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不想当长老的弟子不是一个好商人
    ,。

    而如果有人在这个时间反悔的话……

    说实话,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还真的不好说。

    不过自从琼华派建立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发生过有人刚刚通过就后悔下山的事情。

    成为弟子之后逃出门派倒是发生过。

    远的不说,近的就是云天河的父母了。

    换上了琼华派的衣服,白夜在门派到处瞎逛。

    整个琼华派,透露着一股“仙气”。

    准确地说,一股寂寥之意。

    白夜一路闲逛,遇到的弟子不足一百。

    不少人修为平平,显然入门也没有多久时间。

    看得出来,上次跟妖界大战后,琼华派的元气依然没有恢复。

    别的不说,就是这剑舞坪弟子住处,就空着大量的屋子。

    粗略一数,琼华派鼎盛时期,弟子恐怕至少有千人之数。

    哪像现在,白夜所见的勉强百人而已。

    真正的十不存一。

    入夜,建立在高耸山峰上的琼华派,自然是寒气森然。

    整个门派陷入到夜色之中。

    也就剑舞坪的一些屋子内,散发出一些亮光。

    夜色深沉,原本应该躺在屋内休息的白夜,却是慢悠悠推开门,走出了房间。

    用一种悠然自得的姿态走向承天剑台。

    承天剑台乃是琼华派铸剑之地,一半冰寒,一半酷热,极为独特。

    白天可以看到不少琼华弟子在此地铸剑,算是琼华派最为热闹的地方之一。

    夜晚的承天剑台自然是安静无比。

    白夜一边走一边想着白天那幻境的事情。

    基本上可以断定,那阵法的威力太弱,因此没有办法把白夜本身拉入到幻境当中。

    让白夜眼前一黑就算是极限了。

    而须臾幻境,本身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若是失败,阵法会散发出特殊的光芒。

    成功的情况,就跟白夜那样,几乎就是在几秒钟后正常“醒来”。

    那两个接引弟子显然是不可能料到阵法压根就没有生效的事情会发生。

    本能地认为白夜成功了。

    “下次再去试试看,让人把阵法威力给调的大一些?”白夜在心里暗道。

    他从承天剑台进入到了一条小道。

    小道直通禁地。

    随着白夜走近,原本黑暗安静的小道泛起了一丝诡异的蓝光。

    几个有些像是门神的蓝色半透明符灵出现。

    作为禁地,自然是普通弟子不能踏足的地方,有符灵看守再正常不过。

    白夜脚步不停,随一挥,几道流火从指间迸发出来,击中了那几只符灵。

    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

    符灵就被流火灼烧殆尽。

    小道尽头,有着一扇石门。

    白夜走到石门面前,用力敲了敲大声说道:“玄霄在不在,玄霄在不在!”

    “我知道你在家,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这扇门的后面,便是琼华派双剑之一,羲和剑的主人——玄霄。

    当年琼华派以双剑之力,将妖界网罗束缚,吸取其灵力,满足飞升需求。

    妖界因此跟琼华派大战。

    战况极为惨烈。

    而云天河的父亲——云天青和夙玉并不认同琼华派的做法。

    夙玉作为望舒剑的宿主,选择与云天青一块离开。

    双剑望舒羲和,原本就是一对剑,望舒极阴,羲和极阳。

    双剑分开之后,作为宿主的两个人,夙玉和玄霄皆被反噬。

    夙玉阴寒入体,玄霄则是阳炎附身,走火入魔。

    现在的玄霄,就因为走火入魔的关系,在这石门之后被寒冰冰封,以压制体内可怕的阳炎。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纵奇才的玄霄自创凝冰绝,非但逐渐可以抵御阳炎侵蚀,更是法力大进,实力远胜当初。

    哪怕是在冰封状态,依然可以清醒地感知外界,甚至可以跟掌门夙瑶传音沟通。

    所以,白夜并不担心,自己的敲门不会被玄霄听到。

    “你是何人,作为琼华弟子,怎么会知道我在此地?”玄霄的声音从门后传来,透着一股冰冷孤傲之意。

    作为第二十七代弟子(现任掌门为第二十五代),知道玄霄存在的,少之又少。

    哪怕是慕容紫英也只是从宗炼口中得知玄霄的存在,却从来不知道这位“师叔”就被冰封在门派禁地。

    或者说,正是因为玄霄被冰封在此地,这里才成为禁地。

    “我是大发明、职业老中医、超时空商人白夜。”

    白夜说道,“至于我为什么知道你。玄霄,你还记得大明湖——抱歉,你还记得剑舞坪上的云天青吗?”

    “……”

    一阵沉默。

    “你跟他是什么关系?”玄霄开口问道。

    “我早年游历天下,跟云天青成为了朋友,他告诉了我一段往事。”白夜说道。

    “呵,他告诉你,让你来见我?”

    玄霄冷笑了一声,“他呢,觉得心中有愧不敢来见我吗?”

    “有愧肯定是有愧的。”白夜说道,“不过他见不了你了,只能你去见他,话说我们一定要隔着门聊天吗?”

    随着沉闷的声音,石门缓缓打开。

    玄霄便是在寒冰之中,也同样可以影响到外界。

    足见其实力之强,有可能,若非为了压制阳炎,玄霄完全可以脱困而出。

    随着石门的打开,一股冰寒和灼热之意扑面而来。

    两种对立的气息在这山洞当中达到了一种莫名的和谐。

    内部的环境跟承天剑台有些相似。

    在山洞中间,伫立着一块巨大的寒冰,不过没任何冰寒之意,相反,居然还有点温暖的感觉。

    寒冰当中,是一个一身蓝白袍子,披散着头发的男子。

    面容棱角分明,如同刀削斧凿一般。

    等白夜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冰封中的玄霄睁开了双眼。

    “居然还能睁眼啊,厉害啊。”白夜夸奖道。

    “云天青见不了我,什么意思?”玄霄的声音传来,就跟这冰块一样高冷。

    说起来,云天青和玄霄的关系很复杂,很狗血。

    在琼华派大战妖界之前。

    两人是师兄弟,云天性性格飞扬跳脱,玄霄则是严肃沉稳。

    云天青在琼华的日常就是玩闹、偶尔修炼,还有逗师兄玄霄笑——最后一样应该是最让云天青上心的事情。

    而玄霄的日常则是修炼、修炼,在云天青保持做师兄的威严。

    两人关系极好,可以用亲如兄弟来形容。

    然后,一个女人出现了,这个女人就是夙玉。

    别误会,并没有什么狗血的三角恋发生。

    夙玉和玄霄双剑合并,互生情愫,没云天青那毛毛躁躁的单身狗屁事。

    那小子当时撑死了就是一个一千瓦的大灯泡。

    可惜最后的结局,就是云天青和夙玉的孩子云天河都能杀山猪了。

    玄霄则是成为了fff团的资深成员,一身阳炎之力,可焚天下。

    不管三人感情纠葛是怎么样的。

    从最后的结果来说,就是云天青给玄霄带了绿色的帽子。

    “哦,他死了,所以见不了你。”白夜说道,“不过你应该了解他,就算他死了,也会依然烦着你的。”

    “哼!”

    玄霄冷哼了一声,不做评价。

    白夜所说的话,他能够明白,多半是云天青这货迟迟不肯去轮回,在地府等玄霄。

    “你死的时候告诉他,等不到我了,除非他转世重修,飞升之后才有可能见我。”玄霄说道。

    他没有问,修炼有成的云天青为什么会死。

    猜都可以猜到几分。

    他玄霄身为羲和剑的主人,哪怕是以门派之力保全,也被冰封多年。

    逃出门派的夙玉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以云天青的性子,肯定会去救夙玉——哪怕自损修为。

    “愚不可及。”玄霄闭上了眼睛,低语了一句。

    不知道是在说夙玉还是说在云天青,或许是兼而有之吧。

    可以肯定的是,以玄霄之傲,绝对不是在说自己。

    重新睁开眼,玄霄说道:“如果他只是叫你来跟我说这件事情的,那么你可以走了,如果你是通过考验的,那么好好当琼华弟子,将来飞升有望。”

    “不,不。”

    白夜说道,“我来可不是为了帮云天青跟你说这件事情,我是来交易的。”

    “交易?”玄霄语气有些疑惑。

    “我对琼华的普通弟子不敢兴趣。要当,就要当长老。”白夜说道,“作为报酬,我可以帮助琼华壮大起来,同时,也可以帮你早日脱离苦海。”

    “就凭你?”玄霄说道。

    “是的,就凭我,玄霄,这是琼华派和你万年难得一遇的缘,好好把握了。”白夜张口,吐出了一把剑。

    “望舒——不对,不是望舒!”

    玄霄的声音传来,透着惊讶。

    他看的出来,眼前的剑不是望舒剑,可是,无论从气息还是其它方面,都跟望舒剑极为相似。

    “忘了跟你说,我是炼器、炼剑宗师。”

    白夜说道,“这些望舒剑,便是我一打造的——一个人,你说,就凭铸剑能力,当一个铸剑长老,不过分吧?”

    “交出望舒剑,你便是我琼华铸剑长老。”玄霄果断无比。

    “望舒剑现在不在我身上,不过我保证,不久的将来,就会有人将它送到琼华派。”白夜说道,“铸剑长老,我先要了如何?”

    “好,今日我代师收徒,你便是我玄霄的师弟,琼华派铸剑长老!”

    玄霄说道,“夙瑶,你听见了吗?”

    “听到了。”

    一个充满了威严的女声从白夜背后响起,琼华派的掌门夙瑶走了进来。