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恋爱中的青年
    ,。

    现在的白夜,身兼技术部副部长,骑士团副骑士长两职。

    在教皇闭关不在的情况,他几乎就是教团的第三人。

    前两位自然是跟他交易过的阿格纳斯和克雷多——准确一点说,表面上算是平起平坐的位置。

    挖墙脚的行动无比顺利。

    跟克雷多的交易与阿格纳斯不同,白夜没有让克雷多臣服于自己,只是拿了一个副骑士长的位置。

    在白夜眼中,阿格纳斯的价值要比克雷多高上太多了。

    甚至比尼禄还要高,尼禄在白夜眼中,大概相当于一个会移动的“魔人血统之力库”。

    “我臂又开始恶魔化了。”

    现在,移动“血库”就在坐在白夜面前,脸色不算太好看。

    尼禄一边说着一边解下了上的绷带。

    “这才多久,恢复得也太快了一些。”白夜在心里暗道。

    根据黑的说法,大部分情况下抽取了力量,都需要漫长的时间进行恢复。

    而尼禄,这才半个多月,接近一个月的时间罢了,他臂竟然再度恶魔化。

    斯巴达的血脉,果然强横至极。

    “你不觉得其实挺漂亮的?”白夜笑着说道。

    尼禄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说道:“不觉得,你能够跟上次一样暂时压制这个诅咒吗?”

    “问题是没有多大问题。”白夜说道,“只不过你还是会变得虚弱无比,而且,运气不好的话,有可能会死。”

    尽管臂又开始再度恶魔化,但是尼禄被掏空的身子却没有真正恢复过来。

    只是恢复了一点点而已,掏空之后再掏空,白夜不太确定尼禄是不是真的可以承受住。

    万一“断根”了,那就不太好了。

    白夜本人还是倾向于让尼禄多多休息,等到完全复原的时候再来一次比较好。

    “另外,这个不是诅咒。”白夜继续说道。

    “你上次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尼禄伸了伸自己的恶魔右臂,“要怎么样才可以告诉我?”

    “这样吧。”白夜思索了一会儿说道,“你每隔七天为我提供一次血液、血肉,直到我不需要为止,最长就三个月吧。我告诉你事情的真相,过半个月左右,等你身体恢复了,再跟上次一样,我帮你‘压制’这个诅咒。”

    “如果我一直为你提供血液,你会一直为我压制诅咒吗?”尼禄问道。

    “这样的要求,我当然不会拒绝。只不过,我说出真相之后,你的想法就会改变了。”白夜说道。

    尼禄有些惊异地看了白夜两眼说道:“为什么,你不是一个奸商吗?我的血液对你应该会有帮助,我需要你帮我压制‘诅咒’,可你说这不是诅咒,我还会改变心意。如果一开始你就什么都不说,是不是对你比较有好处?”

    “胡说八道。”白夜一挥,一脸正义地说道,“我是个良心商人,良心你懂吗?”

    “……”

    尼禄一阵无语,上一次还在为没能成功榨取剩余价值而悲伤的家伙,居然摇身一变就成为良心商人了,谁信啊。

    捞一笔就跑的交易,白夜当然不会在意什么损人不损人,恨不得把对方内裤都给交易过来。

    但是尼禄不一样,这不是捞一笔就跑的生意。

    白夜虽然让很多人都痛并快乐着,但是有快乐(利益)才是大家可以一直愉快交易的重要因素。

    比如拉尔斯,如果白夜完全不顾他的任何利益,彻底将其完全“榨干”。

    压榨完毕之后,拉尔斯就是白夜死敌。

    而现在,如果白夜回到了哥谭市,有谁想要动白夜,那个人才是拉尔斯的死敌。

    万一白夜出事情,拉尔斯找谁买“寿命”去?

    长期的交易合作,互惠互利才是最好的选择。

    就算是榨取剩余价值,也要润物细无声。

    这样想着,白夜顿时对自己肃然起敬,果然是个良心商人,就是因为太良心了,迈向资本家的道路才会曲折而漫长。

    白夜觉得他应该给自己安上个什么“超时空宇宙第一良心商人”的头衔。

    不然都对不起他各种良心交易。

    “喂。”尼禄看着神游太虚的白夜,伸出在他眼前晃了晃。

    “啥事?”白夜回过神来问道。

    “……”

    尼禄伸捂住了自己的额头,无奈地说道,“你刚才说的交易,我答应了,就按照你说的来。”

    “哦。”白夜点点头,“那我先告诉你真相吧,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变化,那是因为你不是人!”

    尼禄脸色古怪,他不太确定白夜是不是在骂他。

    “尼禄你作为一个孤儿,就没有想过自己的来历吗?”白夜问道。

    尼禄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关于他自己的来历身世之类的,他当然有考虑过,也想要知道。

    但也没有到迫不及待的程度。

    “孙子,你其实是斯巴达的孙子。”白夜对着尼禄说道。

    “……”尼禄总觉得白夜是在趁占便宜。

    过了一会儿,也没有听到白夜说下文,尼禄问道:“然后呢?”

    “哪来的然后,还不够明显吗?”白夜说道,“你是斯巴达的孙子,这压根就不是恶魔的诅咒,而是你与生俱来的力量,只不过因为恶魔的攻击终于外显了。”

    “那我以后会彻底堕落成为恶魔?”尼禄问道。

    “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这种力量多少人梦寐以求。”

    “你身上除了斯巴达的血脉外,还有人类的血脉,混血魔人。所以你不会堕落成为恶魔,但是在必要的时候,你可以魔化成为恶魔姿态,获得强大的战斗力,俗称魔人形态。”白夜说道。

    “原来如此。”尼禄点点头,看上去颇为洒脱的样子。

    “你需要冷静一下,消化这件令人震惊的事情吗?”白夜问道。

    “当然不需要。”尼禄本能地反驳,不能怂!

    白夜满意地点头:“那就好,我们开始吧。”

    “开始什么?”

    “说好的七天一次的血液、血肉抽取,现在是第一次。你既然说不需要冷静,那我们就开始吧。”白夜理所当然地说道。

    “……”

    至于抽取,或者说“吞噬”的过程,白夜没有故弄玄虚地隐瞒。

    直接上缭绕其了黑色的“气息”,刺入到了尼禄的体内,吞噬了他的部分血肉。

    对此,尼禄的疑问是——你也是恶魔?

    回答自然是否定的,白夜表示自己是个正儿八经的人类商人,只是有点微不足道的特殊能力罢了。

    这场交易,白夜暂时得到了100点权财值。

    “先帮我解决这个臂的问题。”吞噬完毕后,尼禄指了指自己的右臂说道。

    “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不是诅咒,是你本身的力量。”白夜说道。

    尼禄点头:“我知道,但是太丑了,我不喜欢,你先帮我处理一下吧。”语气非常吊,就跟那种全世界都不鸟的叛逆少年似的。

    或者说,他就是这种叛逆少年。

    “……会死人的。”白夜说道。

    “不会,我有信心。”尼禄的自信大概来自于盲目。

    “一边去。”白夜嫌弃地挥挥,“你以为你现在的命是你自己的吗?交易没有彻底完成前,你的命还关系到我的利益,年轻人没事不要作死,这种事情——”

    “想想还挺好玩的。”

    “不过我玩玩就行了,作为重要的商品,你不能乱来。”

    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那我的怎么办?”尼禄问道。

    “这还不简单。”白夜丢出了一只白色的套,把尼禄右臂的衣服放下来,让他带上套。

    这下子,那恶魔化的臂就被彻底掩盖住了。

    “衣服会破的。”尼禄指了指肘的位置,那里有些凸起,撑得衣服有些鼓鼓囊囊。

    “一般行动不会破就行了,多大点事,真的打起来了就不要在乎好不好看的问题了,你女朋友看不到就行了。”白夜说道。

    说实话,以尼禄的性格,与其说是在意臂的变化,倒不如说是在意姬莉叶的态度。

    他想着的是如果自己的异化被姬莉叶看到了会怎么样。

    因此才会患得患失,对于臂的变化极为在意。

    其实姬莉叶才不会在意这种问题。

    恋爱中的青年,内心戏总是那么多。

    “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白夜打算赶走戏精尼禄。

    恋爱使人智商下降,而白痴是会传染的。

    “对了,再过几天,教皇就要出来,主持举行这次的魔剑祭典了。”尼禄对白夜说道。

    “哦?”白夜露出了颇为有兴趣的表情。

    他倒是记得,在某次魔剑祭典上,姬莉叶唱歌,然后尼禄的叔叔、维吉尔的弟弟——但丁出现,一枪崩掉了教皇,由此展开了后面一系列的故事。

    其实基本也没有太过故事,就是尼禄一路追着但丁狂砍,发现了教团的一些秘密。

    然后但丁又一路狂砍,最终把教团的人还有教皇他们通通砍死。

    砍死制造阴谋的人,就解决了阴谋。

    典型的斯巴达家族粗暴作风。

    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砍一刀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把对方砍死。

    教皇出来,意味着距离但丁出现不远了,白夜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看到白夜若有所思的表情,尼禄也没有再打搅,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