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五十六章 这一点都不武侠!
    ,。

    被化身药贩子的白夜给忽悠瘸了的许棣欢天喜地地走了。

    白夜则是出了皇宫,只是没等他回到国师府,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国师大人。”金玄宁站在白夜的面前,身边没有什么人跟着。

    “有事?”白夜问道。

    “就是关于我们的交易。”金玄宁说道,“我想早日进行,迟则生变,我越早回到金国,成功的会也就越高。”

    “好,三天吧,你准备一下。你是一个人走?”白夜问道。

    “不,我要带上玔青一起。”金玄宁说道。

    许棣对吕玔青虎视眈眈,金玄宁怎么会把吕玔青放在许棣眼皮底下?

    或者说,金玄宁真正担心的不是许棣,他相信以吕玔青的本事,完全可以跟许棣“逗智逗勇”,保全自己。

    金玄宁真正担心的,是眼前这个大周国师。

    白夜笑了笑:“嗯,大周这边我会帮你遮掩一二的,不用担心消息走漏出去。”

    “多谢国师了!”金玄宁松了一口气,既然白夜答应了下来,那么他带着吕玔青离开就几乎成为了定局,哪怕是大周皇帝都未必能够阻止。

    不知道为什么,金玄宁心中就是有这样的信心。

    “不过——”白夜话锋一转,“你确定真的要带走那个女人?”

    “这是自然。”金玄宁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要怎么做是你的事情,原本我也懒得去管。”白夜看着金玄宁,“但是我希望你清楚,我们的之间交易的内容,是我给你一次逆袭的会,不要让其他人影响到了,我可不喜欢看见别人拿着我一堆军火就朝着这边冲过来了。”

    金玄宁抿了抿嘴巴,用力点点头说道:“我肯定不会让玔青影响到我们之间的交易,这一点请国师放心。”

    看来,金玄宁也很清楚,他带着一些人和军火回金国夺权这件事情,吕玔青肯定不会喜欢。

    “不用这么信誓旦旦,其实你这次失败了也没有关系,大不了跑回来,我再给你一些法器,再杀一次。”白夜说道,“我们可以多交易几次。”

    “呵。”

    金玄宁尴尬地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如果把吕玔青抛下,他“一个人”走,成功率当然是最高的,可是他心里真的放不下吕玔青。

    白夜才懒得去管金玄宁的纠结心里,回到了国师府,他很快就挑选出了二十人左右,到时候运送一批差不多军火去金国,让金玄宁这位王爷和金国的皇帝打生打死去。

    傍晚,吕玔青又来国师府找白夜。

    希望白夜能够帮她说服许棣,基本的内容还是跟昨天一样。

    不过白夜已经失去了兴趣,用“参政是不能参政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参政,只能靠交易维持生活这样子,要交易好说,其它免谈”之类的话把吕玔青打发走了。

    根据老管家的说法,被白夜打发走之后,这位痛骂了白夜一路,一点都没有买卖不在仁义在的觉悟。

    不是一个好的交易对象,迟早要完。

    几天之后,回了主世界一趟的白夜重新归来。

    把一堆xx肾宝和好几瓶蓝色小药丸卖给了许棣,除了黄金万两之外,居然还得到了500点的权财值,让白夜很是惊讶。

    接着白夜又丢了一些军火金玄宁,金玄宁带着白夜安排的人和吕玔青秘密离开了皇城,朝着金国进发。

    跟着来的使团成员都被蒙在了鼓励,压根就不知道他们的顶头上司已经离开。

    “怎么会这样!他们居然走了!那女子竟然走了,朕的药才刚刚到!国师啊,你怎么就让他们走了呢!”倒是许棣对吕玔青的离开痛心疾首,却又不敢对白夜发火,委屈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陛下不必着急。”白夜悠悠哉哉地安慰许棣,“虽然他们走了,但是陛下你可以追上去啊。”

    “什么?”许棣愣了一下,追上去是什么操作。

    他堂堂大周皇帝,要出了皇城去追一个女人?

    “当然不是简单的追上去。”白夜看了许棣一眼说道,“估计陛下也不敢出皇宫。”

    “咳咳!”许棣剧烈咳嗽了两声,“朕是九五之尊,天下共主,岂能轻易出宫涉险?这不能算‘不敢’……天家的事情,怎么能说是不敢呢?”

    接下来就是一堆天子坐镇皇城的好处,满嘴乱七八糟的话,白夜也听得不是很懂。

    “这个不重要。”白夜轻描淡写地揭过了这个话题,“重点是,陛下不觉得一个弘扬天家之威的好会吗?”

    “哦,怎么说?”一听到跟交易相关,许棣的态度就有些变化了。

    “我卖给了金玄宁,就那个金国王爷一些军火法器,他现在要回到金国跟他哥哥干一架。”白夜笑道,“到时候无论谁胜谁负,金国必然陷入到混乱当中。那么,正是封狼居胥的时候,区区一场胜利,又怎么比得上开疆拓土所带来的荣耀?”

    许棣双眼瞪大,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虽然他听不懂封狼居胥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这是在形容武将的最高荣耀。

    但是许棣听得懂开疆拓土啊。

    没有皇帝不想要拥有这样的荣耀!

    “国师的意思是,朕御驾亲征?”许棣问道,“会不会有危险?”

    “要说绝对没有危险,也是不可能的。不过危险肯定已经降到最低了。”白夜笑了笑,“御驾亲征带来的荣耀,还可以更上一层楼。不过不上也行,反正天家之威必然振兴。”

    “容,容朕想想。”许棣举棋不定。

    “陛下可以慢慢考虑,贫道就先告辞了。”白夜说道,他还有其它事情要做。

    从皇宫出来,白夜并没有回到国师府,而是带上了许棣给他的两百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皇城。

    一路上引来了很多人奇异的目光。

    这两百个人,可不是这个世界普通人、或者江湖人的传统打扮。

    他们身上穿戴的,都是军用装备——头盔、头套、靴子、衣服,还有防弹衣,每个人都携带四枚雷,两把枪,还有一把突击步枪。

    子弹齐全,足以打一场小规模的战役。

    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

    再加上白夜这个移动军火库的不计,在这个低武世界,足以横扫一切江湖门派、武林人士。

    没有任何门派可以阻挡这支装备着现代化单兵武器的队伍。

    接近两百匹马儿,还有白夜所乘坐的马车在还算平整的官道上疾驰而去。

    此行的目标是六大派当中的黎山派。

    在江湖上也很有名望,掌门梁修德一雷动剑法出神入化,已是剑道大家行列,传闻出之时仿若天降神雷,夺人心魄,让人生不出半点抵抗的之情。

    快马加鞭,花了几个时辰,天色微沉之际,白夜便带着他的现代化单兵武装部队来到了黎山派山门之下。

    黎山派是一座建立在半山腰的门派,山脚下有着一个巨大的招牌,招牌下面便是阶梯,大概有百余格,上去才是黎山派的演武广场的大门。

    江湖之上,除开七圣门这样特殊门派,几乎所有还算有点势力的门派所在的地方,都会在这样的广场空地可以让弟子练武。

    如果连个练武的地方都没有,那这个江湖门派算是完了。

    马蹄声如同奔雷一般由远及近,黎山派当然也不会毫无反应。

    此时此刻,山脚之下的空地上面,已经聚集了不少黎山派的弟子,看着铁骑来到,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马儿在人的操控之下露出了一条通道,原本处在后面的马车缓缓来到了最前面。

    白夜掀开了马车的车帘,走了出来。

    伴随着他的这个举动,其他人也尽数下马,背着的步枪已经拿到了中,横在身前,跟着白夜的步伐前进,随时都可以端枪射击。

    安静沉默,唯有一些马儿的嘶鸣之声传来。

    “这是邪魔妖道白夜?那些奇怪的东西就是他炼制的法器?”黎山派的人群当中,传来了一些小声的议论。

    随着大周的大胜,白夜炼制的军火法器之名自然也会传开。

    当然,几乎所有的江湖人都只是只闻其名,未见其物,内心充满了不屑。

    今日初见,才有一种压迫感扑面而来。

    “你们掌门在不在,叫他出来,贫道前来招安,有一笔交易想要跟他做。”白夜对着那群黎山派的弟子说道。

    “呸,妖道!就你也想要见我们掌门!”有个人厉声呵斥道,“来,随我上!诛杀了这妖道,以正我朗朗乾坤!”

    话是这么说,可那人却没有第一时间冲上来,显然是抱着“黑锅我背送死你去”的想法。

    白夜伸出一只,指了指就近的一个士兵,又指了指说完之后就想要躲到人群中那个。

    “怦!”

    一声枪响,那人脑袋上面多了一个可怕的血洞,身子倒了下去,刺鼻的血腥味开始弥漫,一阵惊叫之声响起。

    不是黎山派弟子太胆小,而是他们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可怕的“法器”。

    “天雷”一响,然后人就死了!

    这一点都不武侠!

    “准头不错。”白夜夸奖道,“回去有赏。”

    那士兵露齿一笑,中枪没有放下去,其他人也端起了步枪,虎视眈眈地盯着这群黎山派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