    杀人凶手正是韦家!

    而韦天湖就是这次事件的策划者。

    自这件事浮出水面之后,两大势力的关系,可谓一度恶化到极其恶劣的地步。

    说好的联姻关系也完全破裂,年骁龙生前对桑奕的照顾很是无微不至。

    所以,尽管两家之间现在的矛盾,没有之前那么恶劣,桑奕对韦家依然提不起丝毫的好感。

    在起身回礼后,桑奕没有说话,而是座回了位置上,眸子深处宛如有座冰山。

    韦天湖则没有丝毫的尴尬,打了个响指,旋即一个女赛制女仆,很是有眼色的走了过来,给韦天湖倒满了酒。

    摇晃了下酒杯里清澈浓烈的白酒,韦天湖眸子衍射出诡异的光芒,颇有深意的说道:“这赛制人,一直都是我们无双城最有趣的一类存在,桑小姐我说的对吗?”

    旁边的女赛制仆人,听到韦天湖这么说,不由得浑身都颤动了一下。

    桑奕则是冷道:“韦公子,有什么话可以明说,遮遮掩掩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位是?”韦天湖灵动的目光,再度一寒,转而注意向旁边的陈白龙身上。

    桑奕道:“这是我们年家的客卿,陈白龙先生。”

    “哦,原来是陈先生,久仰大名,听说上一次,有人想要一睹陈先生真容,最后却是不小心因此搭上了性命,真是没想到,无双城还隐藏了一位像陈先生这样的高手啊。”韦天湖悻悻看着陈白龙,说道。

    原本他以为这么说完,陈白龙会慌张。

    却不知,银白面具下的陆东来,根本没将韦天湖放在眼里。

    仍旧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宛如不动磐山。

    之前他也是听年莫战提到了韦家的三公子,韦天湖是一位极其聪慧之人,在背后担任着韦家军师的关键人物。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对陆东来来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狡诈的计谋,都等同于自作聪明,自掘坟墓。

    “陈先生有没有兴趣,改日到我韦府上做客?”

    见陈白龙没什么实质性的反应,韦天湖的目光收敛,早听说这家伙是个桀骜不驯之人,所以,做出这种反应,韦天湖也没有显得太过意外,而是继续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

    冷眸爆射出一道凌厉的光芒,陈白龙在万众瞩目之下,终于缓缓开口。

    一句话,令得韦天湖的脸色煞然变色,难堪起来。

    上一次他这么说话,还是在无双城,遇到地痞流氓的那一回。

    顿时,整个宴会的气氛都变了,在场的人,都是感觉到了一种漠然的压力。

    就连平时气场凌厉的韦天湖,也感觉到有些隐隐的压力。

    但他还是稳了下来,露出一副悻悻的表情,起身说道:“今日也算是我第一次见陈先生,一直都知道陈先生实力强劲,正好今天我二哥韦典也在,不知道陈先生是否有意跟我二哥切磋较量一番,也好让我们开开眼,看看陈先生的拳脚到底有多强。”

    韦典!

    听到这个名字,年庚行的老脸,顿时煞然变色。

    桑栾也是一样,她何尝不清楚韦家韦典的实力,是多么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