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一章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

    商都,一家环境清幽,充满鸟语花香之感的疗养院。

    一个因为拉上了大半的窗帘,遮挡住阳光之后略显昏暗的房间内,一位肤色苍白的俊秀少年,正在拼着拼图。

    不是那种儿童玩具,而是一千张的那张,适合成人来“玩”的拼图。

    只是,少年的玩法跟一般人似乎有点不一样。

    所有的拼图碎片都不是正面朝上,而是背面朝上,除了边缘的那些部分,看上去根本就是一模一样。

    少年却是饶有兴趣,似模似样地拼着,甚至于基本快要拼好了,就剩下了最后几块而已。

    少年名叫做白夜,有着自闭症、轻度精神分裂之类乱七八糟的病症,是这家疗养院的“元老级”病人。

    五岁那年,白夜的脑海当中莫名其妙多出了一样“东西”——权能与财富之杖。

    于是,原本只是一个普通儿童的白夜,就成为了一个问题儿童。

    过了几年之后,着实医治无望,又因为种种原因,来到了这家疗养院内。

    这家疗养院,当然也不是普通的疗养院,里面居住的病人、患者都跟白夜一样,有着精神方面的问题。

    有些严重些,有些则是轻度的精神问题,还算不上疾病。

    真正严重的患者,疗养院也不会接受。

    这家疗养院花费不菲,里面的病人通常也能得到较好的照顾,比起那种精神病院来说,要好上太多了。

    白夜今年十八岁,花了将近十三年的时间,半年前,他才算是成为了这一根权杖的“代行者”,摆脱了浑浑噩噩的状态,渐渐恢复成为了一个正常人。

    当然,这个正常只是相对而言的正常,不只能指望一个跟社会脱节了十几年的人,在短时间内通过学习和恢复性的治疗就变成了一个真正正常的普通人。

    不过至少现在的白夜跟人交流起来没有任何问题,能说能笑,读书识字没有障碍,少说也有初中二年级的水平。

    算得上是疗养院一大“逆袭”典范。

    十三年的“精神病”生涯,当然不可能完全没有回报。

    白夜成为了权杖的代行者,最低一级的代行者。

    不过就算是最低一级的代行者,白夜也有了几项极为特殊的“能力”。

    其一,便是交易能力,或者说是交易权限。

    作为权杖的一级代行者,白夜在二十四个标准时内,可以跟任何人进行三次交易,三次双方认可的交易。

    并且,可以进行一次强制交易,无论对方是否认可,都将强行进行交易。

    只要白夜对人提出交易要求,不管内容多么荒唐,对方都会认真去考虑交易是否可行——至于决定是否可行的条件,自然是白夜所付出的代价的多寡。

    至于强制交易,就等于是按着对方的脑袋,省去了考虑过程,白夜都只需要象征性地给予一点报酬就可以了。

    第二个白夜可以行使的能力,则是传送,不是哆啦a梦的任意门这样的“传送”,而是可以将白夜本人送往其它世界的传送能力。

    这也证明这权杖绝非来自于地球,而是来自于其它世界。

    “黑,检测一下我现在的状态。”

    摊开,一根黑色,上面有着黑色花纹,一米左右长短,看上去透着神秘之感的华丽权杖悬浮在了掌上空,白夜开口轻声说道。

    黑——十三年的“磨合”期,白夜成为代行者之后,为了更好的“使用”权杖,根据现状所“诞生”的最佳辅助系统。

    如果将权杖比喻成一个复杂的电器,那么黑就是电器的说明书。

    只不过两者都相当高端罢了。

    “是。”

    黑的声音冰冷而械,不包含任何感情,伴随着声音出现在白夜“耳边”的同时,一段信息也同样出现在白夜“眼前”——

    白夜

    种族:人类

    身份:权财之杖一级代行者

    权财值:0

    所谓的权财值,便是白夜进一步掌控权财之杖的关键。

    想要获取权财值,所要做的事情,便是交易。通过交易,不断收益,从而获得权财值,才可以从一级代行者不断往上,真正成为权财之杖的主人,从为其做事变成掌控它。

    基本的情况便是如此,更深层次的一些关于权财之杖的一切,现在的白夜也不清楚。

    摊开的掌重新收起,权杖同时消失不见,白夜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打开房间门走了出去。

    白夜所在的地方是疗养院的生活楼。

    一共有十层,一层是大厅,二层则是餐厅,往上一直到十层都是住宿的地方。

    每层一共十个舒适宜人,供白夜这样的病人所住房间,房间内各种设施一应俱全,房间分别在南北两边。

    楼层的中间则是电梯。

    现在疗养院的病人有五十多个人,还有二十多个房间空着。

    而白夜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元老级住户,居住在最顶层的十层,同时整个楼层也只有他一个人居住。

    乘坐着电梯来到了二层,餐厅内已经有不少人正在吃着晚饭。

    包括一些病人、疗养院的工作人员还有一两个前来探望的病人家属。

    走近窗口点好了餐,白夜走到旁边的小桌子坐了下来,很快就有人把刚做好的食物端了上来。

    毕竟是价格高昂的疗养院,不可能让病人吃食堂大锅饭。

    白夜漫不经心地往嘴里塞着可口的饭菜,没过一会儿,面前就坐下了一个人。

    不是什么病友,而是疗养院的医生,还是一个看上去非常年轻漂亮,穿着白大褂的女性医生。

    即使没有化上任何妆,还刻意带着老土的眼镜也依然无法阻挡那张面容传递出来的令人惊艳之感。

    “白夜,最近感觉怎么样?”女医生坐下来之后直接开口问道。

    宋茵一年前成为这个疗养院的医生,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盲目自信接了白夜这个疗养院的“钉子户”。

    当时疗养院的其他医生都等着看这个年轻漂亮的小丫头的笑话。

    没想到经过宋茵长时间的治疗,白夜居然渐渐恢复了过来,宋茵也因此在疗养院站稳了脚跟。

    再加上本身的确有着极强的能力,宋茵现在也是疗养院的明星医生了,不少病人乃至家属都是冲着她来的。

    宋茵对于白夜的感情和态度也稍微有所不同,至少要比一般病人更加亲近一些。

    “很好。”白夜抬头看了宋茵一眼又继续低头吃着饭。

    宋茵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又随即舒展开来,浅笑着问道:“那你有没有跟你家里人联系,打算什么时候出院?”

    白夜将最后一口饭菜咽下,用奇怪地表情看着宋茵:“为什么要出院?”

    宋茵眨了眨眼睛,沉默了少许时间后问道:“你喜欢这里,不打算出院吗?”

    “对。”白夜理所当然地点头,“这里很好,出院之后就要打工养活自己了,我看过书的。”

    “……打工养活自己不好吗?”宋茵说道,“这是每个人必备的成长道路。”

    “呵。”白夜轻笑了一声,“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

    宋茵轻轻吐出了一口气,她突然意识到,虽然自己帮助眼前的白夜摆脱了“自闭儿童”的身份,甚至一度已经跟正常人没有区别,但是长久缺少跟社会外界的接触,他似乎朝着另外一个不太正常的方向滑落了。

    “那你很喜欢这里吗?”宋茵问道,她想要弄清楚白夜到底在想什么。

    “当然,这里个个都是人才,脾气又好,讲话又好听。”白夜笑着说道,转头朝着另外一张桌子一个吃饭的中年男子喊道,“老王,你个秃子。”

    那边正在吃饭的男子猛地拍下了中的筷子,一脸怒容,就要站起来跟白夜拼命。

    不过霎时间他似乎又想起来了什么似的,摇了摇头,低语了几句类似于自我安慰的话,对着白夜笑道:“白夜啊,你这样讲话是不对的。就算你长得比较帅,这样说话以后也会被人打的。”

    白夜点点头,然后转回去对着宋茵说道:“你看。”

    宋茵放在桌子上的右不自觉地捏成了拳头,忍住了把眼前的剩菜扣在白夜脑袋上的冲动。

    这位老王同志,是个狂躁症患者,治疗好不容易有了起色,结果现在白夜居然干出这等丧病之事。

    好在宋茵是个有职业操守的医生,所以她只能保持“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的姿态,对白夜说道:“既然你不准备出院,那就再待上一阵子吧。”说着,站了起来,快步离去。

    说起来,宋茵也是好心,这青山疗养院又不是非盈利的福利构。

    只要钱给到位了,完全让白夜一直住到疗养院关闭或者他死掉,而白夜家里那边给的钱,一贯相当到位。

    目送脚步不太稳定的宋茵离开,白夜也站了起来,走到了电梯口,悠悠哉哉地上了楼。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白夜锁上了门房,换上了一双运动鞋,活动了一下身子,开口说道:“传送。”

    白夜的身子顿时模糊了起来,然后消失在了这个房间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