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二百零六章 请务必尊重裁判
    ,。

    黑巫师、食死徒们狂热无比地嚎叫着。

    这才是他们所期待的战斗,有死亡才会有胜负。

    而不是那些蠢货巫师们的过家家。

    不少黑巫师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上场了。

    要知道,在魔法界,黑巫师是人人喊打的对象,现在伏地魔站了出来。

    终于有了一个舞台让黑巫师们发泄自己曾经的怒火。

    他们如何不激动?

    “好,胜负已分。工作人员请把失败者抬下去。”主持人、解说、裁判,身兼三职的白夜拿着话筒说道。

    很快,就有人上来,将那位死去的傲罗抬了下去。

    伏地魔傲视全场。

    “那么,今天的比赛就到此为止了,明天继续。”白夜开口说道。

    那些激动的黑巫师们一愣,这就结束了?

    刚刚开始杀人呢!

    但是就连伏地魔对于这个安排也没有半点表示,这些黑巫师自然不敢随意质疑白夜,原本激动的神色慢慢冷却了下来。

    复赛的第一天,以伏地魔击杀一个强大的傲罗告终。

    给那些“白巫师”心里蒙上了一层巨大的阴影。

    这一天的夜里,不少参赛者聚集在了一起,商量着如何对付那些黑巫师。

    当然,退出是不会有人退出的。

    早在比赛开始之前,白夜就曾经说过,这一场会死人的魔法会。

    能够进入到复赛,心里有了准备,不至于胆小到因为伏地魔杀了一个人就选择退出。

    第二天的复赛,赛场上和观众席上的气氛开始变得凝重了起来。

    那些“白巫师”们依然克制着,没有下杀。

    黑巫师们则是开始毫不犹豫地使用一些不可饶恕咒。

    什么阿瓦达索命、钻心咒、粉身碎骨之类的咒语层出不穷。

    “我认输!”

    一个巫师大声喊道,声音当中夹杂着痛苦。

    他被黑巫师对的钻心咒击中,没有了反抗之力。

    “认输?我要你死!”

    那黑巫师狂笑了起来,他是食死徒中的一员,性情癫狂暴戾,自然不愿意放过对。

    “好,比赛结束。”

    裁判白夜慢悠悠地说出了这句话,让这位食死徒下一个魔法硬生生停了下来。

    只是就在众人以为他会放下魔杖的时候,这食死徒双眼露出了凶光,身上魔力再度涌起。

    竟然打算强杀了躺在地上的对。

    “啧,阿禄。”白夜开口。

    靠在赛场边缘墙壁上,闭着眼睛的尼禄双眼睁开,阎魔刀出鞘。

    空气当中响起了呼啸之声。

    一道微微泛着蓝光的刀芒出现,瞬间从那食死徒身前掠过。

    食死徒保持着挥动魔杖的姿态。

    冷汗一点一点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下一秒,他拿着魔杖的右掉落在了地上,鲜血喷洒了出来。

    这食死徒捂着断的伤口,跪在了地上,大声哀嚎了起来。

    声音比那位中了钻心咒的巫师还要凄厉惨烈几分。

    “工作人员,来一下把这位抬走。”白夜指了指那个躺在地上家伙说道,他是幸运的,及时喊出了“认输”。

    不然的话,白夜是不会阻止战斗继续进行下去。

    裁判,讲究就是一个公平公正。

    白夜又岂是那种吹黑哨的人?除非来个几十万的权财值才有可能。

    “这个也拖走。”

    很快,就有工作人员上前,将两个伤员尽数带走。

    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很明显的血迹。

    “好了,继续开始下一场比赛。”白夜一脸冷静地说道,“有件事情需要说明一下,在赛场上,还请大家务必尊重一下我这个裁判和解说。当我说出比赛结束的时候,任何人都不得再动。”

    “念在刚才那位是初犯,因此只是断掉一只,以示惩戒。”

    “下一次还有在犯着,就是终身禁赛。”

    终身禁赛,听起来似乎根本不算是什么惩罚。

    像这样的天下第一魔法会,估计也就只有一次。

    禁赛不禁赛,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一联想到,断仅仅是惩戒的话——这个终身禁赛,会不会有可能是那个白发小子直接砍掉违规者的脑袋?

    这才是终身禁赛,从此以后不用参加任何比赛了。

    没有过多解释终身禁赛的真正意思,白夜宣布了下一场比赛开始。

    尼禄依然靠在他背后不远处,抱着阎魔刀闭目养神。

    姬莉叶最近似乎迷上了古大侠的小说,因此现在尼禄很有西风吹雪的风范。

    这个气管炎的弱鸡。

    贵宾席的独立包厢内,刚才那个被断的食死徒跪在伏地魔面前。

    伏地魔一只轻轻旋转着指上带着的魔戒,一边说道:“起来吧,把你的‘恢复’一下。”

    “是。”那个食死徒说道。

    他的动,是伏地魔的一次试探,试探一下白夜对这个魔法会的公平性的重视程度。

    现在结果已经出来。

    白夜不会允许别人破坏这场盛会的秩序和规则。

    如此一来,伏地魔也没有了做一些小动作的必要。

    把白夜推到邓布利多那一边去,反而不美。

    一旦白夜翻脸,毁掉了他的魂器的话……

    “魂器!”

    一想到这里,伏地魔就有些咬牙切齿。

    他这段时间也在调查,希望找到自己的魂器。

    斯内普按照伏地魔的命令,把白夜的房间都翻了个遍。

    结果却丝毫没有线索。

    谁也不知道,白夜把魂器藏在了什么地方。

    在魂器没有到之前,伏地魔只能按照白夜定下的规矩走。

    虽然按照情况,他依然可以直上云霄,但是这种被人限制的感觉,着实有些糟糕。

    场上的比赛继续进行着。

    不多时,又有白夜熟悉的著名巫师登场。

    斯内普,这位双面间谍,依然是一副死人脸的模样,对则是一个普通的巫师。

    不是黑巫师,但也不是傲罗。

    随着白夜“比赛开始”的声音,斯内普随意地挥动了两下魔杖。

    那优雅的动作好像是在指挥一样,对面那个巫师身子抛飞,又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呕出了一口鲜血,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几根,昏迷了过去。

    秒杀。

    绝对精彩的秒杀。

    “获胜者是西弗勒斯·斯内普,混血王子,强大的黑巫师。”白夜笑着说道。

    斯内普原本离开的脚步一顿,猛地转头看向白夜,目光择人欲噬。

    “呵呵。”白夜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斯内普选似乎有话要说。”

    他走到了斯内普身边,把话筒递了过去:“想要说一下胜利感言吗,第一轮复赛虽然没有这个环节,但是增加一下,想必大家不会介意。”

    场上的观众当然不会介意。

    他们知道这个脸色阴沉的男子是霍格沃兹的老师,却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这么强大。

    更没有想过这是一个黑巫师。

    裁判、解说员白夜已经在两天的解说和判决当中树立了自己的“公信力”。

    没有多少人怀疑他会故意黑斯内普。

    这么说来,这个脸色阴沉的家伙真的是个黑巫师。

    搞不好还是伏地魔安排在邓布利多身边的间谍?

    精彩的大戏啊,大戏。

    围观群众们显得很激动。

    “我没有什么要说的。”斯内普从牙缝里面挤出了几个字,甩头就走。

    “哦,看来这场胜利并没有让选斯内普感到高兴,大概是因为对过于弱鸡的关系吧。”白夜毫不客气地说道。

    好在那位弱鸡选已经昏过去了,不然的话,估计能气昏过去。

    比赛继续进行着。

    几天后,参赛人数已经大量减少。

    凤凰社、魔法部的傲罗、伏地魔的食死徒,还有不是伏地魔下属,但同样倾向他的黑巫师,各有伤亡。

    赛场上的“血腥味”也越来越浓重。

    大家看好的夺冠热门,邓布利多和伏地魔毫无悬念地一路高歌猛进。

    遇到同阵营的对,那些对会直接认输。

    遇到不同阵营的,则是两人展现自己强大的时候。

    邓布利多也告诉了不少巫师,哪怕不是不可饶恕咒,他想要的话,依然可以杀人。

    一个用阿瓦达索命想要杀掉邓布利多的食死徒,被他反弹成为了一具尸体。

    至于伏地魔,只要不是他阵营的对,尽数死在了他的魔法之下。

    那些巫师连说出“认输”保命的会都没有。

    白夜也没有偏向任何一方,在比赛没有结束之前,压根就没有插的打算。

    “接下来的比赛,对阵双方是我最喜爱的选海格,还有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食死徒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我建议这位选参赛前最好修剪一下自己的那扭曲的头发。还好这里不是高级餐厅,否则的话她会被禁止入场。”白夜拿着话筒说道。

    观众席上发出了一阵哄笑。

    白夜的毒舌解说是相当能够冲散赛场血腥味和压抑的气氛。

    当然,对于被毒舌的贝拉特里克斯来说,滋味就不太好受了。

    但是她不能对白夜出,只好把愤怒发泄在了海格身上。

    各种不可饶恕咒不要魔力似的往海格身上招呼。

    海格其实算不上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巫师,他会的魔法不多。

    但是他是一个混血巨人,战斗力绝对不弱。

    自有自己的办法对付贝拉特里克斯,他抱起了一块巨石,挡住大部分魔法朝着贝拉特里克斯冲去,如同坦克一般。

    这也是白夜为什么说他是自己最喜爱选的原因。

    海格比赛的观赏性可比大部分只会站在原地,稍微动两下挥动魔杖的巫师要高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