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八十五章 摄影大师白夜
    ,。

    没有叫醒依然在补觉的黑人小哥。

    白夜和亚历克斯一起投入到了研究大业当中。

    只可惜,光是一个晚上的功夫,哪怕白夜这个样本再珍贵,也不可能取得什么成果。

    不过亚历克斯和白夜倒是想出了另外一个方向。

    毫无疑问,使用了进化药剂的白夜,在生物等级上面,达到了巅峰,甚至可以说比亚历克斯还要高级。

    白夜自身不像亚历克斯那样具有感染其他人,制造出感染者乃至感染体的能力。

    但是,他可以跟一开始尝试制造黑光军团的亚历克斯那样,选择一些黑光病毒的感染者,去控制、“奴役”他们体内的黑光病毒。

    亚历克斯是黑光病毒之王,白夜又何尝不是另一个稍微有些特殊的黑光病毒之王?

    而且白夜的进化是良性而可行,如果他成功“入侵”了黑光病毒,在控制力上面肯定超过亚历克斯,制造出类似于黑光战士那样感染者的成功率也会比亚历克斯要高。

    不过暂时没有时间去给白夜试验了。

    因为外面已经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大地都震动了起来。

    黑色守望已经彻底集结,按照白夜所说的,过来大决战了。

    彼得也没有傻白甜到动之前还“通知”白夜他们,让他们做好准备。

    一夜的时间,足够已经他调动所有的兵力、军火来一场不成功便成仁,轰轰烈烈的大决战了。

    亚历克斯自然是带着他的黑光军团,出去迎战了。

    至于白夜,他收起了实验当中所有的成品黑光病毒药剂,还有黑光病毒抑制剂,叫醒了黑人小哥,走出了实验室。

    “怎么回事!”

    “是黑色守望,他们疯了吗?为什么会进攻这里!”

    基地内部最安全也最安静的地方,亚历克斯的妹妹还有一群要员们跑了出来,面对突如其来的“军事打击”,显得很是焦灼。

    不过很快,一辆黑色的大型装甲车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驾驶座上面的白夜探出脑袋说道:“开往安全之地的最后一辆末班车,秋名山老司亲自驾驶送各位最后一程,诸位要上车吗?”

    副驾上面的拉格伦神色紧张地抓着绑在身上的安全带。

    虽然白夜的话听上去很是奇怪,但所有人还是非常立刻上了车。

    “坐稳了。”

    白夜微微转身,朝着众人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然后,装甲车咆哮而出,伴随着冲天的火光、炮火声还有叫喊声消失在了这片区域。

    十五分钟之后,一辆黑色的装甲车停在了曼哈盾通往外界的大桥之上,这个时候大桥自然已经完全封锁——或者说,中间被炸断,形成了一道将近百米的天堑。

    黑光怪物也难以跨越。

    桥的这边可以看到不少人和怪物的尸体,还有各种各样焦黑的痕迹。

    估计这百米的天堑,一开始也没有这么长,后来经过炮火不断地洗礼才成了这个模样。

    对岸则是布满了各种各样的武器,从重型枪到迫击炮应有尽有,仿若展览一般。

    天空当中甚至还有超过二十架武装直升徘徊着,就算是亚历克斯来,估计也很难冲出这样的重围。

    如果白夜开的车子不是有着黑色守望的标志,靠近的时候,恐怕已经大量炮火招呼了。

    “吱——”

    伴随着一声尖锐刺耳的刹车声,车子在断桥口停下,一群要员脸色苍白地下了车,就连黑人小哥也做了一层“美白”。

    也就亚历克斯的妹妹脸色稍微好看一点——她没有下车。

    “行了,就送你们到这里了。”白夜开口说道,又指着拉格伦说道,“照顾一下这位,不难吧。”

    那群要员纷纷拍着胸脯表示绝对不成任何问题。

    拉格伦弄出了抑制剂,给他们每人注射了一支。

    除非是被感染者抓到咬到,不然的话,空气当中微量的黑光病毒绝对不可能再感染他们。

    这等于是救了他们的性命。

    毕竟黑光病毒的传染性还是很强的。

    而且,拉格伦是一个研究黑光病毒的人才,这样的人才,哪个国家,哪个组织不想要?

    就算白夜不说,他们也会把拉格伦当做宝一样供起来。

    “白先生,你不打算跟我们一起走吗?”那位华夏的要员走到了车窗边问道。

    “不了。”白夜摇头拒绝道,“黑色守望在跟那些黑光病毒感染体进行大决战呢,怎么能缺少我这个摄像师?我要拍点东西。”

    说着还指了指放在旁边的dv。

    “拍点东西?”

    “对,决战后曼哈盾怪物肆虐的情况也可以结束了,多少可以放松一些限制,说不定以后还可以恢复繁华。”白夜说道,“不过总要让人看到一点证据和希望才好。”

    说完,也不理会众人,调转车头,朝着亚历克斯和黑色守望作战的地方开去。

    断桥口,直升正在缓缓下降。

    作为要员,如果他们一直呆在基地当中没有出现,美方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现在都出现在这里了,必然要有所行动。

    至少要保护好他们。

    如果肆虐了二十多天的曼哈盾没有要了这群要员的性命,最后出来了才出了问题,那乐子可就大了。

    “你怎么不去帮我哥哥?”

    亚历克斯的妹妹达娜坐在了副驾上,看着白夜开口问道。

    “我只是一个无缚鸡之力的商人,不是武斗派。”白夜说道。

    “你以为我会信你?”达娜说道。

    那些要员,甚至连拉格伦都未必清楚,但是达娜很清楚,身边的这个男人,是完全不亚于亚历克斯的可怕“生物”。

    “好吧,我骗你的。”白夜说道,“我的主要工作是这个……”

    达娜拿起了身边的摄像说道:“你打算做什么?”

    “说过了,拍摄啊。”白夜说道,“拍摄亚历克斯之死。”

    “什么意思!”达娜脸色大变,死死盯着白夜,大有一言不合就动的模样。

    她原本就不是什么贤良淑德宜家宜室的大家闺秀,反而是一个独特独行,颇有个性的“叛逆”少女。

    “亚历克斯‘死’了,一切才能结束。”白夜完全无视了达娜的杀人眼神,一脸轻松地说道,“他的打算,是干掉那个彼得后就‘死’一次,然后带着你离开,去过自己的生活。”

    “是这样啊。”达娜顿时放松了下来。

    很快,白夜就来“战场”的边缘位置,让达娜自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呆着。

    自己则是带上了摄像,来到了附近的高楼之上,寻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开始摄像。

    黑色守望和黑光军团之间的战斗自然是惨烈到了极点。

    那些重型武器弹药什么的已经用得差不多,就算还有,也被亚历克斯他们毁得差不多了。

    场上已经进入到了最为血腥和残酷的肉搏当中。

    黑色守望的士兵直接丢掉了对于黑光战士没有什么作用的枪械武器,使用了泰坦二型·毁灭,膨胀成为了小巨人。

    甚至可以说,这是一场怪物和怪物之间的战争。

    白夜不断地变幻着位置,调整角度,几乎将其拍摄成为了一部血腥的大片。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场惨烈残酷的“战争”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虽然黑光战士够强,但是黑色守望在人数和装备上还是胜过了黑光军团。

    再加上亚历克斯有意让一切都彻底结束,黑光战士的失败也在预料之中。

    很快,场上就只剩下了亚历克斯一个人。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亚历克斯就输掉了,使用了泰坦二型·毁灭的黑色色守望士兵一个接着一个爆开。

    亚历克斯突破了已经薄弱到了极点的防线,抓住了彼得。

    “哈哈哈,你输了!你这个该死的病毒!”被抓住的彼得丝毫没有临死前的惶恐,反而放声大笑了起来。

    亚历克斯面无表情,直接扭断了彼得的脖子,开始吞噬他。

    不过片刻之后,他的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惊异的表情,身子颤抖了起来,接着倒了下去。

    却是彼得提前往自己身上注入了可以杀死黑光病毒的抗体,亚历克斯作为最高级的黑光病毒集合体,吞噬了彼得,自然也受到了影响。

    幸存的黑色守望战士朝着亚历克斯拼命开枪。

    几分钟之后,亚历克斯的“尸体”躺在地上,似乎彻底失去了生。

    “我们赢了?”

    那些幸存的士兵面面相觑,都在彼此的脸上看到了劫后余生的笑容。

    不过就在这时,一阵踩在碎石块上面的脚步声清晰地传来。

    黑色守望的士兵猛地转身抬枪,就看见那位鼎鼎大名的奈特·白扛着一个摄像朝着这边走来。

    速度很快,几乎一下子就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你们好啊。”白夜关掉了摄像,跟黑色守望幸存者们打着招呼,同时随把摄像塞到了身边黑色守望士兵中。

    那个士兵没搞清楚情况,本能地接过了摄像。

    “你们英勇作战的姿态我已经完全拍摄了下来,这次曼哈盾黑光病毒感染事件,在你们中已经彻底结束。这段音像拿出去,你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英雄。”白夜指着说道,“不过作为交换,这位的尸体我就带走了。”

    “白先生,等一下——”有人开口想要阻止。

    白夜准备弯腰的动作停下:“怎么,难道你打算亲自处理这具尸体?”

    这话却是把周围黑色守望士兵都给难住了。

    就算是尸体,也是黑光病毒集合体好吗?

    谁敢随便触碰?

    难道不怕自己被感染?

    到时候英雄当不成,尸体倒是没有问题。

    “既然不敢,那就交给我,你们说这位尸骨无存就行了。”白夜把亚历克斯的尸体扛到了肩头,很快就消失在了黑色守望士兵的视线当中。

    直到白夜彻底消失之后,这些黑色守望的士兵才渐渐回过神来。

    刚才他们任由白夜带走了亚历克斯的尸体,可不单纯是因为白夜给了摄像作为交换,更不是因为白夜说的“很有道理”这么简单。

    更多的,是一种来自于生物本能地恐惧。

    就好像在漆黑的夜晚看见对面浮现出大型猎食动物的感觉。

    害怕、恐惧之意让他们没有足够的勇气去反抗白夜的举动。

    这种感觉,哪怕面对亚历克斯的时候也没有如此浓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