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哥谭人总有奇怪的要求
    ,。

    三个代行者名额都被占据。

    分别是拉尔斯本人和下两个最强大的刺客。

    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帮白夜找到合适的厨娘,接着就是赚取权财值的同时学习其它世界各大boss的先进毁灭经验。

    “总觉得,我的代行者里面,也就哈里正常一点啊,为什么都不是正儿八经的商人呢?”

    白夜在心里暗道,不禁陷入沉思。

    肯定有什么地方出现了什么问题,可是找不到。

    一阵阵不算响亮的轰鸣之声传到了房间内,拉尔斯站了起来,走到了已经被加固过的阳台上,看着阿卡姆之城上空出动的无人一个个自行爆炸开来,叹息了一声。

    “果然失败了呢。”对于这次计划的失败,拉尔斯在蝙蝠侠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已经预料到了。

    现在到没有什么不满的情绪。

    只是遗憾。

    一方面,失败多了也就习惯了,另外一方面,他现在的目标可是星辰大海、无尽世界。

    不用在拘泥于一个哥谭。

    其实拉尔斯也是倒霉,他所在的世界,加上他的梦想,根本就是超级地狱难度的级别。

    换成其它世界,以拉尔斯的实力和头脑,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苦逼。

    不过在其它世界,拉尔斯估计也没有现在的实力。

    “话说你真的可以让你女儿去缠住蝙蝠侠,然后就可以实行自己的计划了。”白夜说道。

    “……”

    拉尔斯哼了一声,他不是那样的人。

    现在成为了权能代行者之后,就更不需要这样的段。

    “我待会就去强制交易蝙蝠侠。”拉尔斯说道。

    “你没钱。”白夜说道。

    想要强制交易蝙蝠侠这种“世界意志之父”,如果只是一锤子买卖,“买”点东西还好,如果是强行要蝙蝠侠臣服一段时间为己所用,需要的权财值恐怕海量。

    就算拉尔斯把所有身家都转化成为权财值恐怕都办不到。

    夜色深沉,现在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时间。

    阿卡姆之城当中,电力系统都被破坏得七七八八,这座犯罪之城,大部分地方都陷入到了最深沉的黑暗当中。

    随着无人的爆炸生的消失,黑暗当中就只剩下了寂静。

    “准备一下,我也要走了。”拉尔斯对着白夜说道。

    “先做任务,再自由活动。”白夜提醒道。

    拉尔斯点点头。

    在这个时候,一个刺客从两人的上空掠过,落在了阳台之上,声音带着一丝焦急:“首领,大小姐不见了。”

    “应该是去找蝙蝠侠了。”拉尔斯轻松随意地说道,并不在意。

    白夜却是想到了什么,猛地拍了一下。

    “怎么?”拉尔斯转头。

    “呃,我觉得我们可以去看看(好戏)。”白夜脸上略带一丝古怪的表情。

    “行。”拉尔斯点点头。

    他离开这个地方,刺客联盟的大权自然是要交给塔利亚的,他需要跟女儿好好交谈一下。

    避免日后回来,发生女儿带着家产跟男人跑了的尴尬事情发生。

    不是很清楚塔利亚目前的位置,但是基于合理推断,她去找蝙蝠侠,所以只要找到蝙蝠侠现在在哪就行了。

    蝙蝠侠的行踪,想要知道不是什么难事。

    白夜打了个电话给管家阿弗,就知道了蝙蝠侠现在的位置。

    你看,跟人保持良好的交易关系是多么得重要。

    换成拉尔斯大大咧咧找到阿弗问蝙蝠侠的位置,估计阿弗能够使出一招黑虎掏心跟拉尔斯拼命。

    带着几个刺客,白夜和拉尔斯很快就潜入到了那废弃的剧场当中。

    “我不懂,为什么我们不能光明正大地进去?”白夜说道,就算是潜行,也应该是康氏潜行法才对。

    拉尔斯这种潜行法一点前途都没有。

    “习惯。”拉尔斯说道。

    他隐藏在幕后太久了,习惯成自然,很难改。

    “算了,看热闹。”白夜说道。

    脚下的剧场中央,正在发生一系列爱恨情仇的故事。

    旁边那一滩被冰冻的烂泥不去管他。

    小丑正得意洋洋地挟持着塔利亚威胁着蝙蝠侠交出特效解药。

    他身上有着奇怪的伤口,好像从内而外腐烂了一般。

    “当初的泰坦药剂啊。”白夜暗道。

    当初小丑可是使用了泰坦药剂,最后虽然没死,但是也留下了后遗症。

    现在这货估计快不行了。

    而蝙蝠侠为什么会有解药,这是小丑设计了蝙蝠侠,将自己的血液注入到了他的体内。

    企图让蝙蝠侠也得他的“绝症”,让他研制出来“解药”。

    可惜小丑不知道,现在的蝙蝠侠修炼了华夏基础武学,内力源源不断,泰坦病毒对他已经无效了!

    但是基于自己的原则,蝙蝠侠还是搞出了解药,准备救下小丑。

    小丑这一人质威胁根本没有意义。

    又或者,他只是想要玩一玩罢了。

    “你女儿被劫持了,还不去打爆他的狗头。”白夜不怀好意地对拉尔斯说道。

    拉尔斯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就这种废物也能劫持我女儿?”

    塔利亚又不是那种专门等人来劫持的女主。

    她可是拉尔斯的女儿,从小接受严格的训练。

    小丑的战斗力虽然不错,但是比起塔利亚——

    果不其然,下一秒钟,塔利亚就把小丑给掀翻在地,就要反干掉这个脑袋绿油油,一身基佬紫搭配烈焰红唇,尽显哥谭风范的家伙。

    蝙蝠侠则是按照自己的原则,阻止了塔利亚。

    于是,两人直接战斗了起来。

    面对自己的女人,蝙蝠侠明显束束脚,连魔具的力量都不敢释放出来。

    而塔利亚暴打自己的花心男友则没有半点压力。

    “按照剧情发展,会被渔翁得利的。”白夜说道。

    “怦!”

    一声枪响,刚才还趴在地上的小丑果断开枪,击中了塔利亚。

    塔利亚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摔在蝙蝠侠的怀里,没有了声息。

    子弹穿胸而过——小丑不常用枪,但是他的枪法无疑很准。

    “真让人失望。”拉尔斯眼中闪过心疼之色,摆出了严父的表情。

    “得了吧。”

    白夜一点都不客气地拆台,“你握住剑柄的已经暴露你很生气的事实,快去打爆小丑的狗头。”

    脚下的剧场中,被渔翁得利,痛失妹子的蝙蝠侠正在暴打小丑的狗头,换来了小丑疯狂的笑声。

    他很享受现在蝙蝠侠暴怒的模样。

    “……”

    拉尔斯吐出了一口气,也不再忍着了。

    他从天而降,一脚踹在了小丑的背上。

    小丑被踹向蝙蝠侠这边,又给蝙蝠侠一拳轰在了脸上,朝着拉尔斯飞了过去。

    岳父和女婿终于在这一刻达成了目标一致。

    “这抗揍能力,果然是什么酒神因子?”白夜慢悠悠地顺着正常的道路走下来。

    在dc的无数个本中,他隐约记得小丑其实有着酒神因子这样的“设定”。

    简单来说,就是抗揍不死恢复快。

    一般人被拉尔斯和蝙蝠侠这样暴打,就算不死也昏迷过去了。

    小丑却笑得非常开心。

    “哈哈哈哈——来来来,蝙蝠脑袋,杀了我,就好像我杀了你的女人一样。”小丑狂笑道,“或者,待会你要救我,救我这个杀了你女人的凶,哈哈哈哈。”

    小丑一如既往地热衷于跟蝙蝠侠玩游戏。

    他人生的宗旨,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蝙蝠侠的痛苦之上。

    “我会杀了你。”

    回答小丑的不是蝙蝠侠,而是拉尔斯。

    佩在腰间的利剑被他抽了出来,虽然以前的刀被白夜贪墨了去,但是拉尔斯武器多的是。

    利剑刺在了蝙蝠侠的铠甲套上。

    “你又要阻止我?”拉尔斯冷冷地看向蝙蝠侠。

    “你不能杀他。”蝙蝠侠说道。

    “哈哈哈!”旁边的小丑笑得极为开心,“杀了我啊,杀了我啊!”

    虽然被揍得只有一张嘴还能动,但是他依然不遗余力地挑衅着拉尔斯这个恶魔之首。

    “怦!”

    一声枪响让蝙蝠侠和拉尔斯的战斗都停了下来。

    小丑脸上的笑容凝固,额头上面多出了一个血洞。

    “哥谭人总有奇奇怪怪的要求。”白夜说道。

    身边的塔利亚狠狠地呸了一口,把枪丢到了一边。

    开枪的人当然不是白夜,而是塔利亚——虽然枪白夜拿过来塞到她里的。

    而塔利亚,自然也是被白夜救起来的。

    不需要进入到拉撒路之池当中,这种穿胸而过的枪伤,一支“救你命一千”就能够救回来。

    拉尔斯的愤怒从来都是自己的女儿死了,只是女儿被小丑射了一发。

    至于蝙蝠侠,倒是真的愤怒。

    他一时间没能想到拉撒路之池的存在——毕竟平时不常用“救你命一千”。

    “一千权财值不能少了。”白夜看向拉尔斯。

    “给你等量的泉水。”拉尔斯说道。

    旁边的蝙蝠侠没有说话,这一切变化发生地太突然,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小丑杀塔利亚,拉尔斯出,白夜出现,塔利亚反杀。

    蝙蝠侠总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还给你。”蝙蝠侠把真知晶球和魔器取下丢给了白夜。

    生气了!

    却又没有地方发泄。

    他能揍谁?

    塔利亚为自己报仇有错吗?没错,蝙蝠侠会阻止但是也不会因为塔利亚的合法复仇去揍对方。

    拉尔斯因为自己的女儿痛殴小丑有错吗?

    完全没错啊,蝙蝠侠自己都这么干呢。

    况且岳父大人今晚已经揍过一顿了,再揍他一顿实在不像样了。

    女儿还在旁边看着呢。

    那么——白夜。

    白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尽管蝙蝠侠最想揍的是这个人,但是最没有理由揍的也是这个商人。

    白夜今晚还帮了他不少忙。

    拉尔斯也被白夜看住,让蝙蝠侠顺利地破坏了所有的无人。

    至于现在出现,真的不是“看住”的范围内了。

    ——————

    “还有订阅吗?这位先生可以来点订阅吗?”

    大雪风飞的日子,瑟瑟发抖的作者君又开始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