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八章 深渊之口
    ,。

    非常有追求的白夜静静站在原地,完全无视了黑暗中那群刺客凶狠的目光。

    恐惧,害怕?

    开玩笑呢,刚才布鲁斯的痴呆岳父拿他那双幽绿原谅色的可怕双眼瞪着他,白夜都没有害怕。

    boss白夜都不在意,又岂会在意一群杂鱼“杀死你”的眼神?

    而塔利亚则是目光闪烁着晦涩难懂之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说起来,刺客联盟里面也不是没有相对正常,不是满脑子毁灭全人类的角色,比如拉尔斯的两个女儿,就对毁灭全人类之类的事情兴趣缺缺。

    很快,中二大魔王拉尔斯就拿着两瓶装满了拉撒路泉水的矿泉水瓶走了回来,交到了白夜的中。

    对着这个泉水的真假,白夜丝毫不担心,接了过来摇晃了两下,颇为满意地装进了刚刚从口袋里面掏出来的红色塑料袋当中。

    “那么,我们的交易完成了吗?小、虫、子。”

    拉尔斯看着白夜,全身的杀气已经喷薄而出,怎么也阻挡不住。

    周围的黑暗当中,一个个刺客走了出来,中的利刃已经对准了白夜,只需要一秒钟,他们就可以一拥而上,将这个小子钉死在地上。

    塔利亚没有说话,没有阻止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不过她同样没有动,而是一种袖旁观的状态。

    只要白夜确认了完成这场交易,拉尔斯就会让眼前这个小虫子尝试一下什么叫做钻心蚀骨的疼痛。

    他不会让白夜死的太轻松。

    强制交易的弊端这时候也显现出来了,权财之杖所维护的是交易本身,却不是交易双方。

    交易完成之后,拉尔斯想要杀死白夜,并没有违反权财之杖的规则。

    拉尔斯并非是反悔,也不是想要拿回拉撒路之池的泉水,他只是单纯想要地在交易结束之后——杀掉白夜。

    甚至,他都想在白夜身上使用那两瓶拉撒路之池的泉水,以保证白夜在彻底死亡之前,感受到最大的痛苦。

    正常的交易在结束之后,交易双方自然很难刀剑相向。

    但是强制交易,白夜按着拉尔斯的脑袋完成了这场交易,在交易结束之后遭到拉尔斯惨烈的报复,再正常不过。

    拉尔斯盯着白夜,只要白夜确认了交易完成,中的利刃闪过一道可怕的寒光。

    就算白夜想要拖延,也拖延不了太久。

    东西都已经到了他的中,就算白夜不“确认”,再过上一段时间,交易同样也会自行确认完成。

    看着杀意已经浓烈到实质化,那双眼真正泛起了幽幽绿光的拉尔斯,白夜感觉到了一种名为“死亡”的阴影正在靠近。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白夜的脸上非但没有任何惊恐,反而露出一丝诡异灿烂的笑容,似乎是在享受这种在刀尖上跳舞、悬崖之上走钢丝,命悬一线的感觉。

    他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看着拉尔斯笑着吐出了一个字:“是。”

    瞬间,寒光如同闪电一样划过了白夜的位置,似乎照亮了这个黑暗的房间。

    下一秒,拉尔斯脸上的狰狞之色变得愈加浓烈了。

    因为这志在必得的一刀,他挥空了,刚才白夜所在的位置,现在已经是空空如也。

    那个小子在吐出那个字、拉尔斯挥刀的瞬间,消失无踪。

    拉尔斯的刀刃,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半分。

    “他人呢?”

    背后的塔利亚双眼瞪大,这绝对不是利用黑暗躲藏起来的障眼法。

    刚才的情况,是真正的上天入地无门,没有半点躲藏的余地。

    “他已经走了。”

    拉尔斯把中的利刃钉在了地上,就在白夜刚才消失的位置,“去,把他的身份、来历,彻底地给我调查出来!”

    白夜呢?

    他此刻当然是已经回到了自己在疗养院的房间内,脸上兴奋的笑容表情还没有散去。

    当白夜得到刺客联盟消息的时候,实际上早就已经过了停留时间,他之所以还可以留在哥谭市,是在消耗权财值。

    而在消耗权财值来维持停留在其它世界的这段时间内,白夜随时都可以回归到他的主世界当中去。

    这也是白夜敢于跟拉尔斯进行强制交易的底气。

    在刀尖上跳舞,生死一线的感觉的确很刺激,但是白夜可没有打算让自己就这样死掉了。

    “黑,我现在有多少权财值?”将雨伞挂在了墙壁的挂钩上,又把拉撒路之池的泉水放在了床头柜上面,白夜坐到了沙发上说道。

    “一千零五十二。”黑很快就做出了回应,“刚才的交易获得九百点权财值。”

    “哦,这么说来一个拉尔斯等于九个企鹅人吗?”白夜笑了笑。

    堂堂企鹅人一下子就变成了“单位数值”。

    白夜的第一次交易是跟哥谭市的出租车司,获得了0.00005权财值,已经被白夜要求黑忽略不计,若是将来有小交易,则是自动进行叠加,直到权财值累计到1点的时候再进行计算。

    后来跟企鹅人进行了两次交易,一共获得两百点权财值。

    跟叔叔白锦城进行了一次交易,获得五点权财值。

    固定去哥谭市所在世界的五次传送会,消耗了五十点权财值。

    在白夜去见拉尔斯之前,白夜一共有着一百五十五点权财值。

    在超过时间之后,白夜一共消耗了三点权财值,在哥谭市多停留了一段时间,再加上跟拉尔斯一场强制交易获得的权财值。

    现在白夜拥有黑所说的一千零五十二点权财值。

    赫然已经达到了二级代行者的要求。

    “我现在已经是二级代行者了?”白夜继续问道,“有什么新的权限或者能力之类的吗?”

    想要成为二级代行者,并不需要消耗一千点权财值,而是白夜所拥有的权财值超过1000点,就可以成为二级代行者。

    在此之后,权财值消耗到一千点以下也不会有影响。

    “开启随身独立空间,可以收纳生命体之外的物质,大小为5x5x5,125立方米,空间内处于绝对静止状态,一切物质保留进入时的状态。”

    “普通交易次数增加为24小时5次,强制交易次数不变。传送其它世界停留时间为48小时,在第12、24小时可以选择提前离开,从回归时间计算,48小时后可以再次开启传送。”

    黑械的声音将二级代行者所变化的地方一一道来。

    白夜成为二级代行者并没有任何特殊的变化,没有身躯一震,也没有光芒万丈,只是悄无声息之间增加了他的权能,对于权杖之杖的使用权限上层了一个层次。

    其中最令白夜感兴趣的变化,自然是多出来的随身独立空间。

    一百二十五立方米,已经是不小的空间,足以装下很多东西了。

    “要怎么使用呢?”白夜问道,悄无声息之间变成了二级代行者,他身上也没有发生任何特殊的变化,自然也不清楚这个随身空间的使用办法。

    “请选择空间出入口固定位置。”黑说道。

    “左——不,嘴巴。”白夜先是看了左一眼,然后嘴角浮现出奇特的笑容说道。

    “固定完成。”几秒钟之后,黑说道。

    同时,白夜也终于感觉到了一些变化,他感觉到了一片黑色的空间似乎已经与自己相连,他可以根据意志将大小不超过空间本身大小的非生物放入到其中。

    “试试吧。”

    重新站了起来,走到了床边,拿起了装着拉撒路之池泉水的矿泉水瓶,往嘴巴里面一塞。

    在瓶子靠近嘴巴的瞬间,微微扭曲了一下,直接消失不见。

    白夜感受到那黑色的空间里面多了一瓶矿泉水。

    尝试了一下,这瓶矿泉水又被白夜给重新取了出来,突兀地出现在了白夜的嘴巴附近,似乎还向前移动了一点距离之后才掉了下来,被白夜接住。

    “似乎有点意思。”白夜不断地尝试着,直到嘴巴有些酸痛了才停了下来。

    当然,这只是白夜潜意识的一个动作。

    就算他紧闭着嘴巴,同样也可以将东西收入到空间内,靠近到足够的距离就可以了。

    张不张嘴其实无所谓。

    将两瓶拉撒路之池的泉水都装进了随身空间里面,白夜并没有停下来休息一下,刚才反复多次的实验和尝试当中,他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这现象让他想起了“恶补”各种各样相关“知识”的时候,无意间瞄到的一部小说的部分情节。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就真的是深渊之口,嘴炮无敌了。”

    白夜脸上带着恶意的笑容,拿下了挂在墙壁上的黑色雨伞,然后伞尖朝着自己的嘴巴,猛地捅了下去,就好像要“吞伞自尽”一样。

    好在房间内也没有其他人在,否则的话,估计白夜就要接受一段时间的药物还有各方面精神上的治疗了。

    企鹅人给的雨伞自然也被白夜收入到了随身空间当中。

    然后,白夜微微张开嘴巴,将雨伞重新“取”了出来。

    只是,雨伞并没有跟拉撒路之池的泉水一样掉落下来被白夜借助,雨伞的尖端朝着外面,以一种跟刚才白夜刺向自己嘴巴一样的速度朝着面前飞了出去。

    在撞到墙壁之后才掉落在地上,分量不轻的伞还发出了一声声响。

    墙壁上面也多了一个小小的凹陷痕迹。

    “就是如此。”

    白夜笑得很开心,随身空间会保留物体进入瞬间的状态,也就是说,将那一瞬间的“动能”也保存了下来。

    重新释放出去的时候,这股力量也不会消失。

    也就造成了眼前的状况。

    随身空间不仅仅只是单纯的储物空间,白夜更是让其有了另外的作用。

    “多看书,果然是有好处的。”

    白夜的嘴巴不再是普通的嘴巴,而是危险的深渊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