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要有一场盛大的婚礼才行
    ,。

    “这样的话,阿伏和拉尔斯倒是有点倒霉啊。”

    白夜想到了魔戒另外两位持有者。

    不过仔细一想,其实也都还行。

    伏地魔他把自己的灵魂分裂,本身就“破”的可以,没有多少进步空间。

    魔戒戴在上,具有修补稳固提升的效果。

    抛开被白夜这个至尊魔戒持有者奴役这一点来说,还是利大于弊的。

    现在白夜也没有去奴役他的意思。

    收割这种事情,太早的话只能得到青涩的果实。

    拉尔斯那边,这货的灵魂估计比起伏地魔也差不多多少,无数次的复活,早就已经是千疮百孔。

    白夜的两枚魔戒倒是都卖给了对的人。

    取下了魔戒之后,那几个女鬼,顿时也有了变化。

    让燕赤霞松了一口气,哈哈,果然是她教的很好。

    这边过足燕赤霞过足了老师瘾,那边白夜正在谋划着要怎么从燕赤霞身上再弄点好处出来。

    那冥鬼诀还好,但是御剑术之类的,估计不是家传就是师门功法。

    传授起来肯定有很大的限制。

    “嗯,让我想想。”白夜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突然他看见了房间角落里面正在奋笔疾书的宁采臣。

    他负责将“冥鬼诀”多抄录几分,好让大家可以没事可以多看看。

    “好,就决定是你了。”白夜笑了一下,走向宁采臣。

    正在认真抄书的宁采臣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抬头就看见白夜满脸笑容朝自己走来。

    只是,为什么觉得这个笑容很危险呢?

    看到白夜走进,宁采臣站起来说道:“白兄。”

    “老宁啊,不要这么客气嘛,来,坐坐。”白夜拉着宁采臣坐下,“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白兄请说,只要在下能办到的,肯定尽心尽力。”宁采臣说道。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白夜说道,“去吧。”

    “去干嘛?”宁采臣愣了一下。

    “去拜燕赤霞为师啊。”白夜说道。

    “什么?”宁采臣大惊,差点站起来,又被白夜硬生生压了下去。

    不过他的叫声还是打断了燕赤霞的讲课。

    初为人师的燕赤霞有些不满地等着宁采臣这个傻书生。

    “来,来。”白夜说道,“我们去外面聊。”

    拉着宁采臣走出了房间。

    “老宁啊,我知道你一身正气,满腔热血,以解救天下苍生为己任。”白夜说道。

    “我不是,我没有。”宁采臣有些慌乱地摇头。

    他没有白夜说的那么伟大。

    “不要在意,总之你想要救聂小倩没错吧,不包含任何私心的。”白夜说道。

    这个宁采臣倒是可以理直气壮地点点头。

    他要救聂小倩当真是没有半点私心——想要从聂小倩身上得到点什么或者留下点什么。

    如果他是这样的人的话,估计早就已经凉了。

    白夜来到的时候,估计只送宁采臣一首凉凉。

    “只是,老宁你有没有发现这个问题。”白夜说道。

    “什么?”宁采臣疑惑不解。

    “就是你完全不行啊。”白夜说道。

    饶是宁采臣的好脾气,也是脸色微微变化,不行?!

    “此话从何说起,我……”宁采臣想要辩解。

    “哦,你误会了,我说的不行是指战斗力方面。”白夜说道。

    “战斗力方面!”宁采臣瞪大了眼睛。

    白夜拍了拍宁采臣的肩膀:“……老宁啊,想不到你也是司,深藏不漏啊。”

    “……”

    “好了,说正事,不要老扯到其它地方。”白夜说道,“虽然你一腔热血,但你想必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你的战斗力太弱了。”

    “……是。”宁采臣有些艰难的承认。

    兰若寺随便出来一个女鬼,都能把宁采臣按在地上摩擦。

    更别说白夜、尼禄、燕赤霞他们。

    “所以,充钱——不是,去拜燕赤霞为师吧,拜燕赤霞为师,你就可以学习她的御剑术,然后成为一代剑侠,迎娶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想想是不是有点小激动呢?”白夜笑着说道。

    “白富美是谁?”宁采臣一脸疑惑。

    “就是又漂亮又白又有钱的妹子,话说你为什么把焦点放在这种地方,焦点不是应该在拜师学艺吗?”白夜说道。

    “可是,燕大侠会答应吗?”宁采臣说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如果不答应,你就在她面前跪上三天三夜,以你的诚心去打动她。”白夜说道,“去吧,少年,你也不希望自己是一个累赘吧。”

    “我试试。”宁采臣郑重地点头。

    “去吧。”白夜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兰若寺之外传来了一些响动。

    柳青衣推开门走了出来说道:“有人来了,是黑山老妖的使者。”

    “黑山老妖?看我去诛杀此僚!”燕赤霞兴冲冲地抗着剑就要跑出去。

    不过在经过白夜身边的时候被他拉住了。

    “怎么?”燕赤霞有些疑惑地看着白夜。

    “燕师不要着急,来者只是黑山老妖的使者,并非是黑山老妖本人,这种小角色,交给我们去对付就行了。燕师你在后面看着,一切就由我来处理,需要的时候燕师你再出。名震天下的高都这样。”白夜的最后一句话成功说服了燕赤霞。

    让她去后堂“躲”好,需要的时候再出来力挽狂澜,震慑全场。

    “你要干什么?”柳青衣皱着眉头看向白夜。

    “来个使者,至于让你们这么如临大敌吗?”白夜一脸轻松,“走吧,我们去看看,还有,你怎么知道黑山老妖的使者来了?”

    “我既然在兰若寺里面,洞察力自然远胜在外面。”柳青衣说道。

    兰若寺就是她的大本营,不仅仅是洞察力,战斗力也自然胜过她在外界。

    黑山老妖的使者一共两“人”。

    一个是高大威猛的男子,另外一个则是一个獐头鼠目之人。

    很符合燕赤霞心目中邪魔外道的形象。

    不过这两个人,是以獐头鼠目的人为主。

    “姥姥,大王已经等不及了,让你今天就把小倩送过去。”獐头鼠目男开口说道。

    “这么着急?死老鼠你不会是在骗我吧?”柳青衣说道。

    “我怎么敢冒充大王的命令?”被叫做死老鼠,那男子也不生气。

    “是啊。”旁边那高大的男子也跟着说道。

    柳青衣脸色不太愉快,给旁边的白夜传音。

    这两个人,都是妖。

    那獐头鼠目的男子,本体乃是一只大老鼠,名字就叫卞鼠。

    高大男子则是一只老虎成精,叫做王虎。

    两个人起名的方式都是朴素无华,就是把自己的“来历”直接告诉对方了。

    “这两位又是谁?”卞鼠眼珠子转动着,转到了白夜和尼禄身上。

    白夜说道:“我——我是聂小倩哥哥,聂鬼王!”

    “???”柳青衣一脸智障地看着白夜,这是要干什么?

    “聂鬼王?”卞鼠也是一脸疑惑,什么时候聂小倩突然就冒出来一个哥哥了?

    他看向柳青衣。

    柳青衣点点头,无论如何,先配合白夜吧。

    “小倩自幼父母双亡——”白夜说道。

    “等等,聂小倩不是鬼吗?”卞鼠不傻。

    “用你的脑子思考一下,难道鬼是天然诞生的吗?人死了才会有鬼,懂了吗?”白夜说道,“不要急,听我说完。”

    “……”卞鼠的智商受到了压制。

    “我作为她唯一的兄长,自然要为小倩的幸福考虑,长兄为父听说过吗?”白夜说道,“意思就是说,兄长就好像是父亲一样。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听说过吗?就是说一个人的婚姻大事,是需要父母来决定的。”

    “综合起来,就是黑山要娶聂小倩,需要我答应,你们明不明白的干活?”

    卞鼠明白个屁,王虎就更懵逼了,完全在说些什么。

    不过卞鼠好歹明白一个道理,就是大王交代下来的任务要完成。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你想要阻拦的话,我就杀了你。”卞鼠凶光毕露。

    “谁说我要阻拦了?”白夜不屑地摆,“都说了要好好听我说话。”

    “我不是反对这门亲事,我是说,我要黑山大宴宾客,风风光光地举办一场婚礼,用八抬大轿把小倩娶进门知道吗?”白夜说道,“这是人类的规矩。”

    “人的规矩,关我们妖什么事情?”卞鼠不屑一顾。

    人,不过是食物罢了——当然,更多的时候是他们被人吊起来打。

    “不关你的事,你变成人的样子干什么?”白夜指了指卞鼠和王虎,“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承认吧,你们向往人,也愿意变成人,因为只有人才是天道的宠儿。”

    “你们回去告诉黑山,要先下聘书,交换生辰八字,然后派出八抬大轿,大宴宾客,举行一场盛大无比的婚礼。周围的妖啊鬼啊,什么都能邀请都要邀请来。”

    “只有这样才配得上黑山之王的身份,风风光光,才可以娶我的妹妹。”

    卞鼠眼珠子微微一转,他终于明白了这个“聂鬼王”话里的意思。

    原来是要搞出一个典礼来。

    这个卞鼠还是可以理解的,很久以前,黑山就搞过一次差不多,算是确立了黑山之王的地位。

    就跟虎啸山林,宣告自己的地盘一样。

    这个思维方式,他们这些妖就很懂。

    卞鼠眼珠子越转越快,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