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剁手党萨鲁曼
    ,。

    树人的友谊。

    价值4000点权财值,出售最高价格为4500点权财值。

    把那些树人给治疗好了,白夜自然也拿到了“树人的友谊”这个特殊的号角。

    这场交易他一共得到了200点权财值。

    唯一有一点不好的,就是白夜需要时不时回到这里找树人补充一下“能量”。

    时间飞快地流逝着。

    很快就到了跟萨鲁曼约定的日子。

    蝙蝠战再度划破长空,又一次让艾辛格那简陋的空防系统成为了笑话。

    萨鲁曼看着眼前的白夜,脸色不算太好看。

    不仅仅是白夜又一次闯入到了他的领地中没有打招呼,更是因为魔戒的事情。

    “我已经找到了那个塔里昂并且带了他回来,但是我没有办法让他开口。”萨鲁曼说道。

    “我要你有何用?”白夜看着萨鲁曼,摇了摇头。

    萨鲁曼本身其实算得上是专家级别的“询问者”了,除了占领了艾辛格之外,他甚至还蛊惑了另外一个人类王国洛汗的统治者——希优顿。

    他原本以为只要自己找到了游侠,从他口中问出“魔戒的制造方法”是一件极为轻松的事情。

    但是萨鲁曼忘记了,塔里昂原本也已经死掉。

    他之所以活下来,是因为他跟另外一个灵魂共用着一个身体。

    另外一个灵魂,魔戒最初的创造者,精灵凯勒布理鹏可是第二纪元就存在的老不死。

    以灵魂的状态附身塔里昂,跟他一起对抗索伦。

    到现在为止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这样的老怪物,萨鲁曼想要撬开他的嘴,是在太难了。

    对方甚至有自我毁灭的段,让萨鲁曼投鼠忌器,都不敢上过于极端的段,只能把他和塔里昂暂时囚禁起来。

    明明眼前就有一座宝库,却因为没有钥匙无法进入。

    萨鲁曼的心情当然不会好。

    “我已经快要成功了,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几天就足够了。”萨鲁曼说道。

    他可不希望白夜又把消息给了别人。

    到时候就不是别人寻找塔里昂了,而是会直接攻打他的艾辛格了。

    “太慢了,看来我只能亲自下场了,塔里昂在哪?带我去见他。”白夜说道。

    “你有办法?”萨鲁曼一愣。

    “有。”白夜说道,“带路吧。”

    萨鲁曼深深地看了白夜一眼,带着他走下了高塔。

    两人顺着台阶,来到了高塔之下的地下室牢房当中。

    曾经的萨鲁曼把甘道夫囚禁在高塔之上——就一个小平台,凌冽寒风肆虐,四面都是高空,没有任何可以下去的道路。

    结果被风王钻了空子,极为轻松地就救走了甘道夫。

    现在萨鲁曼学乖了,开始把人关押到地下牢房当中防止人逃脱。

    塔里昂的脚上都被沉重的铁链绑着,半跪在地上。

    双高高扬起,呈现出一种近乎被吊起来的姿势。

    身上有一些伤口,地下也有一些血污,脑袋低垂着,头发遮住了脸庞,看不出他此时此刻的状态。

    但显然已经被萨鲁曼“招呼”过了。

    “怪不得他不肯开口,就你这样的段,没有直接操刀砍死你,已经是很好的脾气了。”白夜对着萨鲁曼说道。

    萨鲁曼一阵无语,不用这样的段,难道还要跪下来求这个人类游侠吗?

    白夜的话似乎“惊醒”了塔里昂,他抬起头,看了白夜一眼,冷笑了一声,虽然没有说话,不屑之情表露无遗。

    至于看向萨鲁曼的目光,就是绝对的仇恨了。

    不加任何掩饰的。

    无论是塔里昂还是凯勒布理鹏,都因为索伦而家破人亡,对于索伦的爪牙,恨不得食之而后快。

    “出去吧,别影响我们的友好交流。”白夜对着萨鲁曼挥了挥。

    萨鲁曼没有过多停留,走出了房间。

    塔里昂的脑袋又重新低了下去。

    他很清楚,对方想要从他这里得到什么。

    不过塔里昂其实不会魔戒的锻造方法,真正懂得的人是他体内的另外一个灵魂凯勒布理鹏。

    而凯勒布理鹏,他曾经有着被索伦拷问过的经历。

    无数年之后,他早已无所畏惧,任何段都不可能让他开口,哪怕索伦亲自上阵也是一样。

    塔里昂不觉得这个看上去有些神秘黑袍人有办法让凯勒布理鹏开口。

    “想要复仇吗?”

    只是,那黑袍人的第一句话,就让塔里昂变了脸色,猛地抬起头来。

    “你说什么!”塔里昂的这句话几乎是低吼出来的。

    “我问你,问你们,想要复仇吗?”白夜重复了一边,“塔里昂、凯勒布理鹏,告诉我,你们想要复仇,想要真正杀掉索伦吗?”

    塔里昂开口:“你不是索伦的走狗?”

    “不,我是索伦的父亲。”白夜一本正经地说道,“一段时间前,我们刚确立了父子关系,他没有明确拒绝,那就是默认。”

    “……”塔里昂觉得眼前的家伙似乎是一个疯子,无药可救的那种。

    索伦的父亲,亏他也说得出口。

    不过很有意思。

    因为他跟凯勒布理也都是疯子。

    活了这么多年,被仇恨一直折磨着,看似冷静,两个人其实早就已经不正常了。

    “你可以杀掉索伦?”塔里昂直接问道。

    这一次,他的声音带着重音,脸上有着一个虚幻的苍老精灵面孔若隐若现。

    不仅仅是塔里昂在问,凯勒布理鹏也在问。

    “我们来做一场交易,你们告诉我魔戒的锻造方法,帮我锻造魔戒,乃至至尊魔戒,我帮你们杀掉索伦。就是这么简单。”白夜大半笼罩在阴影下的面孔浮现出一个笑容。

    这是一场塔里昂、凯勒布理鹏无法拒绝的交易。

    不是白夜动用了强制交易,只是普通交易,他们就无法拒绝。

    “哈哈哈。”塔里昂和凯勒布理鹏同时笑了起来,“你说你可以杀掉索伦?”

    “是的。”白夜语气依然平静,“这场很公平的交易,你做不做?”

    “等你杀掉了索伦,再问我要——”说话的是凯勒布理鹏。

    “不。不。”

    白夜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需要魔戒的锻造方法,也需要魔戒,这是杀掉索伦过程中的重要段。”

    “你应该清楚,在交易中,我不会欺骗你或者反悔。”

    “只要交易成立,索伦就是我的敌人。”

    “好。”凯勒布理鹏答应地非常干脆,都不需要白夜再多说一些什么。

    只要能杀掉索伦,别说是魔戒的锻造技术了,哪怕死亡他也在所不惜。

    塔里昂也是一样。

    当然,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场交易,白夜是跟凯勒布理鹏做的。

    不过塔里昂和凯勒布理鹏几乎可以说是一体的,也就没有分的那么清楚的必要了。

    “那么交易愉快。”白夜走上前去,伸出。

    “崩!”

    “崩!”

    随着清脆的声音,塔里昂身上锁链竟然被白夜直接用给扯断。

    看那轻松随意的模样,显然还没有用全力。

    塔里昂笑了起来,这个跟他交易的神秘人越强,那么杀掉索伦的概率就越高。

    那他就越高兴。

    对于两个可以说是从地狱爬回来的老怪物来说,喜悦和愤怒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明了。

    可惜萨鲁曼不懂,所以他没有办法撬开凯勒布理鹏的口。

    当然就算萨鲁曼懂凯勒布理鹏和塔里昂要什么,他也没有办法给。

    杀掉索伦?

    哪怕是高傲自负的萨鲁曼,也不敢开下杀掉索伦的条件。

    “你们……”看着出来的白夜和塔里昂两人,萨鲁曼有些吃惊。

    白夜怎么把这个家伙给放出来了?

    “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从今天开始,这位就是我的首席锻造师了。”白夜对着萨鲁曼介绍道。

    “你得到了魔戒的锻造方法?”萨鲁曼问道。

    这才过了多久?

    “是的,别忘记我是一个商人。交易,就是这么简单。”白夜说道。

    “那……我们可以深入合作交易了吗?”萨鲁曼看着白夜说道,“魔戒,还有那些药剂,我都需要。”

    “可以。”白夜笑了起来,看向萨鲁曼的目光就好像在看一只大肥羊。

    让萨鲁曼这样什么大场面都经历过的老者都觉得莫名有些微寒。

    不过很快萨鲁曼就挺起胸膛,扬起了脑袋。

    他堂堂彩袍巫师,难道还会怕了区区一个商人不成?

    五天之后。

    “我都要一无所有了!要一无所有了!你不知道吗白夜?!”

    萨鲁曼那绝望愤怒地咆哮声在艾辛格的高塔之上回荡。

    如果他懂得“破产”两个字的含义,这个时候大概就会大喊自己已经破产了。

    高塔下的强兽人们抬起头又低头继续干活,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自从三天前,萨鲁曼的声音就经常在高塔之上回荡。

    前几次还有强兽人准备冲上高塔为主人报仇,被愤怒的萨鲁曼赏了个“滚”字之后就学乖了。

    现在对于萨鲁曼的咆哮,这群强兽人都可以做到等闲视之。

    可喜可贺。

    面对白夜开出来的价格,高塔内的萨鲁曼几乎要吐出血来。

    这几天,跟白夜的交易,他几乎所有的家底都被榨干。

    原本萨鲁曼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有钱了,没想到真正开始“买买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如此地贫穷。

    “不要的话,那就算咯,我去卖给别人。”白夜说道,“这是至尊魔戒,可不是一般的魔戒。”

    “要!”

    萨鲁曼红着眼睛,伸送出了自己的“权财值凭证”。

    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剁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