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我愚蠢的儿子索伦啊
    ,。

    在那诡异低语之声响起的同时,白夜眼前的画面也突然一黑。

    陷入到了彻底的黑暗当中。

    很快,黑暗中出现一点火光。

    在画面的中心,火光开始扩大燃烧,慢慢变成了一团火焰。

    诡异的低语之声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似乎在不断地催促白夜靠近火光。

    白夜的视线不断地拉近,靠近着火光,周围的低语之声也变得宏大了起来。

    从原来的纷纷扰扰变成了吕梁大钟之音。

    眼前的火光积蓄不断地扩大,似乎形成了一直由火焰组成的独眼。

    “臣服……”

    周围的吕梁大钟之音彻底化作了两个字,疯狂地在白夜耳边回荡。

    眼前的火焰之目涌动了起来,上面缭绕着的火焰化作了一只只火焰之,又好像是毒蛇一般,朝着白夜缠绕了过来。

    白夜的视线被火焰之彻底沾满,似乎下一秒就会被拉入到这火焰之目当中。

    “臣服你大爷啊,苦逼还老想着让人臣服,被人打得龟缩在魔多成了一个死宅,哪里的自信让人臣服!”

    就在即将被吞噬的瞬间,白夜不屑的声音响起。

    臣服之声直接消失,眼前的画面破碎开来。

    “怎么了?”尼禄开口问道。

    他感觉到身后的白夜身子震动了一下。

    “是索伦这个家伙。”白夜的从真知晶球上移开。

    这枚真知晶球跟索伦所掌控的真知晶球有着密切联系,使用的时间一长就会被索伦找上门来。

    “没事吗?”尼禄说道。

    他使用的时间不长,倒是没有被索伦找过来。

    “没事,不过我很不高兴。”白夜说道,伸出五指张开,看上去想要捂住整张脸一样,“我都还没有忽悠他,这个家伙居然敢忽悠我,不行,我要报复回来。”

    “从来都只有我忽悠人!”

    一张黑色的面具“出现”在中,被他戴了上去。

    尼禄转过头看了一眼,白夜赫然戴上了一张纯黑色的骷髅面具。

    整张脸都被面具所覆盖,只剩下一双眼睛暴露出来。

    带上了黑面具的白夜再度把放在了真知晶球上。

    不过这次不是去寻找甘道夫他们的护戒小队了,目标换成了魔多的索伦!

    索伦失去了魔戒,失去了肉身。

    现在的他就只能在魔多的巴别塔之上,以巨大魔眼的形态存在着。

    作为一个tou窥狂,他无疑是中土很多人的噩梦。

    不过今天,高塔之上的索伦之眼震动了起来,上面的火焰好似毒蛇一般狂舞着。

    “找到你了。”

    真知晶球,原本就有着跟水晶球使用者沟通的能力。

    就好像索伦用真知晶球找到白夜那样,白夜同样可以用真知晶球找到索伦。

    这不是一件难事。

    正在魔多的半兽人们可以看到,那令它们畏惧、臣服的索伦之眼,上面的火焰不断地燃烧着。

    然后,竟然有了黑色的气息不断地从火焰中冒出来。

    那些黑色的在索伦之眼的面前,半空中,形成了一张巨大的黑色骷髅面具。

    隐隐约约有着跟索伦之眼分庭抗礼的感觉。

    “你是谁!”

    索伦的声音在魔多上空回荡着。

    “我愚蠢的儿子索伦啊,我是你素未谋面的亲生父亲。”

    巨大的黑色骷髅面具当中传来了非常宏大、慈祥,如同天父一般的声音。

    索伦之眼上面的火焰燃烧得更加厉害了。

    这不是物理层面上的较量。

    而是精神层面上的交锋。

    索伦想要侵蚀白夜,把他变成自己的傀儡,现在换来的是白夜的反击。

    黑面具让白夜拥有“催眠能力”。

    这股力量,在本质上跟索伦让人堕落,奴役他人的力量没有太多区别——都是控制。

    白夜所说的“我是你素未谋面的亲生父亲。”不是单纯发泄或者调笑的话。

    而是真的在催眠控制索伦,让他认为白夜是他的父亲。

    当然,想要催眠控制索伦显然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就算真的要催眠控制,也不是白夜现在所用的粗暴办法。

    一上来就要成为别人的父亲。

    就算是对普通人,也不可能那么简单就成功,更不用说是索伦了。

    “父——”

    索伦大概迷惘了0.1秒钟的时间,那让人尴尬的词差点脱口而出。

    “滚!”

    接着化作了愤怒无比的咆哮,索伦之眼前的黑色骷髅面具开始消散。

    却是索伦不再使用真知晶球,主动切断了他跟白夜之间的联系。

    那股诡秘的“控制之力”让索伦有些心惊。

    要知道,整个中土,也就索伦本人有着类似的力量罢了,现在又冒出来一个。

    不小心之下,索伦还差点着了道。

    这叫他如何不心惊,想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真知晶球一时间他又不愿意再用,以免再被对方当做“儿子”。

    作为一个大反派,索伦无疑是多疑而谨慎的,他很少以无可抵挡的狂暴boss形象出现。

    不管是被夺去魔戒、毁去身体前后,索伦都更加倾向于幕后黑的形象。

    这一次,幕后黑被突然冒出来更加黑的黑给“教训”了一顿。

    以索伦的性格,在弄清楚情况之前,只会缩在魔多“瑟瑟发抖”。

    蝙蝠战内,白夜把黑面具取下,心满意足。

    既然索伦喜欢欺骗、奴役、控制别人,那就也让他尝尝被人控制的滋味。

    至于会产生什么连锁反应,白夜才懒得去管。

    他开心就好。

    “切断到是快,不然还想跟这个家伙交易一次。”白夜把黑面具收回到了随身空间内,在心里暗道。

    “不过仔细想想,这个家伙除了一点锻造戒指的工艺,似乎也没有其它东西可以交易了。”

    索伦虽然一直都是魔戒的主人,但是魔戒不在他上。

    至于力量什么的,只有普通交易才可以交易。

    想要强制交易的话,索伦身上能够引起白夜兴趣的也就是制造至尊魔戒的技巧了。

    如果萨鲁曼这个家伙没能找到塔里昂,从“强兽人研究者”成功进化成为“魔戒锻造者”的话,白夜到时候还会找上索伦。

    下一次,就不会让索伦切断得那么快了。

    蝙蝠战在摩瑞亚矿洞的入口停下。

    矿洞的入口遭受到了巨大的外力打击,现在已经被巨石和大量碎块堵住。

    矿洞入口处有一泽大湖。

    护戒小队在这里遭受了一只大章鱼的袭击。

    原本他们对于是否进入到矿洞还有一些疑虑,那只大章鱼帮他们做出了选择。

    收起了战的白夜盯着湖水,似乎在搜寻那只大章鱼的踪迹。

    背后尼禄发动了魔人形态,巨大的半身蓝色恶魔虚影浮现,阎魔刀一挥,身后那蓝色虚影同样随着尼禄的动作挥刀。

    很快,矿洞入口就被清理开来。

    同时也造成了更大的破坏,看上去第二次真正的塌方即将来临。

    “走吧。”白夜转身,走进了矿洞当中,尼禄紧随其后。

    就在他们踏入到矿洞的时候,身后原本平静的湖水突然“沸腾”了起来。

    几根巨大的触从湖面下伸出,朝着矿洞入口的尼禄和白夜卷了过去。

    尼禄脚步停止,拔刀、转身!

    鲜血飞撒了出来,一根触断肢掉落在地上。

    暴怒和疼痛之下的大章鱼,触胡乱挥舞着,砸在了矿洞入口的岩壁上。

    第二次塌方瞬间开始,把矿洞入口彻底掩埋。

    那大章鱼还不满足,触在岩壁上疯狂地砸着,发泄了好一通后才重新沉入到那深不可见的湖水中。

    “该死的东西!”

    矿洞内,尼禄从掩埋了他的石块废墟当中爬了出来,拍打着身上的灰尘骂了一句。

    现在的他看上去很是狼狈。

    不过气息却丝毫没有微弱,这样的塌方肯定不会对尼禄造成什么伤害。

    “走吧。”白夜解除了黑雾形态,落在了尼禄面前。

    “这个我能学吗?”尼禄问道。

    “唔——”

    白夜沉思了起来,“理论上来说,这属于我的力量,似乎也可以交易的样子,以后找个会试试看吧。不过就算交易给你,保护我的时候你可不要用。”

    “我知道。”尼禄点点头。

    这一点他还是拎得清楚的。

    ————

    摩瑞亚矿洞深处,一阵铁器撞击石头的声音不绝于耳,渐渐深入到地下更深的地方。

    几乎传遍了幽深得好似迷宫一样的矿洞。

    甘道夫脸色严肃地盯着那个闯了祸的霍比特人。

    “你这个愚蠢的家伙!”显然,这个霍比特人不小心的行为将会引发巨大的危险。

    “有东西过来了,数量太多!我们走!”

    没等甘道夫说多少话,莱戈拉斯开口说道。

    他听到了大量“野兽”的嚎叫声,朝着这边不断地靠近。

    进入到矿洞,护戒小队也知道了这里已经不在是矮人的地盘,恐怕有更加可怕的生物占据了这个地方。

    现在,这些生物出现了!

    “怦!”

    “怦!”

    “怦!”

    一连串的枪声响起,既然已经被发现了,护戒小队几个“火枪”自然也开始开枪。

    那巨大的声音反而有些震住了那些汹涌而来的食人妖、哥布林之类的怪物。

    护戒小队乘冲出了包围圈,开始了紧张刺激的逃亡之路。

    半个小时后。

    “该死的!”波罗莫把中没有了子弹的枪丢到了地上。

    旁边的莱戈拉斯早在几分钟之前就用上了弓箭。

    几个人都是气喘吁吁的模样。

    旁边的霍比特人倒是稍微好一些——他们的战斗力不强,但是体力、耐力非常好。

    又不是主要战斗角色,现在反而没有阿拉贡他们那么累。

    而甘道夫——

    “滚!”

    他中的魔杖抽在了身边袭来的哥布林身上,几乎将其抽成了一堆“烂布”,狠狠地砸在了几十米开外的大股“军队”当中。

    又砸死了十多只怪物。

    强大的近战巫师,名不虚传。

    “厉害!”

    众人的头顶响起了一个声音,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