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七百五十六章:血洗宴会
    一位年龄大概三十多岁的男子,骤然从席位上站起了身。

    目光仿佛被强力磁铁吸引住了一般,在座的不止是他。

    陆陆续续的七八个人,站起身来,目光紧紧的盯向宛如湖水般寂静的陈白龙身上,仿佛心里有了打算。

    陆东来皱了皱眉头,他感觉到了一股密集的杀机!

    黑熊精血?

    他不清楚,这是什么宝贝玩意,也从来没在无双城听说过。

    但居然能够令得这么多人,如此疯狂,使得他突然对这黑熊精血产生了一点兴趣,不过也仅是一点而已。

    在年庚行和桑奕听到黑熊精血四个字之后,脸色也是豁然一变。

    他本来还不担心,韦天湖刚刚那一番言辞,会给陈白龙带来什么危险。

    但是韦天湖竟然用十滴黑熊精血做悬赏,这顿时让他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陆东来无疑会因此成为众矢之的,俗话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

    更何况,是这么多双手。

    银白面具下,陆东来目光一敛,旋即冷道:“不怕死的话,一起来便是!”

    “上!”

    几名男子,眼神相交,旋即从席位跳出,同时出手。

    陆东来站在原地,平静如斯。

    目不转睛的盯视着视他如猎物的几个人,手掌骨节曲紧,猛然发出脆响,仿佛要将几个人尽数捏成骨粉。

    小心

    桑奕看着被众人围杀的陆东来,心顿时高高悬起。

    但她并没有出声,生怕自己影响到现在无暇顾它的陈先生,当即娇手合拢,望着天空在心底默默祈祷起来。

    “杀!”

    嘶吼暴起,三名青年男子,杀气涌动,就如三柄钢刀一样,直攻向陈白龙的喉咙、侧额等要命之处。

    “渣滓!”

    从喉咙毫不压制的发出深深的不屑声,陈白龙身形突兀间猛退去一小段,双臂却如同会延长一般,似野狼突击,牢牢掐出了两名男子的脖颈。

    就在他们的杀招贴面的瞬间。

    “咯吱!”

    骨头断裂的声音森然响起,两个试图挣扎的男子,脸敦顷然潮红,脖子被捏成了粉碎。

    无数血线从陈白龙抓脖的指缝间喷出,恐怖如斯!!

    “黑熊精血是我的!”

    另一个男子,目睹两人的惨死,眼神却依然饱含贪婪。

    爆喝响起,拳似利剑般刺向陈白龙的喉咙,顷刻便抵至脖颈。

    众人眼中均散发出灼热的光芒,狂妄自大的陈白龙,终于要毙命当场了么

    一边桑奕,望着场面,心中的担忧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年庚行的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望着位居角落,一脸悻悻模样的韦天湖,心底怒道:

    “此人诡计多端,一定要找个机会想办法除掉才行!”

    他的计划,本意是邀请陆白龙参加城主宴会,让陆白龙获得大家的认可。

    同时借此机会,稳固年家在无双城的位置,宴会上会出现一些麻烦的事情,这他之前就预料到的,但他没万万没想到,韦天湖居然如此奸诈。

    为了扳倒年家,甚至不惜用宝贵的十滴黑熊精血作为代价!

    怒意漫喉,年庚行眼底如火山隐涌。

    韦天湖一日不除,年家当真在无双城举步维艰,如履薄冰。

    “蓬!”

    接近致命的一拳,直接砸到陈白龙的喉结。

    紧接着一声沉闷之响,男子身形倒退出数米的距离,涌起一脸的震惊之色。

    虎魔炼骨体!

    男子感觉自己拳头击中的并不是陈白龙那脆弱的喉结,而是一块坚硬的磐石。

    反观陈白龙,站在原地,安然无恙。

    一种撕裂的痛,在男子的手臂扩散着,那是骨头碎裂才会有的疼痛。

    显然,他的手臂主骨,拳头的指骨,已经被陈白龙的喉结震出了些许的裂缝。

    痛得他感觉身子再无法直挺,惊恐的起伏的低头呼吸着,仿佛被巨大的阴影包裹。

    “蝼蚁!”

    银白面具下,陆东来漠然出声。

    一股森冷的气息,顿时包裹全场,年庚行双眼诧异,他甚至感觉到了周身的寒冷。

    陆东来的气势实在太强了

    “咚!”

    一拳贯穿男子的肩膀,那本是他身体一部分,此刻,却如同荒野断木一样横飞出去。

    血雾喷薄!

    紧接着陈白龙双臂一凛,三具尸体丢了出去。

    压垮了朝他涌来的其他人,但仍然有人目光疯狂,毫无退意。

    眨眼间,五六个人,再度将陈白龙包围。

    “唰唰刷!”

    眼神交替,五六个雪亮的宽刀,从腰胯抽出,个个杀气浓郁。

    陈白龙的目光却没起丝毫波澜,反而是冷笑起来。

    几人望此状皱眉,似乎是也怕出什么意外,顿时同时出手,个个施展起自己最为拿手的杀招。

    一瞬间,陈白龙四周刀光四起,杀气密集。

    仿佛一片树叶,也难逃出这密密麻麻的刀影,但陈白龙从未想过逃。

    至于这些不要命的人,也都得死!

    “擦擦擦擦!”

    响亮的声音响起,但陈白龙却并没倒下。

    倒像是一尊铁塔一样,寸毫无伤。

    众人目光一凛,显然不敢相信,这种事情。

    就连一直在旁观的韦天湖,也是终于变了脸色。

    他早听说,上次陈白龙在坊市附近杀人的事情,知道普通的兵器,根本伤不到陈白龙。

    所以他也是专有准备,特地安排了几位刀法了得的高手,埋伏在宴会上,为了防止万一。

    几人手里的宽刀,也是他专门请人打造的。

    可谓削铁如泥,锋利无比。

    但韦天湖仍然没想到,陈白龙会强到如斯地步!

    这样精心的安排,仍然没有威胁到陈白龙的性命分毫。

    “噗!”

    “噗!”

    “噗!”

    似乎是被那手腕的反震感,突然吓到了,在众人气势衰弱的瞬间,陈白龙整个人杀意大涌,几个眨眼,宴会场上,顷刻血雾弥漫。

    不断有惨叫声在那血雾深处响起,韦天湖望着这场景,眼眸不由的颤抖,他虽然毫发无伤,但却感觉到疯狂的肉体割裂和震慑灵魂的杀气。

    “啊!”

    伴随着最后一道惨叫声的结束,一个血红面具的男人,从血雾中缓缓走了出来。

    血红面具下,陆东来森然冷笑。

    紧接着朝着坐席孤立的韦天湖,逐步靠近过去。

    “你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我可是韦家二”韦天湖一脸惊恐的看着带着血红面具,恐怖如斯的陆东来,身体不由得颤抖着说道。

    “蓬!”

    就在众人还未从刚刚的瞠目结舌,抽回神来的时候,一个沉闷的巴掌声猛然响起。

    原本还在跟陈白龙,针锋相对的韦家二公子,韦天湖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

    一嘴顽固的牙齿,就如同受到撞击的塑料泡沫一样,尽数散落。

    在空中喷发出一道血线

    等到韦天湖身体落地的时候,已是血肉模糊,生死不明。

    “蝼蚁自作聪明的下场,只有自取灭亡,还有谁想替这个蝼蚁出头?那便一同上吧,我奉陪到底。”

    陆东来目光森冷的环视整个宴会场,缓缓说道。

    话罢,众人皆是心脏颤抖,眼神避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