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五十五章 武学补完计划
    ,。

    比起另一个白夜拿来“炼制法器”的静室,这个静室并不黑,哪怕是白天,里面依然点满了烛火,可以用灯火通明来形容。

    一张宽大桌子的旁边,圣火教前法王吴俊贤坐在椅子上,正在奋笔疾书。

    听到开门的声音,吴俊贤抬起头来,恭敬地说道:“国师大人。”不过没有站起来。

    倒不是他不想站,而是不能站。

    阔剑地雷的威力又不是那么好承受的,估计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吴俊贤都要靠着身下的轮椅行动了。

    好在他还有武功傍身,以代掌行动,生活也没有那么不方便。

    “圣火教的大部分武功,我都已经写下来了。”吴俊贤对着走到自己身边的白夜说道,“但是教主、圣子、圣女所修炼的武功乃是不密之传,就连我们这些法王也不知晓。”

    “嗯。”白夜点点头,“消息回来没有?他们那边有什么反应。”

    跟吴俊贤交易,让他“为我所用”的之后,白夜就让吴俊贤送了消息给西南之地的圣火教。

    消息的内容是发现了国师白夜不好对付,恐成心腹大患,希望派点高来帮忙。

    “那边……”吴俊贤脸上流出了“一群猪队友老子带不动”的表情,“他们说西南之地还有要事,不能派出人来帮忙。”

    “啥?”白夜有些不悦,“心腹大患啊,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危险程度描述清楚,很危险的那种,对他们来说有灭顶之灾的。”

    听白夜的语气,似乎恨不得圣火教的人来找他麻烦。

    “已经说了国师您将来绝对会成为圣火教心腹大患。”吴俊贤说道。

    “那他们为什么不派人出来,难道不懂先下为强的道理吗?”白夜说道,“你们圣火教都光说不做吗?”

    “也做啊。”吴俊贤比白夜无奈多了,“我们原本还联合了七圣门、虎王宗,打算在皇城掀起一些风浪来……”

    “结果,被国师您给破坏了。”

    “虎王宗就算了,七圣门又是什么玩意?”白夜问道。

    “就是那一天晚上的人,七圣门只有七个人,但是每个都是顶尖高。现在几乎死的差不多了,就剩下那么几个,也不知道在哪。”吴俊贤说道。

    白夜点头:“原来如此,那更加应该派人过来啊。”

    “但圣火教不敢了啊。”吴俊贤说道,“原本圣火教的打算,是趁着北方金国入关,掀起战乱的时候,再举旗。”

    “可是现在,金国求和使团都派出来了……”

    千言万语化作了一句话“圣火教怂了啊!”

    “等等。”白夜揉了揉眉心,“你的意思是说,圣火教怂了。搞什么,说好的造反呢,说好的诛昏君呢?到紧要关头,你们圣火教居然怂了!你们还是不是刀口上舔血,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江湖人士啊!江湖人士的脸都给你们丢尽了!”

    “……”吴俊贤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如果不是眼前这位的军火神教太上长老外加大周国师横空出世,按照原本的发展——金兵已然入关,战乱彻底掀起,他们会在西南之地同时举旗,再加上吴俊贤在皇城制造混乱。

    大周还不风雨飘摇?

    现在呢,金国被白夜那些神奇的法器打成了狗,派出使团来求和,圣火教在皇城的布置又给白夜搅了个稀巴烂——还是随便动个,无意间破坏掉的。

    圣火教能不怂吗?

    他们也不想怂好吗,但是现在形势真的很不利啊!

    “所以现在圣火教是怎么打算的?”白夜看着吴俊贤问道,原本还打算让吴俊贤来个“请君入瓮”。

    “暂时按兵不动,看看情况再说。”吴俊贤老老实实地说道。

    “你们是真的想要造反吗?”白夜叹息了一声,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都要搞大事情了,还这么小心翼翼干什么,一个字就是‘莽’啊。”

    “干大事才需要小心翼翼地谋划吧?”吴俊贤小心说道。

    这位国师大人的思维,真的跟常人有点不一样啊。

    “算了,算了,皇城周边的那些有点势力的江湖门派,你都整理出来了吗?”白夜换了一个话题。

    “已经整理出来了。”吴俊贤送上了一张纸。

    白夜接过来,随意地扫了一眼说道:“很好,那么接下来武学补完计划也要正式启动了。”

    “国师大人,什么是武学补完计划?”吴俊贤忍不住问道。

    他听过白夜念叨过这个“词”,但是却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计划,现在倒是得了空可以问一下。

    “所谓的武学补完计划,就是网罗天下武功,网罗天下高。”白夜停顿了一下,“把它们和他们都聚集起来,集合众人之力,创造出最好、最完美的武功。”

    吴俊贤的眼睛忍不住瞪大。

    这位国师,要的可不单纯是打压江湖这么简单。

    “这样的武功,是国师你要修炼吗?”吴俊贤问道。

    “看情况,没事也可以练一下,重点是弄出来之后可以到处交易。”白夜笑着说道,“你想象这么牛逼的武功,到时候肯定很多人想要买,多么庞大的市场,印个几百万份交易起来……啧啧。”

    “……国师万万不可。如此一来,江湖,不,哪怕是朝廷恐怕也要动荡起来。”吴俊贤劝说道。

    这哪里是打压江湖?这简直就是在改变整个天下的格局。

    “怎么会动荡?一本武功秘籍而已。”白夜毫不在意。

    吴俊贤摇头:“肯定会有无数江湖、乃至其他人为了争夺秘籍而不断厮杀。”

    “杀什么,为什么你们江湖人士都喜欢用‘杀’来解决问题呢?都说了是交易啊,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交易无法解决的吗?”白夜用关怀傻子的眼神看着吴俊贤,“能买到秘籍,干嘛要从别人中抢?你们江湖人不是挺有钱的吗?”

    “呃——”吴俊贤一时语塞。

    他只是代入到了以往的思维模式当中,出现一本秘籍,大家都是你争我夺,生怕被别人抢了去,杀的一阵血雨腥风。

    这才是以往的打开方式。

    现在白夜打算换个打开方式,大家都可以直接买到,谁还去跟别人争夺?

    除非是实在没钱买不起或者“老子就不付钱要抢啊!”的狂躁症。

    “好好努力,到时候你也是有署名权的。”白夜拍了拍吴俊贤的肩膀。

    “署名权,那是什么?”吴俊贤问道。

    “就是把你的名字印在书页上,以后大家翻看的时候就能够看到——哦,吴俊贤原来也参与编写了这本武功秘籍,厉害厉害。”白夜说道,“怎么样,想想是不是有点小激动呢?”

    吴俊贤双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这哪里是小激动啊,根本就是很激动。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可以成功,那么将会是一件多么有面子的事情。

    江湖、武林人士,百分之九十“面子星人”。

    吴俊贤顿时觉得自己眼睛不干涩了,头也不疼了,身体当中涌现出一股力量,恨不得现在就开始着弄什么完美的武功来。

    “把你所知道的,江湖高,那些有名、厉害的、基础化、大众化的武功秘籍,通通都写下来,那些人那些武功都要网罗到武学补完计划当中。”白夜站了起来,对着吴俊贤说道。

    “是,国师大人!”吴俊贤大声说道。

    翌日,白夜刚刚吃完午餐,老管家又匆忙赶到,说是许棣有要事请白夜入宫。

    “国师,那女子对朕不假辞色,你看如何是好?”一看见白夜,许棣就匆忙问道。

    为了吕玔青,许棣特别把双方谈判的地方放到了皇宫中,自己则是在一旁“观看”,搞得谈判的官员打了鸡血似的想要在他面前表现。

    其凶狠程度,恨不得把金国当场肢解了。

    而原本作为主力的金玄宁似乎又不在状态,一副梦游的样子。

    吕玔青只好亲自上阵,结果以往跟那些宫女、娘娘们的斗争、撕逼经验压根就没有半点作用。

    对方压根就不在乎她的言语上的小便宜,就是抓住了“你丫先挑起战争最后给打成狗没想到还要装逼,连门都没有”,把吕玔青按在地上疯狂摩擦。

    若不是许棣意识到事情“不对”,赶紧叫停了这次的单方面蹂躏和碾压,估计这位今晚就需要心理医生进行心里干预了。

    被那群官员们从上到下打击得体无完肤,在这样的情况,吕玔青能对许棣有任何好脸色都奇怪了。

    “陛下应该打扮一下自己。”

    “什么?”白夜的“答非所问”,让许棣很疑惑。

    “陛下你照过镜子吗?你的脸色苍白、脸颊凹陷,头发也有些稀疏,发际线更是升高到了六十岁左右的水平。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陛下今年才三十多,不到四十吧?”白夜问道。

    “是,是又怎么样?”许棣底气不足地说道。

    白夜猛地拍了一下:“问题就出在这里啊陛下,你看看你这幅肾虚的模样,怎么会有妹子喜欢你?男人,是要凭尺寸和时间说话的!”

    “胡——胡说,朕,朕龙精虎猛。”许棣期期艾艾地反驳道,“帝——帝王家的事情,能,能叫做肾虚吗?”

    “陛下莫慌。”白夜笑道,“贫道除了会炼制军火法器,还会炼制一些药物,足以解决陛下的燃眉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