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七百五十九章:重创年家4
    “卡卡卡卡!”

    几十把钢刀在砍到男子身上的时候,仿佛是螳臂进攻车轮。

    竟是尽数折弯,明明是受到了群刀劈身,但黑肤男子似乎格外的兴奋。

    左手如同黑熊掌一般掏出,重重的拍在一个商贩的腹部,一块血肉,就这样从他的腹部分离出来。

    望着肚皮上的血肉窟窿,商贩在满脸惊恐的神色中倒下........

    “蓬!”

    似乎根本不过瘾,黑肤男子嘴角弯起一抹邪笑,鼓动双臂,不断的打在周围商贩脆弱的头颅上,旋即一个个如同田地里的西瓜一样,从他们的脖子上分离出去。

    血雾染街。

    恐怖残暴的杀人方式,令得个个商贩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吓得魂飞魄散。

    “他是韦家的大少爷,韦敖,快跑啊,跑啊!”

    一个商贩在黑肤男子靠近的时候认出了他,眼神细思极恐的说道。

    但话音刚落,他感觉到身体猛地一下撕裂。

    等再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劈成了两半,思维在意识过来的时候,也陷入半死亡的空白。

    面前的韦敖,不屑的撸了撸那沾满鲜血的手腕,淡淡道:“真是弱爆了.....”

    .....

    “什么,韦敖来了?”年庚行站在院中,皱着眉,震惊道。

    在他的面前,曲身着一身小商贩打扮的普通农民,他是有幸被派来传递消息的,在他离开的时候,整条街的商贩,已经有起码一半倒在血泊里。

    “陈先生,还请您出面,帮我们解决麻烦。”

    年庚行一只手置于胸前,对着身后的陈白龙恭敬说道。

    陈白龙这几日在年家,基本上,可以说是在一种焦急等待的状态。

    由于在无双城已经呆了一段时间,所以,他的身体已经渐渐适应下来,很难再有新的突破。

    而经过等待了这几天,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句话。

    .....

    无双城。

    城主府邸。

    龚奇也是刚刚落座,城主田猛并没有招待他。

    负责招待的是他的女儿,田白灵,而田猛正在家里闭关,据说是到了突破的关键时刻。

    “龚公子,好久不见。”

    丰腴的娇躯,缓缓坐在龚奇旁边的椅子上。

    田白灵套着一个蝴蝶黄的花边裙子,手里抱着一只懒洋洋的白猫,红唇微启,露着摄人心魂的迷人笑容,让人看见有种想要骑在身下的冲动。

    但无双城很少有人敢有这种想法.......

    “田小姐。”龚奇微低了低头,起身道。

    旋即再度落座,耳边响起田白灵的声音:“龚奇公子,平常可不见你来我田府坐坐,今日怎么得了闲空,怎么?不想练武,想玩玩女人了?”

    田白灵一边说着,一边用娇滴滴的眼神,望着龚奇。

    但并没有引起龚奇丝毫的兴趣,田白灵这个人她清楚的很,喜欢强者,有些小聪明。

    背地里和城中不少的高手,都有过混乱龌龊的关系。

    所以,感受着田白灵身上散发出的那种魅惑之气,龚奇的心里压根没起一丝波澜,而是握起手边的一杯茶水,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是想通知城主大人一声,韦敖回来了。”

    “怎么,害怕韦敖威胁到你们龚家在城中的第一势力吗?龚公子,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我可记得两年前,龚奇公子可是和韦家的韦敖,血战了三天三夜,不分胜负啊,如今是怎么?那韦敖在黑森林历练了这么久,这次回来了,龚奇公子害怕打不过了?”

    田白灵笑着说道。

    龚奇眼里却是闪过一丝不屑,冷道:“我龚家什么时候怕过他们区区一个韦家,虽说他们是无双城第二的位置,但跟我们龚家,无论各方各面,都有着不小的差距。我今日来,是想问问城主大人,对最近年家的那个客卿陈白龙的看法。”

    “别生气啊,龚公子,刚刚我可是跟你开玩笑呢,你说年家的那个陈白龙吗?据我所知,年家和韦家的好戏,可是刚刚开始上演,韦敖一个时辰前,一个人去了年家的坊市,据说,年家伤亡惨重,而那个陈白龙还没有出现。”

    田白灵揉了揉腿间,趴着的懒猫,笑道。

    “连你也知道了?”龚奇皱了皱眉,看着田白灵道。

    据他了解,田白灵一直都是一个对这类事情不太感兴趣的人,今天,田猛闭关,田白灵出面接待他,已经让他感到非常意外。

    “当然,那家伙在我爹的宴会上,出了那么大的风头,就算是不想关注他,也难啊。”田白灵嘟了嘟嘴,旋即又说道:

    “真是遗憾,本来以为就是平日里的那种宴会场面,所以就没有去,真是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么精彩的事情,好想摘下那家伙的面具,看看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啊,不过,可惜没机会了,就要死在韦敖的手里喽,依韦敖那家伙的脾气,陈百龙连着伤他两个弟弟,恐怕会被打成肉酱,然后丢到森林里去喂黑熊吧?”

    田白灵,一边轻笑,一边眼睛里闪烁着丝丝的黯然神伤,仿佛对于陈白龙的下场,很是惋惜。

    但任谁看她的黯然神伤,都看得出来,这是一种表演。

    “打成肉酱,喂黑熊吗?希望如此。”

    等田白灵说完后,龚奇的神色却谈不上轻松,静静的望着牧天碑的天空,若有所思。

    街道上的血腥气息浓重,像是一百家屠户,在同时宰活猪一样。

    不过,与众不同的是,这血液的腥重味道,来自于一个个倒在血泊里的商贩。

    伴随着最后一个商贩被韦敖拧断了脖子,年家的坊市变得像是荒野墓地一样死寂。

    可韦敖并没有离开,而是在血流成河的街道旁站着,玩弄着手里刚刚买的腰带配饰,神情凝静。

    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刚刚那场血腥的屠杀,好像并没有耗费他多少的力气,杀了这么多人,韦敖连粗气都没喘过一口。

    在自己出行之前,父亲韦一哮也是给他特别交代,不管,年家的损失有多少,陈白龙必须要死。

    他在等待陈白龙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